您所在的位置:
内容加载中……


“艾”与爱

2011年12月21日  来源:省疾控

在很多人看来,“艾滋病”这个词很敏感。它的传播速度与社会发展的速度一样惊人,面对逐年增加的艾滋感染者人数,我们不得不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加强宣传,是艾滋病防治工作中十分重要的一环,而新闻媒体更应该充分发挥作用。在制作这期专题时,我在采访中,接触了几位艾滋病感染者,其实,他们很普通,很渴望得到别人的尊重和理解。但现实生活中,又或多或少会遭到一些歧视和冷漠。这些都是源于人们对艾滋病的不了解。因为无知,才会恐惧。艾滋病固然危险,但它并不可怕,如果大家都能清楚艾滋病的传播途径,知道如何预防,就不会有如此强烈的恐惧感。过去,由于地下黑血站泛滥,通过血液,艾滋病大肆传播,而现在,随着形势发生变化,相应的宣传和防治重点也在调整。不仅仅是高危人群;全社会都应该参与到艾滋病防治工作当中来。而宣传也不仅仅是在每年的12月1号,应该在每一天,每个时刻。

长春电视台记者 朱颖 孙明亮

【导语1】今年12月1号,是第21个“世界艾滋病日”。从1981年全球首例艾滋病患者在美国被发现,至今人类在艾滋病的阴影下已经走过了23年。23年来,这种微小的病毒肆无忌惮地横行全世界,不停地制造着苦难、制造着死亡。截至到2008年7月,全世界已有3300万艾滋病毒感染者;平均每天,就有超过5000个生命被艾滋病魔所吞噬。面对这一强大敌人的入侵,人们与艾滋病进行着殊死较量。从最初的一所无知,到了解了传播途径,再到蔓延速度被逐渐控制,人类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不过至今人类还不能完全征服它,至今人们还无法摆脱对艾滋病的恐惧。现实生活,偏见和歧视,似乎并未远离艾滋病的感染者。

【正 文】电影《费城故事》片段。

【正 文】1993年的一部美国电影《费城故事》,让人们对艾滋病和艾滋病感染者的生活状态有了深刻的了解。片中主人公是名年轻有为的律师,因为感染了艾滋病,他被律师事务所解雇,丢了工作,遭受着周围人的种种歧视,但他没有向命运屈服,他用法律为自己讨回公道,为一个特殊群体赢得了尊严。

【同 期】记者 朱颖:医学上不能“妙手回春”的疾病有很多,但没有哪一种病像艾滋病这样容易引起复杂的社会反应。在一些人看来,艾滋病在生理上属于一种“超级绝症”、一种“烈性传染病”,更是一种“道德病”。这几种因素相互激荡,形成了人们对艾滋病惧恨交织的心理,这种社会心理也使艾滋病群体难以被视为通常意义上的病人。而事实上,艾滋病的感染者都是普通人,每个生病的人,都需要关爱和温暖。在我们身边就有这样渴望包容,渴望理解的人。

【正 文】在九台市土门岭镇李家村,提起“白井春”没有人不知道。在村民们眼中,55岁的老白是个特殊人物。当年,他是村里第一批不甘贫穷外出打工的人,也是第一批想靠卖血扭转困境的老实人。

【同 期】白井春:那时候因为困难,孩子多,农村种点地粮食还不值钱,就得卖血为生,(卖一次血你那时候能得多少钱?)卖一次血浆是52(块钱)。

【正 文】就是为了几十块钱,老白在外打工时,还不停地奔走于各个血站。吉林、永吉、长春、九台、延吉,在他干过活儿的地方,都卖过血。而许多血站并不正规。

【同 期】白井春:就你洗洗胳膊,自己洗,洗完了擦擦,上床,一个床不管男女,那屋一个床最多我们躺过六个人,打斜躺一个挨一个,最多采血达四五百人。那个针头不是一次性的,都是玻璃管子,用那开水煮煮,拿就给你抽。那时候今天你使完,明天给他整,甚至到里头擦擦,再整,一点不巴瞎。

【正 文】在地下黑血站泛滥、血制品管理不正规的年代,老白成了艾滋病毒侵袭的无辜对象。1998年,老白感到身体不适,经过检查,他被查出HIV呈阳性,感染了艾滋病。但那时,老白并不明白艾滋病为何物,更不相信身强体壮的自己会被病魔缠住。

【同 期】白井春:我就不敢相信,老抱着不相信这个态度吗,在2000年,犯病了,在那个旧房,卧床不起四个月,骨瘦如柴,刮风都能刮倒,我上外头大小便都去不了。

【正 文】艾滋病全名是“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症”,其病毒在人体内的最长潜伏期可达10到12年,一旦发病,人的免疫系统会迅速遭到破坏。在老白被查出感染艾滋病毒的第二年,他病倒了。那个年代,得了艾滋病,很容易被人联想到生活不检点,接触容易被感染的情况,老白开始有意的将自己的病隐藏起来。2000年,就在老白的大女儿举办婚礼的那天,卫生防疫部门的工作人员来到他家,要给老白检查身体。

【同 期】白井春:省卫生厅的,长春市卫生局的,九台防疫站的,九台卫生局的,来一大帮,开俩车来的,说给我化验,正好赶我姑娘结婚,办事在我们这院子里,我说这怪苛碜的,要化验我百般拒绝,没干,我说你愿意上哪化上哪化去,谁来我也不化验。

【同 期】白井春的妻子——杨树春:防疫站来回上我家来,就他得这艾滋病嘛,我就问这艾滋病怎么个现状,我还不信,还让我给人家嚷、掘、还给人家骂跑了,我说哪有这病。

【正 文】由于对艾滋病缺乏了解,这个老实本份的农民,还不能接受眼前的转变。而他更没预想到,艾滋病会让他日后的生活,发生更大的变化。

【导语2】我们知道,艾滋病只有三种传播方式,性传播、血液传播和母婴传播,在世界上的很多地方艾滋病主要都是通过性传播的。但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在中国,艾滋病的最主要传播方式却是通过血液。在老白的描述中,我们不难想象,当时的农民是怎样排着队去卖血,又怎样带着钱回家。我记得,在主持一个艾滋病主题晚会上,一位农民曾经这样对我说,当年他到外面多卖一次血,回家盖房子就能多垒一层砖。然而,当年快了两步,如今却被艾滋病拖得倒退了几百步。

【正 文】同样是在九台的一个小村子里,同样是因为卖血,朴实的农民李成江也在被艾滋病所困扰。和老白一样,刚被查出得病那会儿,他对艾滋病一无所知。

【同 期】李成江:不知道是怎么个意思,他们说得这病,乍开始说政府给关起来,说给你们就像吸毒似的,给你们像戒毒所似的,给你关起来不管你,夫妻两口子都不让你见面。

【正 文】从得知自己感染艾滋病的那天起,李成江就觉得,他好像是一个被判了死缓的囚徒,而且一家人都要遭到白眼。那时,妻子于丽华刚刚生下他们的小儿子小宇,正在医院住院。这个突如其来的噩耗,打破了家里所有的平静。

【同 期】李成江的妻子——于丽华:当时哭三天三宿啊,一口饭不吃,奶当时就哭回去了。谁能成想他得这个病啊。万万我都没想到啊。

【同 期】李成江:那时候我就寻思不想活了,就打算个人怎么想法去死去。

【正 文】李成江说,那时,九台市卫生防疫站的工作人员一次次到家来做他的思想工作,为他讲解艾滋病的相关知识,并帮他联系医院住院治疗,这才让他放弃了轻生的念头。但是,他不想拖累家人,总张罗着要和妻子离婚。

【同 期】于丽华:逼我让我离婚哪,他说的咱俩不能这样式的,你说我要跟你俩过夫妻生活把你坑了,不过夫妻生活我瞅你也太难受,你知道不,现在都是生理需要,咱俩不能这样式的,你赶快离婚,找个好人家吧,我说你到啥时候,我不能把你扔下,我就宁可守活寡守着你,我也不能把你扔下。

【正 文】妻子的不离不弃,让李成江有了生活下去的勇气和信心。然而,他要面临的不仅是病痛的折磨,还有周围的压力。

【同 期】村民:大伙都传,都说他这个病挺干啥的,挺吓人的。

【同 期】村民:大伙反正一般都躲了,(为什么躲着他呢?)怕传染啥的。

【同 期】村民:乍开始谁都害怕,谁不害怕?乍开始得了也不知道咋回事。(要是现在让你跟他坐一桌吃饭,干吗?)现在坐,让我吃饭啊,那心里多少也是不行。

【正 文】用李成江自己的话说,那时,其他村民看见他,就像见到瘟神一样,躲得远远的。当最初的恐惧与慌张渐渐被现实的冷漠所取代,诸多的无奈和沉重,让他感到压抑。音乐+慢镜。(淡出)

【正 文】(淡入)和李成江一样被病痛折磨的老白,同样也在承受着村里人的议论。他逐渐认识了自己的病情,开始接受治疗。遗憾的是,2005年,老白的妻子杨树春,也被查出感染了艾滋病。

【同 期】白井春的妻子——杨树春:我走对头碰,人家都这样式的,捂着鼻子,一走一过之间,那样式的,你说就现在我们屯里这大事小情我都不往跟前凑合。咱害怕呀,到跟前我往那一坐,人家桌子,满桌子人都跑了。

【同 期】白井春:就是一整说传染,有的说甚至是走道说话都传染。

【正 文】老白的妻子说,最让她伤心的一次经历,是那回一位屯邻家办喜事儿,她去随礼,结果遭遇了从未有过的尴尬。

【同 期】白井春的妻子——杨树春:我去坐席去,人家把菜给扔了,还没当面倒的,人家背后告诉我倒的。我说这图啥呀。心那都讲话的,心都碎了,我回来呜呜哭,我说那犯不上啊。

【同 期】长春市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秘书长——王振宇:恐惧之后导致的最后一个结果才是歧视,所以我认为歧视的产生不是他发自内心他想歧视他,是因为害怕,害怕是因为你认识得还是存在误差,所以我们解决歧视的最重要的一个途径还是要让我们的民众提高对艾滋病的理论上的认识。

(淡出)

【导语3】由于和性、死亡等敏感问题紧密相关,从被发现的那一天起,艾滋病就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医学问题。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艾滋病病人要面对不断衰弱的身体,更要承受来自社会的压力,所以专家称艾滋病也是一种“社会病”。老白和李成江能够面对镜头接受采访,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勇气的体现。而实际上,像他们这样敢于公开身份,直面大众目光的艾滋病感染者并不多。大多数艾滋病病人,为了躲避非议,躲避外界的排斥和冷漠,不得不选择在角落里小心翼翼地生活。

【同 期】(化名)王英:要没有艾滋病我家不可能这样,不可能变成这样,把我传染了,孩子这样似的,把我家造成了家破人亡了。

【正 文】艾滋病让王英恨之入骨。因为艾滋病,她失去了原本幸福的三口之家。就在去年年初,王英的丈夫被艾滋病夺走了生命。只留下她和一个正在读小学的孩子相依为命。从过去的温馨甜蜜一下子陷入黑暗困惑,王英承受了巨大的痛苦。

【同 期】王英:哎呀妈呀,太可怕了,他查出来是(艾滋病),我就呜呜嚎,我就寻思这咋天大的雨点咋就能落到我的头上呢?

【正 文】丈夫没患病时,王英家生活条件不错,夫妻俩做过小买卖,日子挺富足。在她的记忆中,丈夫是后来到外面工作,才染上了艾滋病。从丈夫被查出感染到他离世,仅仅维持了三个月。

【同 期】王英:太艰难了,这三个月就无法来说,天天孩子没人给我经管,他这在医院住院,那给我熬得都不行了。

【正 文】去年2月,王英的丈夫永远地离开了她和孩子,然而这才是王英噩梦的开始。很快,王英也被查出感染了艾滋病。阴霾一时间笼罩着她的生活,让她对未来几乎失去了希望。

【同 期】王英:我也恨他,他把我那啥(传染)了,这不属于他把我坑了吗。我又查出来,我又是(艾滋病),这赶上晴天霹雳了。

【正 文】和所有的艾滋病感染者一样,在最初的那段时间,王英不敢和周围人来往,整天把自己闷在家里。

【同 期】王英:我要是下楼的话,人家别人都得瞅,她就是艾滋病,人家都特别害怕我,所以我就很少跟外界人接触。/我已经都有死的心当时,当我绝望的时候,疾控中心的领导关心我,党和政府这么照顾我,之所以有今天。

【正 文】在长春市疾控中心和市性病艾滋病协会的安排下,王英定期去长春市传染病医院检查身体,平时在家每天要服用一些抗病毒药物。现在王英的病情非常稳定。她的心理也悄悄发生着转变。

【同 期】王英:我自己就得跟病作斗争,把心情都改变了,精神啥都改变了,我就寻思我不能害怕它,我必须跟它做斗争,只要我活一天,我自己要能干点啥,我必须得干点啥。

【导语4】一个人最难能可贵的就是在困境中重新振作。王英虽然没有挣脱艾滋病的束缚,但是她克服了自我的心理障碍。在这过程中,卫生防疫部门的医务人员给了她许多鼓励和支持。关爱和理解,是一个艾滋病感染者战胜困难的力量。跟王英一样,身处九台的老白夫妻俩和李成江,也在国家对艾滋病感染者“四免一关怀”政策的帮助下,渐渐走出悲观、绝望,开始了新的生活。

【现 场】(淡入)村医王先利整理药箱,骑上摩托车出门。

【正 文】王先利,是九台市土门岭镇李家村村卫生所的医生。平时乡亲们有个头疼脑热的毛病,都来找他。除此之外,王先利还有一项特殊的任务,那就是给艾滋病感染者——老白夫妻俩送药。

【现 场】(王先利进老白家)杨树春:来来来,冷不冷,骑摩托成冷了是不是。天天来,一天两次。

【同 期】村医——王先利:刮风,下雨下雪都得来,因为如果说是你少给他服一次,那效果就达不到现在了。

【正 文】王先利送来的药物,是由政府为困难艾滋病感染者提供的免费抗病毒药物。这也是2003年,我国政府提出的“四免一关怀”政策中的重要内容。所谓四免一关怀是指:

【字 幕】(一免):对农村居民和城镇未参加基本医疗保险等保障制度的经济困难的艾滋病病人免费提供抗病毒药物。

(二免):在全国范围内为自愿接受艾滋病咨询检测的人员免费提供咨询和初筛检测。

(三免):为感染艾滋病病毒的孕妇提供免费母婴阻断药物及婴儿检测试剂。

(四免):对艾滋病病人的孤儿免收上学费用。

(一关怀):将生活困难的艾滋病病人纳入社会救助范围,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给予必要的生活救济。避免对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的歧视。

【正 文】这些政策为艾滋病感染者正常就医、生活提供了最起码的保障。而在长春市,除了“四免一关怀”政策,还构建了一个艾滋病防控转介网络,使长春在“第五轮全球基金艾滋病项目”中,成为中国唯一的试点城市。在这个庞大的艾滋病防控转介网络中,包含针对健康人群和感染人群的咨询、检测、干预,设置了963963专线服务电话,像王先利这样的医护人员就是其中最基层,也是最关键的一环。做为村一级医疗卫生机构医生,王先利要定期到九台市及长春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接受关于艾滋病防治知识的培训,几年来,他不但要每天为老白夫妻俩送药,还负责向其他村民宣传防艾知识。

【同 期】村医——王先利:最开始接触他们的时候也特别紧张,当时也挺想不开,虽然我作为一个大夫,为什么就得我去做这项工作。之后就是疾控中心对我们进行培训,因为知道他的传播途径了,正常的接触他不会传染的。

【正 文】在各方的努力下,人们已经不再谈艾色变,村民们对老白一家的态度也发生了转变。

【同 期】村民:蚊虫叮咬不传染,互相吃饭、就餐、握手都不传染,这不害怕了。我常帮他们工,垛个苞米杆了,干啥的。我也找他们帮工。在一块吃饭都不害怕。

【同 期】村民:通过国家的治疗,通过宣传,党和政府这么关注,这么重视,从现在来看,我们现在不但是好邻居,现在我们还是好朋友,我们经常在一起研究事,或者在一起吃饭喝酒。

【正 文】村民们告诉记者,老白在村里人缘很好,由于他为人诚恳、热情,组织能力强,大伙还想推选他当小队长。最近,村里正在宣传农村合作医疗的政策,为这事儿,老白是挨家挨户地发放资料。

【现 场】进村民家。

【同 期】白井春:现在上谁家都行了,喝水抽烟啥的,都可热情了。

【同 期】白井春的妻子 杨树春:现在中了,上哪去了,人家大伙还都说老杨你过来吧,你来吧,再坐一会呀,有时候就吃啥了,老杨你吃不吃,给我这给我那的。

【现 场】(淡入)李成江扫院子干活儿。

【正 文】在另外一个村子里,艾滋病感染者李成江,现在已经能忙里忙外地干活儿了。他告诉记者,今年夏天,九台市政府给他家盖了新房子。他的小儿子小宇患有脑瘫后遗症,不能正常行走,最近孩子也在市卫生局、市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的帮助下,顺利接受了手术。

【同 期】李成江:现在好多了,大伙都不嫌我。都知道咋回事了。有生活下去的信心了。

【同 期】白井春:我说啥呢,告诉这些艾滋病患者,你们不要恐惧,不要害怕,我现在已经都十多年了,你们刚得三四年,就今天想死,明天想喝药的,寻短见,心不放宽,我说赶明儿以后啊,有机会的情况下,研究研究,有心小的,想不开的,咱们聚一聚,开个什么会啥的,(你想帮助别人做心理辅导?)哎,开导开导他们。我就告诉他们成天往宽处想,最主要的是精神啊。

【同 期】几个人的笑容+音乐。

【后导语】看到艾滋病患者的笑脸,让我们感到高兴,更让那些为此付出努力的人们感到欣慰,不过并不是所有艾滋病患者都生活在理解的环境中,许多数据也并未让我们乐观。截至到今年第二季度,我省累计报告艾滋病毒感染者839例,在2007年和2008年的新报告感染者中,经性途径传播的占60%以上。新发感染者的传播途径已由经血液途径传播为主,向经性途径传播为主转变。我省80%以上的艾滋病病人和感染者年龄分布在20--49岁之间。每一个数字都是对我们的一种警示,但对于这些数字中涉及到的每个人,我们都应该学会包容理解。

(责任编辑: 王虎)
 
  用户名 密码   用户注册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