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中国吉林网> 2014吉林好人


吉林好人就在身边

发布时间 :  2014-03-01 05:53:56      来源:吉林日报作者:本网微博 :   
 

  长春市二道区东站十委社区建立红领巾之家,多所高校的志愿者每天都来义务辅导,为留守儿童成长创造了良好的环境。

  本报记者刘巍摄

  辉南县朝阳镇泰安社区志愿者经常组织老年人参加社区活动,丰富了他们的业余生活。                                张洪摄

  柳河县开展“千名志愿者进万户、一心一意解民忧”活动,组织农牧、卫生等单位的志愿者服务团进村入户“送农技、送医药、送健康”。图为志愿者在种植大户基地讲解种植管理技术。                        马天驰牟辉摄

  东北师范大学红烛志愿者协会举办“汇聚爱心,点亮红烛”爱心义卖活动,为长春特殊教育学校的听障儿童银小龙和徐一渤筹集善款。         黄山奇摄

  本期嘉宾:

  宋文新:省委党校(省行政学院)教授张树斌:省委宣传部社会处处长

  聂永军:省劳动模范、长春公交集团西昌汽车公司司机

  张爽:长春市道德模范、吉林财经大学学生艾鑫:东北师大红烛志愿者协会会长李鸿雁:长春市第89中学教师

  夏志国、陈玉珍:长春慈善夫妻、第七届中华慈善奖获得者

  本期主持人:吴茗时间:2月27日

  地点:吉林日报社4楼会议室吉林日报官方微博现场直播

  好人之“心”

  主持人:中国有句老话——“做好事,存好心,有好报”,可见,做好人先要有好心。那么就请在座的吉林好人讲一下你们在做好事之初,有着怎样的想法,怀揣着怎样的心情。

  聂永军:说起做好事之初的想法,这还缘于家里的环境。我家是唐山的,小时候家里特别穷,是在社会好心人的帮助下才得以上学念书的。那时候母亲就常教导我说,长大以后,别忘了党和社会的帮助。所以,我从懂事时就觉得自己应该做个好人,做些好事。六七岁时来到长春,1993年到公交集团工作后,单位的领导和同事知道了我家的情况,在工作和生活中处处帮助我,让我十分感动,我想一定要好好干工作,多做好事,回报社会,同时也对得起自己的职业和岗位。

  主持人:可以说聂永军做好事缘于他的感恩之心。那么,倡导微捐公益、14年来捐赠60万元文具的夏志国、陈玉珍“慈善夫妻”又是怎样开始微捐之路的?

  夏志国:我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今年60岁,是在雷锋精神感召、鼓舞、教育、鞭策下成长起来的。我觉得,很多年过去了,但雷锋精神至今仍然不过时,还感觉到学不够,也学不完。中学毕业后,我到农村当知青,后来被推选为工农兵大学生,上了大学,当了老师,直到病退。爱人下岗后,我们俩开起了文化用品小店。记得那是上世纪90年代,我和爱人看见一张“希望工程”的宣传图片,当时触动很大,没想到在农村还有这样一群买不起书本的贫困孩子,所以我和老伴开始走上了微捐之路。一晃儿十几年过去了,我们仍然保持着这种习惯。其实,我们做的不算什么,也从没想过要得到什么,就是力所能及送点小东西,为贫困孩子解决点实际困难,这就行了。现在,一段时间看不见那些需要帮助的孩子们,我这心里还惦记着。

  主持人:看来,慈善夫妻的爱心之路始于一张感动了无数人的“希望工程”的宣传图片。说起需要帮助的孩子们,今天我们还请来了长春市第89中学的“教师妈妈”李鸿雁老师,下面请她来谈一下收养小美娜的心路历程。

  李鸿雁:其实我收养这个孩子缘于一次偶然的心理咨询,但是做出这件事情,是一个必然的结果。因为我从小在农村长大,大学毕业后当了一名心理健康老师。当时美娜来我的办公室咨询心理素质问题,后来在谈话中,我才知道这孩子自己一个人在工棚里住,非常不容易。我当时什么都没有考虑,出于本能就把孩子领回家。因为遇到了,所以不能视而不见。因为我觉得在所有的爱中,母爱是最伟大的。我首先是一位母亲,然后是一名教师,无论是哪一种身份,都注定我要收养美娜。现在美娜已经上大二了,一晃儿我收养美娜也有8年多了,这些年来,我们俩早已成为了难舍难分的母女。

  主持人:对于美娜来说,李鸿雁既是老师,又是妈妈。而李老师对美娜的收养之路始于她的母爱的本能与善良的天性。那么,张爽的支教呢?

  张爽:我的支教之路应该是从一种家庭氛围开始的。从小受家庭熏染,一直想成为一名老师。我小学的时候是在农村读书,当时村小的条件非常有限,英语也没有正式的课程,后来我在伊通实验中学读初中时,英语成绩拖后腿,总体成绩也就下滑了,我的自信心也受到了很大打击。当我考上大学后,很多在镇里读书的小学同学都是因为英语没有基础就辍学了,初中的学业没有完成,很早就外出打工、回家务农了。当时我就想,那些小伙伴碍于这种客观条件的限制没有继续读书,非常遗憾。就是在这种条件下,我开始利用每周末、寒暑假时间回到老家去教那些弟弟妹妹们学习英语的。

  主持人:作为大学生志愿者,你对新时期的雷锋精神有着怎样的解读?

  张爽:作为大学生志愿者,要传承新时期的雷锋精神,就要从身边的小事做起,从力所能及的事情做起。

  主持人:同样是大学生志愿者,艾鑫是东北师范大学红烛协会第18届会长,你当时参加红烛协会时是怎么样的一种心情?

  艾鑫:我是2008年考入东北师范大学的,刚进大学报到的时候,放眼望去很多人,但是有很多鲜明的红帽子,这就是我对红烛志愿者协会的第一印象,就是志愿者们很鲜明、很贴心的帮我们所有的新生把他们能想到的我们想不到的事情都安排得特别妥当。那时我就很想成为他们其中的一员,加入红烛协会后,让我眼前一亮,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高中生,感受到了原来做志愿服务是这样的,一下子眼界放宽了。

  主持人:看来好人通常都是从自己身边的小事做起,从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做起。做一件好事并不难,难的是持之以恒做好事的一种心态。可以说,好人既是一种精神,也是一种力量,爱心是可以传递的。

  李鸿雁:我一直在做好事,很多事也让周围的人有所感悟。我在青年路教师楼住的时候,下雨天我都会帮助把居民们晾的被褥收到自行车棚里;遇上老年人上早市买菜,我都会帮他们拿东西,周围的人都说,如果年轻人都这样就好了。这些邻居默默地选我家为文明家庭,我上班回家看到,家门上钉了一个文明家庭,都不知道是谁钉的。我对我的两个孩子影响挺大的,都不自私,互相谦让。我儿子读大连东北财经大学,去半年就有义工证了,周六周日便去支教。女儿也成为志愿者。

  主持人:德育教育要从娃娃抓起,其实父母就是孩子最好的榜样,最好的老师。如果每个家长都在做好人好事,孩子肯定也是照样学样,耳濡目染之下孩子也会学着做好人、做好事。

  夏治国:我们两口子的事传出去后,身边有很多业户找我,说他们也有很多东西,看有没有需要的,他们也捐出去点。一位业户找我时说,夏大哥啊,我这有20条毛裤,你看有贫困孩子需要,你就给他们捎去吧。还说你们做了那么多好事,我们也想尽点力。做好事是受熏染的,聚沙成塔、聚流成河,如果很多人都长期坚持,那力量可就大了。

  主持人: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就是奉献出一点爱心,全社会都这样传递下去,把爱心聚集起来,我们的社会肯定会朝着一个更好的方向发展。

  艾鑫:我自己在学校是要做家教挣零用钱的。89中初三有位同学叫李子园,他家里比较困难,我就一直免费带他学英语。那时候正是考前备战,英语是他最薄弱的一科,物理也很吃力,我便为他联系物理学院的同学。这位同学说,既然你都是义务帮忙,那我也免费吧。大家就这样帮他考上了重点高中。我们进社区面对的都是一些留守儿童,他们天真地问我们,为什么来这里,我们说因为我们是志愿者,陪你们过假期来了。他们就说,那我以后也要当志愿者。

  张爽:我身边的一些同学,还有现在带的一些学生,他们看到有这样一个团队在做一项爱心支教的活动,就会积极踊跃地参加。我们教这些农村孩子学习的时候,这些小朋友经常会说:姐姐,等我

  们长大了,也回到家乡再教更小的弟弟妹妹。我觉得这就是接力、传承。

  好人之“惑”

  主持人:其实,每个人的心底都蕴藏着“好人之心”,但有时候却出于“好人之惑”,在好事面前犯了难。最近大家在网络上一直在热议这样一个话题:“老人倒了扶还是不扶?”虽然有各种声音,但更多的网友表示:“扶起一位老者,其实是扶起了一份公德心。”

  张爽:我认为扶是应该的,但是网友所说的“扶不起”也有情可原,毕竟发生过一些不愉快的事。我觉得还是应该以一颗真诚的心、一颗爱心去对待这件事,当然也要注意自我保护,或者是不要一个人去扶,身边有其他路人,

  我们也可以一起来扶起老人,互相也是个证明。

  主持人:其实老人倒了,大家第一个想到的肯定是去扶。为什么在社会高度发展的今天,这却成了一个全社会十分敏感的话题,甚至成为一些人心理上的一个问题,是值得探讨的。

  李鸿雁:当老人摔倒的时候,我们不会想很多,肯定马上就扶起来,这是大家拥有的正常的一种心理。但现在社会上的一些阴影,让有些人觉得,如果扶可能会被赖上。我觉得这种阴影不会引领社会的大方向,正义终究会战胜邪恶,无论如何,帮助人的好人最终都会有好报。

  艾鑫:我是学外语的,接触国外文化较多,我国现在发展比较迅速,也会受国外影响,会比较注重个人安全感和个人利益。我觉得正常去扶,没发生矛盾的应该是常态。媒体常常会集中声讨讹人的人,援助帮助人的人,所以大家会比较关注讹人这方面,但这并不是常态。

  宋文新:对于好人之“惑”我是这样看的,伴随着我国社会的迅速发展,我们的物质层面不存在更多的问题,但是大家都发现,我们的问题大多存在于思想道德和精神风貌这个领域。德国一位著名哲学家曾说过:“危险和困境出现的时候并不可怕,当你意

  识到危险存在的那一天,就是我们人类走向解救的一个开始。”“好人之惑”这种现象,全社会都去关注它,甚至把这种本不该产生争议的话题摆到桌面上来争议,就表明我们深刻地、清醒地认识到,我们的社会发展出现了问题,也是我们走向解救的起点和开始。所以说从中央到地方,从上到下,包括习总书记提出要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可以说,这座“道德长城”是这些好人们平时一点一滴打造出来的。真正形成风尚,自上而下肯定少不得,可以称之为理论引导。多元的社会发展到今天,出现多元的价值观是很正常的,它的存在,反映出社会发展进步,我们不再用一个统一的标准去要求所有的人。但任由每个人按自己的价值观去行事,而没有一个主流的核心的价值观去引导的话,社会上的负面现象可能会更多,所以说,这种自上而下的宣讲很重要。但是,光有这个线索,而没有交结点,就接不上地气,从这个角度说,我们身边的好人都是在从事着一种崇高的事业,都是为了更好地弘扬社会风尚。

  张树斌:理论是灰色的,如何让生命之树常青,那就要靠我们实实在在的行动。今年我省提出打造“道德长城”,而如何打造,我觉得就应该用中央提出的“三个倡导”为根本,用“吉林好人”来堆积支撑。“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党的十八大提出来的,之后我省在全国率先出台了这方面的宣传教育方案,今年中央出台意见以后,省委领导、宣传部领导十分重视,最后确定了“吉林好人引领风尚”这一方案,就是要将其落到实处,使之遍地开花。“惑”给好人带来的损伤只能是暂时的,随着时间流逝,结果都会是好的。当然做好事的同时也要采取一些防范措施,这是必要的。

  好人之风

  主持人:今天我们这个谈话,其实也是《吉林好人引领风尚》活动的一个形式,如何让吉林好人个人的善行善举转化成社会的善风善德,是需要积极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打造一个道德的长城。在社会的发展进程中,大学生群体可以说最容易接受新鲜事物,也最愿意实践新理念、新思潮。你们怎么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艾鑫:我们最开始学习的就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内容比较多、比较详细,然后总结凝练出三个层次、三个倡导。我们在学习的时候就像宋教授说的,理论上的指导和教育是培育的过程,在实践的时候,把核心价值观做到实处,并且传播出去。作为大学生有一个优势,就是理论层面和时间层面。在理论层面,我们在学习的时候,经常会查阅一下资料,然后又有专门的老师来指导学生,怎么样把志愿服务实践活动做得更有内涵,不流于形式,更能让受帮助的人受益最大化,这是理论指导实践的层面。然后实践反补到理论上,学生在做志愿服务时收获了什么,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解有多深入。

  大学生有创新的能力和精神,对传统的雷锋精神在新时期的发扬,我们都会有不同的理解。无论社会怎么变化,但中华传统的美德是永恒的。比如说,个人层面的价值观讲友爱、诚信、爱国、爱岗敬业,然后我们可以看当年的雷锋的“钉子”精神,就是指钻到专业中,要助人为乐,要勤俭节约,这是固定的,要没有断层地延续下来。大学生就是承上启下的一代,将雷锋精神和现在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结合一起传给下一代。

  张爽:作为大学生,我们的确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耳濡目染,但是作为学生,对这些理论知识还是理解不够深刻。在这里我想举例,2012年新生入学在上思想道德修养课的时候,任课老师要求每个学生要定期做志愿服务活动,要有活动图片,作为课程考核的一部分,如果没有按照要求完成,就不能通过考试。我觉得这个事情就是很好地落实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办法,作为大学生,对理论上的知识不能够完全理解,但是能够把理论知识转化成实践活动,这样就很容易接受。

  主持人:其实我们不仅仅要学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体系,同时要在高度上和行动上统一,避免“眼高手低”。那么理论和实践如何统一起来?国家、社会、个人三个层面又该怎样有机地结合在一起?

  宋文新:社会主义价值核心体系是在2006年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上提出来的,体系涵盖的内容相当宽泛,涉及到四个方面。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是第一位,第二个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第三是时代精神和创新,第四是社会荣辱观。提出这四个方面之后,不仅是理论界觉得内容不好记,老百姓就更觉得离他们很远了,所以到了十八大之后,提出了三个倡导,前段时间还在三个倡导基础上,明确规定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就是24个字,其实就是为了方便记忆。我们说了三个层面,前几个那是国家层面,中间的是社会层面,最后的是公民的个人层面。如果只学理论,好像会给人们带不解和偏差。普通老百姓就会认为,我只践行最低的层面就行,践行爱岗敬业就可以了,国家层面和社会层面和我没有关系,如果这样来想,就是认知的错位。我们可以这样来思考,每一个人都不是一个单独存在的个体,人最大的特点就是我们是社会性的人,是以社会关系的组合而存在的,人是社会性的人,同时也是国家的人,从这样的逻辑上来看,这三个层面是紧紧联系在一起的,不是对个人而言,另外两个层面没有关系,只不过我们处的不同岗位和不同的行业,要从不同的角度去关注价值观。

  我省开展的“吉林好人引领风尚”的主题实践活动最起码有三个实践团体应该是身先士卒,首先是领导干部群体;第二个是公众人物,公众人物包含的就非常广;第三个群体是青少年,但并不是说,除了这三个群体其他人就不做公益、不搞实践了,只是这三个群体可以起到示范和引领作用,可以引起广泛关注。以这三个群体为引领,我们的好人就在身边。就比如说张爽的事迹,我记得以前看到她的事迹时,她带领出的志愿者有600多人。今天我再听她说,她的团队已经发展了上千人,汇集了各方力量。我们相信人性当中有善的一面、好的一面,但是,这善不是轻易就能被呼唤的,一旦把这些善拧成一股绳,就会形成一种风尚。所以说,我们的主题实践活动也好、好人就在身边活动也好,政策导向、利益机制和社会氛围缺一不可。

  张树斌:这个活动之初,就是想到咱们吉林是产生好人的沃土,那么要怎么样才能把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实践活动做出咱们吉林的特色呢?我们就想到了“吉林好人引领风尚”,然后制定了多条原则:活动首先要以人为本、尊重人的主体地位,从人性出发,人民群众想什么、有什么困惑,咱就解决什么问题、回答什么问题,不能脱离人民群众现阶段的思想状况和生活环境;其次,广泛地动员、最大限度地激发人民群众参与活动的积极性。这项活动不是少数人的事,不只是吉林好人的事,它是我们所有人的事;第三条就是我们要在参与的过程中受到教育。活动是动态的,要把涌现的好人好事、给人们的启示和受到的心灵洗礼都反映出来,让人们亲切地感受到这个活动和自己的关系;第四就是通过这个活动打造吉林特色,符合吉林省情,包括宣传吉林好人等一系列的宣传和其他有具体载体的活动。我们这个宣传既要有感人的、典型的故事,还要推出草根英雄、凡人善举,让老百姓感到可信,这事就在我身边。我相信,这个活动一定能在社会上取得好的效果,形成新的风尚。随着活动的开展,很多鲜活典型会不断涌现,因为这活动的源泉就在基层,源泉就在群众当中,源泉就在咱吉林所有好人身上。

  主持人:刚刚各位吉林好人讲述了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感人故事,桩桩件件,点点滴滴,让我们感受着社会需要好人,而好人就在身边。随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深入人心,“吉林好人”成为了时代榜样和社会风尚,他们的凡人善举,看得见,摸得着,学得来,他们身上的闪光精神也正感染和鼓舞着身边的每一个人。怎样做一个好人,不用吟唱高调,不用好高骛远,只要我们每个人俯身向下,真心向善,那咱们吉林的好人也会越来越多。

 

 
[责任编辑 :  陈尤欣]
中国吉林网微信平台
中国吉林网新浪微博
中国吉林网腾讯微博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新用户注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