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中国吉林网> 2014吉林好人


为留住儿子举债16万 老两口从没想过放弃

发布时间 :  2016-02-18 15:16:47      来源:中国吉林网作者:本网微博 :   
 

面对儿子一次次的发病,老两口脸上写满绝望

于凯如今仍躺在重症监护室

儿子9岁患化脓性脑膜炎,之后的25年里反复发作

富足的家庭在一次次的治疗中变得一贫如洗

大年初六那天,34岁的儿子再次发病,命悬一线

中国吉林网讯 2月8日正月初一清晨3点半,喜庆的节日气氛还未消散,家住米沙子镇新华村一社的61岁于化春和60岁的老伴儿侯凤仙,便踉跄地从冰凉的被窝里爬起来,走到村西头打工赚钱,一直干到晚上六七点钟。6年来,老两口日日如此,活多的时候就通宵干,就想把这些年来给儿子治病欠下的16万元早点还完。眼瞅着日子有点盼头了,没成想,2月13日(正月初六),34岁的儿子于凯再次复发化脓性脑膜炎,这已经是他25年来第5次病情复发,至今躺在吉大一院二部重症监护室的病床上,处于昏迷状态,命悬一线……

儿子9岁患化脓性脑膜炎

米沙子镇新华村一社村东头第一家就是于化春的家,25年前,老于家是村里数一数二的有钱人家,家有10亩地,还养四轮子、开磨米房。可如今,富足的家庭却家徒四壁,举债16万余元。61岁的于化春看起来像70多岁。

25年前,于化春的儿子于凯才9岁,一天,在外玩耍的他突然冲回家里,抱着头哭喊着头疼,几分钟之后,于凯便昏迷不醒,到医院一查,高烧39℃多,结果显示是化脓性脑膜炎。在医院治疗了1个半月后出院了,原以为这就没事了,万万没想到,这竟是心如刀割的开始。于凯12岁那年,病情再次复发,小小的感冒发烧便导致昏迷不醒,在医院治疗了一个多月出院。从那以后,这个富足的家庭就一贫如洗了。4年后。16岁的于凯第三次发病,又在医院住了1个月,彼时,那个原本让村里人羡慕的家庭开始四处举债。

儿子三次发病后,于化春和妻子侯凤仙日日无法安心,出门干活也担心孩子哪一天病情复发。又过了4年,看着儿子状态还算稳定,于化春想让他锻炼锻炼身体,便把他送到了部队当兵。22岁,于凯复员回家。“一直到我儿子24岁,脑膜炎一直都没犯,以为这是好利索了,就张罗给他找对象。”同年,24岁的儿子于凯和九台一位张姓女子结了婚,婚后育有一子。

病情反复 却奇迹般地活了过来

那些年为了给儿子治病,于化春夫妇卖掉了家里的四轮子和磨米房,还欠了不少外债,只能靠种地和外出打工赚钱。儿子当兵回来后,于化春没让他干活,一直在家里养着,身体也在一点点恢复。结婚之后,为减轻儿子负担,老两口也不用小两口还钱。没想到,老天爷又在于凯28岁那年给了这个家庭致命一击。

2010年年底,于凯再次感冒发烧,化脓性脑膜炎第四次复发,来到吉大一院二部(乐群分院)接受治疗,勉强挺过了除夕,几次被下病危通知书,那一次,于化春第一次感受到死亡离儿子如此之近,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几近崩溃。看着儿子瞳孔已经在扩散,他便把儿子拉回老家,想让他走得体面,甚至买好了“装老衣”,送到了镇医院准备后事。也许是耳旁母亲无比熟悉的呼喊声唤醒了他,也许是他求生的意念感动了上天,躺在冰冷的乡镇医院水房里,于凯竟然奇迹般地清醒了过来。

于化春夫妇连夜将儿子再次送回吉大一院二部乐群分院,经过医生抢救治疗,奇迹真的出现了!于凯在鬼门关前走一遭又回来了,又经过3个多月的治疗,于凯出院了,除了不能干力气活以外,生活一切如旧。那一次,于凯保住了命,而代价却是于化春夫妇再次背了16万元外债。不久后,儿媳妇提出了离婚,法院判孙子归其母亲扶养,男方每年支付4000元抚养费。

大年初六第5次发病 命悬一线

2016年春节,对于于化春和老伴儿侯凤仙来说,和平日并没什么区别,家里没有因为过年而多烧一捆柴,只是在除夕那天买了两只鸡,本来打算留给孙子吃,但是盼到最后,也没有盼来小孙子。于化春说,“我能理解,家里钱太紧了,孩子判给他母亲之后,已经两年了也没拿出抚养费,不让看是正常的。”

除夕那天,远在镇里打工的于凯为了多挣钱,也没有回家吃年夜饭。为了还钱,也为了给孩子足够的抚养费,三口人除了种田,其余时间天天在外打工,这看似平静的一切在正月初六那天再次戛然而止。当天,正在饭店打工的于凯再次感冒发烧,第五次发病,被同事送到家里时已昏迷不醒,于化春夫妇连夜将儿子送到吉大一院二部急诊。这一次,比6年前发病还要重,直到今日仍在重症监护室的病床上,命悬一线。

老两口举债十几万 已无能为力

昨天,记者在吉大一院二部(乐群分院)3号楼2楼的重症监护室门外,见到了于化春和侯凤仙,61岁的于化春满脸冻伤,耳背,分不清脸是黑色还是红色,老伴儿侯凤仙凌乱的头发下面,哭肿的双眼里看人早已模糊。为了挣钱还债,早些年于化春还能干挣钱多的重力气活,这些年只要有活就干,大冬天出去帮电焊工递钢筋,那满脸的冻伤都是无数个日夜冻出来的。

“这25年来,给儿子看病,我整整花出去60万,现在外面还欠10来万,以前借钱还有人肯借,现在岁数大了,钱都借不到了,医院让我们做两手准备,但我想,既然6年前我儿子能奇迹活过来,这一次,他也一样能……可这救命的钱,真的是把我逼到绝路上来了。”于化春老两口老泪纵横的脸上,写满了对儿子的愧疚和无奈。

主治医生赵腾说,于凯所患的化脓性脑膜炎,主要来自外界感染,中耳炎等,但是对于于凯,两次发病一直没有找到原因,这一次较上次病情更重,2月13日,患者来的时候意识模糊,第二天昏迷程度有所加深,目前仍处于昏迷状态。此外,患者还有肺内感染,合并肺内感染现象。“现在用级别比较高的消炎药治疗,农合不报销,目前来看血象有所缓解,但是症状并没有见好,这需要一定的时间和过程,这次能不能有奇迹出现,就看他自己了,希望奇迹再次发生。

如果您想帮助这两位年迈的父母,请致电24小时新闻热线:0431-960011。

(记者 张添怡 报道/摄)

后记>>

这一次,距离儿子于凯9岁那年第一次发病,已经过去了整整25年,这25年,于化春夫妇没买过一件新衣服,没穿过一双新鞋,手机是200块钱的老年人手机,即便拼了命地打工赚钱,还是挨不过一次次命运的打击。面对着昏迷不醒的儿子,和再也借不到钱的窘境,于化春夫妇留下了愧疚和无能为力的泪水。末了,记者给于化春夫妇留下200元钱,等记者再打电话时,于化春说,他刚从药店出来,用那200元钱给儿子买了一盒102元最便宜的安宫丸,治脑病的,听说特别好使。听到这儿,我的心突然一紧……希望于凯能再次创造奇迹,早日康复,醒来看看他的父母,那满是皱纹的脸上没有一丝“放弃”……

 
[责任编辑 :  陈尤欣]
中国吉林网微信平台
中国吉林网新浪微博
中国吉林网腾讯微博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新用户注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