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中国吉林网 > 吉林城乡网>农村法制
 


医疗垫付出于应急 多退少补定责而判

发布时间 :  2016-01-27 11:02:42      来源 :  吉林农村报作者:本网微博 :   
 

交通事故往往事发突然,由于此时事故受伤者伤情程度尚不明了、医疗所需费用无法确切计算,因此,医疗费用往往由肇事方、医院或者其他有关方面事先垫付。事先垫付医疗费或者先行支付医疗保证金,本来是为了及时救助伤者,然而,由于肇事方、受伤者、医院等各方面理解差异或者诚信度不够,在紧急救治之后往往对垫付的医疗费和支付的医疗保证金的退还问题发生争议。从法律角度而言,事先垫付的医疗费和先行支付的医疗保证金并非最终的法律责任划分和确定的费用负担数额,它只是为了紧急救治而采取的应急之策,最终还是应当由权威部门明确责任并确定各方应当承担的医疗费用的份额。

保证金说好多退少补却遭反悔

2014年9月7日22时30分许,李康驾车不慎将在路边行走的马伟撞倒,马伟当场面部撞地,导致鼻部受伤。李康将马伟送往医院检查、治疗,在此期间,除了承担马伟两千余元的治疗费用外,还交付了5万元医疗保证金,当时双方立下字据,约定此款多退少补。同年9月中旬,马伟结束治疗康复回家后,李康前去索要5万元医疗保证金,却遭到马伟拒绝。多次碰壁后,李康于2015年5月将马伟诉至法院,要求其返还5万元医疗保证金。

对于李康的这一诉求,马伟认为,自己虽已“康复”出院,但鼻部留下了疤痕。2015年5月7日,马伟到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进行面部瘢痕检查,医院建议其既可手术治疗还可外用预防瘢痕增生药物治疗。然而,庭审期间,马伟拒绝核算剩余治疗费,并以后续治疗花费较大为由拒绝返还保证金。“我撞了人,掏医药费和医疗保证金是天经地义,但现在马伟已经康复出院,医疗保证金就该返还给我。”李康说。

马伟则称:“一场事故,导致我面部留下瘢痕,不仅破坏了我整体的形象,后期还需治疗,那5万元医疗保证金就当后期的治疗费,所以不能归还。”

对此,法院审理认为,从双方对医疗保证金的设立、用途、担保范围和时间看,该医疗保证金是为了保障被告医疗权益而设立,用于被告检查治疗,担保范围和时间约定为被告出院前的各项费用,实行多退少补。李康将5万元医疗保证金押于马伟处,就是为了保障被告医疗权益的实现,双方的行为符合担保法的规定。

李康在马伟治疗期间,承担了其治疗检查费用。庭审中,马伟对剩余的检查治疗费用拒绝核算,属于对剩余治疗费用从保证金中优先受偿权益的自我放弃。对于后续治疗是否发生,何时发生均不可知,马伟却以可能发生高额费用为由,要求李康继续承担治疗保证责任,其辩解不符合担保法规定需要债权人和保证人合意的法律规定,违背了诚实信用原则。

据此,法院判令马伟返还李康5万元医疗保证金。

肇事者垫付医疗费事后难要回

根据刘某提交的事故认定书以及口述,在2013年9月20日16时左右,刘某驾驶小型轿车沿安徽省舒城县G105线由东向西行驶,在超越前车时,碰撞了前方正在左转弯的蔡某驾驶的二轮摩托车,导致摩托车乘客张某受伤,两车不同程度受损。

刘某称,超车时车速较快,当发现摩托车转弯时已经来不及,事故发生后他当即将受伤的张某送至医院,并前后垫付了医疗费用共计3万余元。2014年7月,经舒城县人民法院判决,张某获得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等赔偿共计10.2万余元,法院同时判令张某在获得保险公司赔偿金后,应将刘某垫付的医疗费用全部返还。

法院判决后,保险公司在一个星期内便将赔偿金给付到位,但张某却迟迟以各种理由推脱刘某,未将其垫付的医疗费返还。无奈之下,刘某将张某告上了法庭,想通过法律程序来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庭审当日,张某告诉主审法官,事故发生后,虽然依法获得了赔偿,但无缘无故之下让身体承受了痛苦,心中对肇事司机刘某有气,所以刘某索要垫付的医疗费时,心有不甘,不愿将钱返还。

对此,法官对张某说:“事故发生是每个人都不愿看到的,刘某与你无冤无仇,也不是故意对你造成伤害,他在第一时间将你送至医院并垫付了医疗费用,让你及时得到了治疗,保护了你的身体,已尽到相关救助义务。而且刘某购买了保险,也让你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了应有赔偿。我们都看过或者听过这样的新闻,交通事故发生后,肇事司机逃逸导致有人伤亡;或者车辆没有购买保险,肇事方家庭困难无法给付赔偿;又或者治疗时因没有足够的医疗费用导致伤者没有得到及时有效的救治。正是他事后所做的这些,才让你现在完好地坐在这里,不说你应不应该感谢他事后所做出的努力,但至少不应怨恨他。”

经过法院调解,张某解开了心中的郁结,答应立即将3万余元医疗垫付款交还刘某。

 
[责任编辑 :  王博浩]
中国吉林网微信平台
中国吉林网新浪微博
中国吉林网腾讯微博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新用户注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