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中国吉林网 > 吉林城乡网>品读文苑
 


怀念那个书信时代

发布时间 :  2016-03-16 11:54:03      来源 :  松原日报作者:本网微博 :   
 

书信是一种向特定对象传递消息、交流思想感情的应用文书。“信”在古文中有音讯、消息之意,另外,“信”也有托人所传之言可信的意思,不论是托人捎口信,还是通过邮递的书信,都属书信的范畴。

我国历史上,有许许多多名人也都喜欢用写信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主观意志和思想感情。如曾国藩、鲁迅、老舍、巴金、季羡林等人都很重视写信。他们在一生当中写了大量的信件,有的还出版了《家书卷》。信写得精炼,而且有很高的文学修养。

我曾读过女作家卓如的散文集《生命的风帆》,作者是一个非常细心的人。1960年,她上青藏高原开展文学调查期间,写给爱人的所有信件都保留的完好无损。并把其中的10封信编入书中。语言生动而华丽。

有这样一段话:“尽管我不是生长在雄伟壮阔的青藏高原,然而,我却深深地眷恋着那片神圣的土地,我明晰地记忆起那富饶大地上古老的建筑,壮丽的林卡,汹涌的江河,淳朴而真诚的藏族同胞……”

爱情方面的语言婉转而含蓄,如:“晚上8点多钟,夜的帷幕才慢慢降临。早晨7点多钟,晨曦才悄悄地敲开大地的窗扉。我天真地想,如果北京也是日长夜短,该多好呢!晚上咱们可以打几场排球或到郊外散步呢!”

可见她在家时,经常和丈夫打排球、散步。其实在字里行间已流露出,对丈夫的思念。因为,那个年代表达爱意不能说得太直白。

去年夏天我看过一部电视剧,剧名忘记了。在这部电视剧里,一个戍边战士收到未婚妻的来信,捧着沾满思念的信,反复看了五六遍,一边看一边落泪,爱不释手。我想这封信写的肯定很感人,文字里释放出来的情谊即深刻,又贴心。否则,这个战士不可能受到如此感动。

同志之间有事,有时打电话也不一定方便,写信就不同了。即能把事儿说得详细具体,又见字如面。其他联系方式未必能达到写信的效果。

前几年,我给远在内蒙古的老战友写过一封信,在信中回顾了我们在一起工作时的情景及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信中还赋诗一首《牵挂》:

朋友久别离,

音讯不曾知。

思念长堤柳,

心绪超万丝。

后来他给我复信说:“收到您的来信,我兴奋得彻夜未眠,想起许多往事。我问上帝:怎样才能把过去的事情忘掉?上帝回答:把自己弄得疯掉。”

多数人写信时都非常认真,非常投入。信中的语言是经过反复锤炼、修改后才落笔的,所以,在某种意义上说,有的信也许是一篇文学精品。

多年来,我仍坚持写信的习惯。谁家有红白喜事需要我去参加的时候,尽量赴约满足他们的要求,如果实在去不成,就写几句话给捎去。朋友们看了也都很理解。

去年我的一位老同志病故,出殡那天我本应前去送他,但碰巧,身患感冒,浑身不适。我只好写了十几行字让别人捎给了该同志的老伴。在信中深表哀悼的同时,顺便写了几句安慰她的话。她看了,很感激。后来过很长时间,她见到我时说:“大哥,您给写的信,我还留着呢!当时,我连活的勇气都没有了,后来逐渐地一点一点才想通。您说的很对,活着的人还得好好活着,如果我没有了,这个家咋办啊!”我说的寥寥数语竟然对她触动那么大。

这些年,我写了无数封信,具体数实在记不清了。如果遗失的这些信件能够复原,编辑出版几本书绰绰有余。

如今社会已进入信息化时代,相互间沟通的方式多种多样。但我还是觉得只要时间和条件允许,写信是一种很好的联系方式。

 
[责任编辑 :  王博浩]
中国吉林网微信平台
中国吉林网新浪微博
中国吉林网腾讯微博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新用户注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