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登录   注册
邮件
论坛
聊天
短信
地图
首页 | 吉林新闻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财经新闻 | 社会 | 科教 | 娱乐
房地产 | 时尚 | 体育 | 文苑 | 汽车 | 生活 | 农业 | 旅游 | IT | 求职
 

东北解剖 总理调研再次引发东北振兴变革

  李清川

  这里是300多年前北方民族金戈铁马,气吞万里的“龙兴之地”。

  这里是100多年前山东、河北破产农民背井离乡,荡漾着希冀淘金的“关东”。

  这里曾是爱新觉罗·溥仪1932年的全部踌躇满志,“满洲是全亚洲最富饶的地方。”

  这里曾是没落的俄罗斯贵族、溃败的哥萨克骑兵、流离的犹太人心目中的“天堂”。

  这里曾是日本军国主义垂涎的所在,“宁可放弃本土,也绝不放弃满洲”。

  这里,一亿多黑、吉、辽民众的家园,世界的东北亚,是祖国迎接每天第一缕阳光的地方。

  ……

  1949年的秋天,东北迎来了激情燃烧的新岁月:作为抗美援朝的大后方,东北的发动机从未停歇;人民解放军10万转业官兵开进北大荒后,劳动的号子从未停过;156个大型援建项目上马后,“大工业”以鞍钢、一汽、沈飞、东重为承载坚实地走进了东北人的生活。

  东北人曾经自豪过:他们创造了东北工业的繁荣,也成就了东北农业的辉煌,他们贡献了“工业宪法”,也塑造了“铁人精神”。

  ——1959年大庆第一口基准井喷油,贫油的帽子被摘掉。40多年间,大庆累计上交税金4061亿元,承担原油价差4190亿元,出口创汇495亿美元。

  ——作为全国商品粮基地,东北每年600亿公斤的粮食产量使其成为天下粮仓。

  ——作为“工业摇篮”,东北基本建成了涵盖全面的工业体系,钢铁、化工、重型机械、汽车、造船、飞机、军工等重大工业项目的布局,奠定了中国工业化的初步基础。

  ——作为林业基地,30万林业工人肩扛人挑,在寒风刺骨的北中国的原始森林中喊出了响震寰宇的劳动号子。

  ……

  也就在一个黎明,东北人发现,东北落伍了——仅1978年以来的20多年间,东北三省工业总产值在全国所占份额一路下跌,由原来的16.5%下降到9.3%,降幅超过40%。东北三省工业在全国的排序不断后移:辽宁省从全国第2位下降到第5位,黑龙江省从第7位下降到第14位,吉林省则从第15位下降到第18位。

  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中,东北三省工业经济效益下滑、工业生产步履维艰,这一幕被称作“东北现象”;作为“粮食市场稳压器”的东北农业也遭遇了相同的尴尬:传统优势农产品大量积压、农民增收缓慢、农业经济效益提高不大等问题尖锐,“新东北现象”随之诞生。

  东北人开始承受改革的阵痛,部分产业工人离开原有岗位,黑土地上生产的粮食出现了大量积压,林业、煤炭、石油等资源开始直面“高衰”和“匮乏”……

  阳光总在风雨后。一场来自内部的静悄悄的但具有深远意义的反思引发了新一轮的变革。更重要的是,共和国没有忘记东北——10年间,历届政府总理都曾深入东北的企业、矿区、农村开展扎实的调研,为谋划东北的明天做扎实的积累——2003年,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先后考察辽宁、黑龙江、吉林,并在长春召开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座谈会。辽宁省省长薄熙来说,东北成为继珠江三角洲、长江三角洲、京津地带之后的第四个经济三角洲,成为中国经济第四个增长极是合乎逻辑的。

  一场酝酿已久的变革再次将东北推向了历史舞台的前面。

  大庆:油城减速“黑色黄金”还能采多久?

  作为资源型城市,大庆并不具备代表意义,它所直面的压力远远在拥有超大规模露天煤矿的抚顺之后,但大庆所面临的问题又极具代表性:因为资源而建设的城市在资源进入高衰期后该如何发展?明天的大庆是否会行将荒废?

  “铁人”王进喜生前所在的1205钻井队的历史比大庆第一口井的历史还要早7年——来自西北、华北的数万石油工人在40多年前开进松辽盆地腹地为石油会战时,这里唯一的小村落叫做刘屯。曾担任大庆石化总厂副厂长、党委副书记的李景荣在向本刊回忆1960年的会战生活时感触颇深,“因为还没来得及造房子,我们住过老乡家的地板、草堆和牛棚。”

  年轻一代石油人的记忆已经改变了。

  “现在钻工不再像王进喜那样站在钻台上手握刹把,而是坐在冬暖夏凉的操作间里,用气控手柄进行施工。”大庆石油管理局钻井二公司党委书记梅祥华说。

  8月12日中午,1205钻井队第十八任队长李新民的手机那端声音嘈杂,他还在井台上忙活,“我们建队50年来打井1550多口,进尺195万多米。”尽管李新民的了不起被温家宝总理形象地比做“200多座珠穆朗玛峰的高度”,但是,谁都知道,对于拥有高度的石油城大庆而言,关键问题是谋划怎样的明天。

  疑问:“黑色黄金”还能采多久?

  “今年大庆原油的预定产量为4850万吨,是保持稳产5000万吨27年后的首次下调。”南一油库最年轻的高工马明利说。面对“大庆还能稳产多少年?”的疑问,他给出的回答是,“从可持续的角度看,稳产3000万吨还有20年,过度开采的产量虽然高,破坏力度也大。”

  毕业于西南石油学院的马明利13年前来到大庆,在他目睹的油田诸多变革中,石油管理局的分离是和他关系最密切的,“分家的做法是为了深化改革,也是公司上市的需要,在筹备上市时,国外提出,油田的主副业不分不利于成本核算管理,那时,国际上通行的油公司的管理模式已经相当完备。”改革的结果是,名列全国500强第一位的大庆石油管理局被分成两大块,以服务业为主体的部分沿用了管理局的旧称,主业整合为油田责任公司。

  位列油田五大油库第一位的南一油库,隶属于油田公司的储运销售分公司,在谈到油库重要性时,职工刘海峰很有些自豪,“采油厂数万职工的成果,最终要用我手中的尺子计量。”他的尺子丈量出的1400万吨是去年油库储存量,盛装这些“黑色黄金”的是5个直径80米、高度21.97米的超大型油罐,和退休职工周师傅的相关记忆比较,这是新的变化,“我1965年到大庆时,油库有8个地下油罐,每个5000立方米,后来换成了4个2万立方米的地上罐”。

  两代石油职工的不同记忆,记录了大庆原油产量经历的变化——1975年以前,年产原油从97.1万吨快速增长到4626万吨;从1976年到1997年,为持续稳产阶段,年产原油从5030.3万吨稳定上升到5600.9万吨;从1998年起,产量开始递减,油田进入高含水后期开采阶段。

  其实,庞大的油罐和密布的“磕头机”是大庆人最熟悉的,也是他们的骄傲:40多年间,大庆累计生产原油17亿多吨,接近全国陆上原油总产的一半,创造了连续27年稳产5000万吨以上的纪录,这在世界同类油田开发史上算是奇迹。在大庆油田勘探开发成果与“两弹一星”一同载入中国科技发展的史册时,大庆还向国家上缴了4061亿元税金,这是国家对大庆总投资的87倍。承担原油价差4190亿元,出口创汇495亿美元……在说着这些足够震撼共和国每一位公民的成就时,大庆人更清楚:由于连续多年开采,大庆油田已进入高含水后期开采阶段,生产成本增加,产量递减加快。

  老周师傅记忆中的自喷井也已几乎绝迹,采油厂一线职工周雷说,“现在把钻打下去上来的都是聚合物,要注入聚丙烯酰胺,使用这种催化剂有利于形成油聚集的大颗粒。”在油田2001年的一次综合测评中发现:油田的综合含水率已经高达87%,一些主力油田的综合含水率已达90%。也就是说,从地下打出100吨液体中有90吨是水,只有10吨是油。“在一些区块,已经出现成本高于油价的倒挂现象。”周雷说。来自大庆石油管理局的一份数据显示,1960年投入开发建设以来,大庆油田已累计探明石油地质储量为56.83亿吨,动用储存达到了48.25亿吨。

  在首次将计划产量下调至4850万吨后,大庆的底线在哪里?也许这个问题还不是最迫切的,一个月前的一则消息吸引了更大的关注,“大庆油田运用新技术,油田勘探取得重大突破,近3年来,大庆油田新增石油探明储量1.8452亿吨,新增天然气探明储量83.81亿立方米。”随后,中国石油股份公司总裁陈耕说,大庆油田还可开发100年,但他同时补充,要精耕细作合理开发。

  大庆石油勘探设计院的一位工程师介绍了普调的结果:经过3轮资源评价发现,松辽盆地北部90.26亿吨的石油资源量开发潜力仍然巨大,松辽盆地深层预测出的1.17万亿立方米的天然气资源开发率几乎为零,海拉尔盆地16个凹陷总计拥有石油资源量6.50亿吨,天然气资源量2783亿立方米。除此之外,大庆探区所辖外围盆地中,面积1万平方公里以上的盆地有6个,这些盆地都属于新盆地,勘探程度低,勘探潜力大。目前在依舒、延吉2个盆地已有7口井获工业油气流;在鸡西、大杨树盆地已发现油气显示;在漠河盆地、孙吴——嘉荫盆地、三江盆地绥滨断陷发现了较好的烃源岩,都具有很好的勘探前景。

  几乎在惊暴消息出台的同时,油田各方的关注都化作了不同的声音。“这些油田大部分都是在大庆的地理范围外,相当部分位于内蒙古和吉林,尽管存在可利用前景,但对于大庆而言,还是要花更多的精力考虑转型和加快石化生产的能力。”刘海峰说。

  “过去我们的认识是松辽盆地不可能产生气层,随着勘探水平的提高我们有了新的发现,但同时要意识到,这些新油田的复杂程度也在提高。对于油田,应对采收率不高的问题更实际,以目前普遍的20%的采油率而言,提高一个百分点,就等于延长了油田寿命若干年。”马明利说。

  变化:“二次创业”中的非典型范例

  8月10日一早,76岁的李景荣便已端坐在办公室里,作为与“铁人”王进喜同时代的全国劳模,老人退休后一直没闲着——8年前,李景荣创办了3家企业,运输队、废旧物资回收公司、粉煤灰厂。这个庞大的企业联合体只有30多名职工,年纪都是和他相仿。8年时间,3家厂共上缴利润2300万元,“是纯利润,不算上交的税款。”李景荣解释。

  企业联合体的产品和服务是围绕石化行业开展的,“粉煤灰厂是利用热电厂的终极废料煤灰,加工成保温材料;废旧物资回收公司是将石化总厂换代的设备重新加工利用。”对于大庆的明天,李景荣信心充足,但他也不得不承认,“客观地讲,油只能越来越少,不能越来越多,现在需要解决的是替代产业,实行良性循环。”

  听着李景荣的名字长大的唐志强是蒙妮坦职业高中的教师,在更早之前他有过到南方闯闯的计划,但最终他选择了留下来,因为“大庆的机会很多”。那之前,他在大庆市58中学管理计算机室,与大学里学习的工艺美术设计的差距令他很有些苦闷,后来的一个机会,使他到了新的学校,不仅可以从事专业的教学,也可以开始他的专业实践。这所已经列入全国重点的职业学校,几年前还是采油四场子弟中学。

  和教育的改制相比,大庆蕴藏的更多巨变体现在枝梢末节上。“我们现在的成本意识和服务意识都有很大的提高。”南一油库职工刘海峰说,“我们油库有43万平方米耕地,一部分用来种蔬菜,一部分开辟成果园。过去我们雇人来种菜,每个职工每年都能分到很多新鲜的蔬菜和水果,后来我们计算成本发现很不划算,既要负担人员费用还要承担土地的基本投入,最终就把一部分果园、大棚、菜地承包出去,生产观赏花卉的那部分给我们带来的效益可观。”

  南一油库管理的中区50个加油站已经全部面向市场。“如果你来加油,根本不用下车,职工全部是站立式服务,把卡和钥匙交给他们就可以了。”刘海峰的自豪很有些道理,尽管这已经是中国南部服务行业的基本要求,但对铁人的大庆来讲确是变革。

  令马明利印象最深的还是大庆到哈尔滨的输油管线的成本管理。“为了控制成本,我们投资哈炼厂却没有增加一名新员工,每年能收回5000万元。”与集约化管理的成果相比,大庆探索的三产之路并不通畅,在更早些时候,效益不好的阀门厂、塑钢门窗厂都已倒闭。

  在黑龙江省,110万大庆人的生活水平很令人羡慕。

  32岁的刘海峰在1995年买下了他现在住所的60%产权,到拥有全部产权他只付掉了3万多元。他所在企业的工资改革也已作为试点在去年全部展开,方案是请北京一家咨询公司做的,“我每个月都要交阅读计划书,根据敬业精神、满意度、信任度等指标月末会有个考核,最终和收益挂钩。”刘海峰的工资条上每年有2.7万元入账,此外,还可以在每个季度拿到预兑现奖金1000元,此外还有2000元到3000元的半年奖和全年奖,加上各种补助,他一年的收入接近4万元。但令他感受最直接的变化还是大庆的水质,“过去大庆的水含碱太高,但现在不一样了,市里投资2000万建设净化水厂,比纯净水还甜。”

  “大庆存在的问题有两大:第一,超过八成的企业依赖石油行业,由于日照期短等问题开发新产业有难度,诸如开发区建设初期还是引来了不少企业,免税期一过就跑掉了不少;二是石油上游产品吃不饱,炼厂的投资是很大的,但是并不充分。”石油大学的马建新认为。

  最新的消息是:大庆正在打造大学城,石油学院和八一农垦大学已经迁往大庆,哈工大工业技术研究院很快就在这里建成,天津大学研究生院分部的设立也在探讨中。大庆期望在与高校的互动中,探索产、学、研的新模式。为了吸引高校扎根,大庆给出了“出让土地免费,配套设施市里建设”的优惠。

  探索:资源型城市的未来之路

  大庆市委书记刘海生是位“老大庆”,谋划大庆的明天是他的心事。

  “大庆将用十到二十年的时间完成整个产业结构的调整,实现从资源型城市到高科技与现代化城市的转型。”在接受本刊采访时,刘海生信心十足。和他的信心相对照的是更多人的忧虑:大庆市目前对石油和石化产业的依赖度仍然高达百分之八十四,大庆油田的原油开采量已经开始以每年约150万吨的速度下降。

  过去的矿区型城市,未来的综合完备城市,中间的地带是最艰难的。大庆谋划中的城市之道分为两步——到2010年,形成石油、石化、地方经济“三足鼎立”的经济结构,市区基本实现现代化;到2020年,完成资源型城市向综合型城市、自我服务型城市向区域中心型城市、矿区型城市向生态型城市转变,全面建设高科技现代化城市,在全省率先基本实现现代化。

  事实上,前任市委书记王志斌的规划更凝练,“三个告别、四个建设”——告别油城意识、矿区意识、中小城市意识;建设成特大型城市、建设成黑龙江省西部中心城市、建设成生态园林城市、建设成高科技现代化城市。

  哈尔滨工业大学管理学院院长助理李忠辉在接受采访时说,“大庆的化工板块具有不小的发展潜力,轻柴油、合成树脂、塑料、化肥、腈纶丝、甲醇等产品具备很强的市场竞争力。48万吨/年乙烯改扩建工程、140万吨/年重油催化装置的建设,也有利于提升石化企业的核心竞争力。”除了发展电子信息产业的良好基础外,农业也是刘海生手中的王牌,“大庆市拥有优质耕地700万亩,草地1000万亩,水面400万亩,非常适合生产无污染的特色食品,因此针对发达地区市场对健康食品的需要,进行农产品的深度开发和加工也很有潜力。”

  尽管如此,刘海生也承认,大庆市的二次创业也面临不少困难,“比如人才问题。目前大庆市虽然拥有14万的专业人口,但综合经济发展所急需的人才却非常短缺。虽然政府观念已经开始大幅转变,以便创造更好的软环境来吸引人才和投资,但许多转变毕竟难以一蹴而就。”

  另一个机遇已经摆在大庆的面前:今年3月,俄政府对向亚太地区出口石油的三种管道方案采取了折中的方案,即建设安加尔斯克-纳霍德卡主管,再从外贝加尔湖铺设至大庆的分管道。这意味着俄每年将有2000万吨原油从大庆穿城而过。尽管不少的专家认为,争取在大庆加工500万吨俄油、配套建设70万吨乙烯的可能性最大,大庆市的专家更倾向于在大庆集中加工2000万吨俄油,因为这最符合黑龙江省和大庆的战略利益。(新民周刊)

 

${来源} ${当前时间}

 
 

链接内容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上投稿
吉ICP备0001号
版权所有:中国吉林网 http://www.chinajilin.com.cn
本网站新闻发布系统、聊天系统、论坛系统、电子信箱由北京四通利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