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理论频道


县域工业化:统筹推进工业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的关键

2010年09月19日  来源:中国吉林网

吉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研究中心

在工业化初期阶段,工业化被理解为:工业特别是制造业,或第二产业在国民生产总值中的比重不断上升的过程。在要素配置上,则强调“资源和要素配置的主要领域由农业转向工业的过程”。这一理念基本支配了工业化国家初期的发展,因而“农业支持工业,为工业提供积累,成为带有普遍性的趋向”,并带有强烈的“工业偏好”和“城市偏好”的倾向。

我国从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始,基本按照“农业哺育工业”的方针,迈开了国家工业化的步伐。经历了近50年的曲折和努力,于本世纪初完成了工业化初期阶段的历史使命,从总体上跨入了工业化中期阶段。我国不仅建立起独立的、相对完整的工业体系,还进入了工业化快速发展,工业化水平持续提高的新时期,大幅度提升了综合国力,并逐步实现了人均GDP与工业化的同步推进。但是在长期“工业偏好”和“城市偏好”倾向支配下,也导致了一系列重大的关系失衡,特别是城、乡关系的严重失衡,城市与城镇关系的严重失衡,甚至大城市与中小城市关系的严重失衡,这些失衡又反过来制约了国家工业化前进的步伐。

发展经济学家们曾指出,在工业化的不同阶段,工业与农业呈现出不同的关系。20世纪60年代经济学家拉尼斯和费景汉就强调工业与农业的平衡发展,认为农业不仅为工业发展提供劳动力,而且还要提供农产品剩余。发展经济学家乔根森也突出强调农业剩余对工业发展的作用,认为农业剩余是工业部门扩张的充分必要条件。他们并进一步提出,国家应及时根据经济发展特别是工业化的程度调整政策,促进工农业和城乡协调发展。

在工业化中期阶段,工业化的内涵不再是工业部门和城市的单独发展,而是通过工业化,把整个经济系统有机地整合起来,实现经济社会的全面发展。这时农业和农村不再是工业化的工具,而是工业化的目标和重要内容。在这一发展阶段,“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实现工业与农业、城市与农村协调发展,也成为带有普遍性的趋向”。现阶段我国解决“三农”问题的总方针从“农业哺育工业”转变为“工业反哺农业”,积极推进农业现代化和新农村建设,正是顺应这一新趋势作出的重大战略抉择。在工业化中期阶段,农业和农村经济的发展,更多靠外部要素的注入和拉动,特别是要靠工业化和城镇化的拉动。工业化既为农业增长注入现代物质条件和现代科学技术,提升农业的装备水平和改造农业的生产方式;又为农村非农产业的成长注入新的活力,推动农村经济结构的优化和升级;还为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和就业开辟新的和更多的空间;工业化带动下的农村产业结构升级,大幅度提高农村综合商品率,从而推动农村市场经济的发展,最终推动农村社会经济的全面进步。城镇化是工业化的必然产物,是现代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结合的必然选择,是经济社会现代化的重要标志。城镇是县域经济发展的增长极,是吸引要素集聚的重要平台,是解决市场需求不足、解决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和促进农业和农村发展方式转变的重要枢纽。因此,统筹推进工业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的协调发展,是现阶段农业和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基本路径。而统筹推进“三化”协调发展的“落脚点”则是“县域工业化”。

统筹推进“三化”的落脚点——

县域工业化

县域涵盖三农,联结城乡,是我国国民经济运行和发展的基础,是解决三农问题的关键环节,县域经济的实力和活力直接关系到农村的发展,县域工业化是实现农业现代化的直接推动力量。

广大的县域涵盖我国农业总量的90%以上,是农业产业的高度密集区;县域涵盖我国人口总量的80%,是人口的高度密集区,;县域涵盖国土面积的90%,是国土资源的高度密集区;县域还是充满潜力的内需市场待开发区。县域工业化关系到农业的发展前景,关系到80%人口的今天和明天,关系到90%国土资源的高效益、可持续开发和合理利用,因而是我国工业化中期阶段国民经济发展的重点区域。县域工业化是国家工业化的重要内容,是推动最广大的区域、最众多的人口跟上国家工业化步伐的重大举措。县域工业化的任务,一方面是依靠非农产业的集聚和发展,提高县域的总体经济水平,推进城镇建设,加快城镇化的步伐;另一方面是通过市场拉动、服务驱动和吸纳农村富余劳动力,直接带动农业和农村经济的发展,带动农业现代化的建设。从这个意义上说,推进县域工业化就是统筹推进“三化”协调发展的基本落脚点。但是广大县域经济尤其是粮食主产区的县域经济,在工业化的初期阶段曾经被长期地“边缘化”了,目前,大多数县域的经济状态还处于发展水平偏低、经济结构不合理、自主增长乏力和财政运转困难的状态之中。可以说,县域工业化的道路并不平坦,一个关键的因素是资源和要素能否向广大的县域汇集。

要素的集聚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必要条件。县域工业化的进程同样是资源和要素向县域配置和集聚的过程。从工业化中期阶段统筹发展的要求来看,要特别重视资源和要素在城市和农村、城市和城镇各个层面上的合理配置,而不再是强调“资源和要素配置的主要领域由农业向工业的转变”,更不是强调资源和要素配置的领域向城市或大城市倾斜。在这一阶段,推进工业化首先要统筹国家、省市和县域的发展,推动资金、人才等要素,推动项目和基础设施等经济资源向县域的积极配置,实现国家、省市对县域工业化的拉动。其二要统筹城镇与农村、工业与农业的发展,在要素向城镇和工业集聚的同时,不能单纯搞“城镇偏好”,而是要推动资源和要素向农村的积极配置,既要着力发展县域二三产业,又要像发展工业一样发展农业,用经营城市、经营工业的理念经营农业,全面推进农业现代化建设。在我省新一轮大投入带动新一轮大发展的形势下,投资结构的合理配置成为一个重要的问题。现在我省县域创造的生产总值已占到全省的52%,但县域获得的投资只占42%。如果长期在相对低的水准下实行投资拉动,县域经济相对高的增长不会持久。因此,必须考虑资金要素在城市和农村之间的合理配置,在各级城市和城镇之间的合理配置。地方政府应该考虑为县域工业化的推进建立长效的资金投入机制。

“三化”统筹发展的着力点——

产业发展

产业,是一切生产物质产品和提供劳务活动的集合体,是推动经济发展的基本动力。在工业化中期阶段,县域工业化的推进更表现为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和发展方式的转变。我省在实施“县域突破”战略过程中,采取的“扩权强县”和“建设工业集中区”等一系列行之有效的重要举措,为产业的发展创造了必要的环境条件,为产业在县域城镇集聚创造了有效的平台。重要的问题是县域应该集聚什么样的产业,特别是二三产业?作为县域,首先要注重发挥本地资源的比较优势,大力发展“资源开发型产业”,把产业做出特色,做出其优势。这既是竞争的优势所在,还是良好成长性的依托,更是当前投资的热点领域。其二,要围绕农村生产和生活的需求,积极发展“农需型产业”,一方面直接发挥支持农村经济发展的作用,另一方面又发挥支撑城镇经济发展的作用。其三,要积极接受城市的影响和辐射,承接城市的产业转移;迎接城市消费需求的升级,积极发展“城需型产业”,满足城市的中间需求和消费需求,在城市化功能分工中发挥应有的作用。通过发展三个类型的产业,推动城镇产业结构的不断升级,不断提高城镇经济实力和活力,推动城镇的“结构转型”。从而不断提高产业对城镇的支撑能力,对农业的带动能力和对劳动力的吸纳能力。这既能实现工业化和城镇化的协调发展,又能取得推进农业现代化的主动权。

产业发展的重点——

以农业产业化为主线的农产品加工业

农业产业化和农产品加工业,既是工业化的重要内容,又是城镇化的重要支柱,是带动农业发展,增强农产品市场竞争力的动力,直接拉动农业现代产业体系建设和经营方式转变的关键。经历20年的发展和努力,我省农业产业化和农产品加工业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依靠农产品加工业技术和产业的突破,破解了困扰我们多年的“新东北现象”;依靠畜产品加工技术和产业的提升,实现了畜产品数量、质量和安全的全面升级。农业产业化的发展实现了我省资源优势转变为经济优势的新突破,同时还推动农产品加工业成长为我省新的支柱产业。值得注意的是,当前我省农产品加工业领域已成为投资和合作开发的热点。

我省农产品加工业还有很大的开发潜力。一方面,这个潜力来自农业资源的优势,按国际经验,我省农产品加工业总产值还应有2-3倍的增长空间;另一方面,这个潜力来自可能的技术创新,农产品加工链的延伸和增值还有很大的空间。要注意的是,我国农业产业化的发展已经从起步阶段转入新的成长阶段。这一阶段的第一个突出的特征是“集聚”,即资源和要素向优势产业、优势区域、优势企业集中,从而形成产业、区域和企业的高地。第二个突出的特征是“竞争”,即农业产业化进入一个全国范围内农产品加工业产业格局重组的新时期,各区域农产品加工业以培植竞争力为核心,以争夺产业战略制高点为目标,把产业化龙头企业带入了“群雄逐鹿”激烈竞争的新阶段。在这方面,我省的一些产业已经取得了良好的战略定位,玉米精深加工、玉米食品、食用酒精、肉牛加工等一批大型龙头企业已经成长为国内同行业的排头兵。但是,也有一批产业仍然存在着“资源优势突出,开发利用明显不足”的突出问题。

在新的发展时期,首先要明确这个时期的特征,认清本省的比较优势,一方面应推动资源和要素向优势产业、优势区域、优势企业集聚,另一方面应限制、调整和改造低水平重复建设项目,集中力量做大做强优势产业和优势企业。其二农产品加工业要突出重点,发展农副食品加工业。农副食品加工业不仅是农产品加工业12个部门中成长性最强的产业,在全省所有工业部门中也是成长性最好的产业。2008年,其产值达到903亿元,已经超过石化而居于第二位,预计到“十二·五”末,其产值将超过2000亿元,真正成为我省的支柱产业。其三要加强农副食品加工业的科技投入,充分发挥企业的技术创新主体作用,着力改变农产品加工业科技投入严重不足的问题。现在农产品加工业科技费用的投入在所有工业部门中仅列在第22位,这对于正处于技术创新当采期的农产品加工业无疑是个不小的损失。当前最要紧的是加快这一领域自主创新、集成创新和对先进技术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的步伐。良好的资源基础,只有在优势企业、技术创新、政府支持等三股力量汇交到一点的时候,才能有力地推动资源型产业的跨越发展。

(执笔人:孙立城)

(责任编辑: 于天夫)
 
  用户名 密码   用户注册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