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理论频道>政策解读


李义平:论经济增长与社会发展的失衡

2011年07月05日  来源:人民网-理论频道

  一个时期以来,我国经济在快速发展,一路高歌猛进,然而与此同时,社会事业的发展却相对滞后,社会保障、医疗、教育、住房等欠账太多,在财政支出中社保、医疗、教育的开支远远低于发达市场经济国家,经济增长与发社会事业发展严重失衡,虽然从数字上看人民群众的收入在提高,但由于上述方面欠账太多,人民群众的基本生活水平并不见得提高,经济增长并没有给人民群众带来更多的实惠。中国经济要健康平稳地发展,必须校正这种失衡。

  一、失衡的成因分析

  1、在经济增长主义思想支配下,增长本身成了目的,民生被相对忽视

  一国在经济发展初期,追求经济增长的规模和数量是无可厚非的,是有其合理性的。但如果把单纯的GDP的增长始终当作压倒一切的目标,为增长而增长,且置于人民的福祉之上,不择手段,不计成本,不顾后果,一旦超过应有的度,就演化成了笔者所讲的经济增长主义。

  一个时期以来,一切为了增长,一切为了GDP充斥着各级政府主要领导的思想,以致难以有效地解决公平分配的问题,难以有效地解决民生问题。这是因为,一旦把增长作为目的,初次分配自然会向政府税收和企业利润转移,因为政府和企业可以用其所得继续投资,继续促进增长,继续生产更多的产品,致使居民收入有限,直接制约了内在的消费需求。进而,作为再分配,在国家财政收入一定的情况下其支出结构一定会偏向生产性投资,而不是教育、医疗、社保等方面的投资,因为这样的投资格局有利于继续增长。在增长主义思想的主导下,尽管有些生产性基础建设投资的边际效用已经递减,尽管在这种情况下转而投资民生会产生更大的效用,但在实践中却难以有这种理想的结果。社会保障等公共产品的缺乏进一步制约了内在的消费需求。增长主义绑架了民生,是我们一直强调改善分配状况,改善民生,却迟迟难以见效的根本原因,因为上上下下都为了经济增长。有媒体报道,有的经济强县只有一辆救护车,这是经济增长主义的典型表现。一个时期以来,有的地方政府还放任高房价,因为在他们看来,高房价象征着发展。还有的地方政府明里暗里对污染企业网开一面,极大的损害了人民群众的正常生活。

  经济学对单纯增长主义的弊端有着深刻的反思。美国经济学家加尔布雷斯在他1973年出版的《经济学和公共目标》一书中早就批评过这种专著增长,忽视公共目标的现象,明确提出应当关心人,关心公共目标。加尔布雷斯批评道:“‘经济增长’成了不可动摇的目标和信念,“无论如何不应当妨碍经济增长”成了一把保护伞,遮盖了许许多多不好的事情和做法,对经济增长的数字的关心超过了对人本身的关心,对“物”的注意超过了对“人”的注意。这种片面追求经济增长的现象带来了一系列消极后果:“从商品生产和消费两个方面都会发生对环境的影响,制药厂对附近湖泊的影响,汽车对肺部的影响,……” 加尔布雷思的结论是,应当把对物的关心转移到对人的关心,对“公共目标”的关心上。如果不重视这个问题,不突出“公共目标”,那么,任何旨在缓和社会矛盾的政策都是无济于事的。

  2、经济政策与社会政策的混淆

  我国历史上是集权社会,在集权社会的基础上又搞了几十年的计划经济。计划经济的低效迫使我们开始了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过渡,然而由于我们对市场经济知之甚少,以致混淆了经济政策和社会政策。

  在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过渡的情况下,经济政策是把应当和适合市场化的竞争性领域,适合通过市场解决的产品和服务通过改革推向市场,由市场去解决。而社会政策则着重于公共产品、公共服务等不适合市场解决的领域,主要由政府负责和提供,这是所有市场经济国家的经典作法。如果把本该由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不分青红皂白地推向市场,由个人负担,那就是对经济政策和社会政策的混淆,是对市场经济的误解。然而令人遗憾的是我们却混淆了二者,在改革的名义下把一切的一切都市场化,以为这就是旨在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改革。

  改革开放以前的社会保障、医疗、教育、住房等基本上是由政府提供的,即使从市场经济的角度审视,这样的格局似乎也没有太大的不对,因为即使在资本主义这种市场经济高度发达的国家,象医疗、社会保障、教育和房地产等具有高度社会性的领域,政府不仅对私人投资具有非常严格的限制,而且这些领域也是政府投资最多的领域。当年罗斯福新政的主要内容就是建立和健全社会保障体系。然而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在改革高歌猛进的年代,不分青红皂白地把这些领域推向了市场,推向市场的实质是由人民群众个人负担。人们经常发问,为什么美国老太婆贷款买房,中国老太婆要一辈子攒钱。这背后的实质是美国老太婆社会保障体系健全,无后顾之忧,中国老太婆必须自己给自己保障。这种现象面对经济危机时表现更甚,为了给自己保障,压迫的民间消费能力十分有限。把社会服务完全推向社会,本身是对人民群众基本生活资源的一种掠夺。中国的经济发展是以社会服务的相对短缺为代价的,人民群众以个人承担社会服务的形式为经济发展减轻了成本。

  用市场化的政策推动教育改革,是混淆经济政策和社会政策的典型案例。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曾经把全民义务教育当作一项重要的社会革命目标。各国历史表明,教育事业作为一项公益事业是不可能靠市场机制发展起来的。教育本身虽不能赚钱,但教育投资却是政府投资中效率最高的。在未来的经济发展中,教育和科学技术的决定性作用越来越大,未来的竞争是高层次人力资本的竞争。用经济政策推动教育改革会带来两个方面的消极后果,一是会出现重点大学农村学生越来越少的现象。更多的学生会上不起学,社会就不能有效吸纳来自社会下层的优秀人才。另一负作用则是卖文凭,卖给有钱的或当官的人,表面上看拥有高等文凭的人越来越多,实际文凭的含金量在下降。

(责任编辑: 于天夫)
 
  用户名 密码   用户注册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