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年 难舍图们江开发梦

城市晚报记者  骆家烨  齐兵2007年5月10日)

    经历过波折之苦,也享受了开放之利,一个开放前的边陲小镇发展成今天常住人口25万、口岸出入境人数超过40万人次、过货量超过20万吨、实现地区生产总值近20亿元的重要开放型区域,珲春正由昔日一个不起眼的小县城,发展成为繁华的现代都市。然而经历过变化的人们却对这十六年有着复杂的心情。
  
十六年前 开发之初的疯狂
  “1992年听说珲春开发时,自己心里不知道有多高兴。300亿啊!肯定会带来一个前所未有的机遇……”1991年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即UNDP)提出筹资300亿美元开发中朝俄三国交界的图们江三角洲,要将图们江三角洲建设成为东北亚暨环日本海地区另一增长极,1992年3月9日,国务院正式发文批准珲春市进一步对外开放。出生在珲春、从1986年开始从事土建承包生意的赵岩也像其他人一样准备利用这个机会在自己的家乡大显身手。
  “当时我和三个同时下海搞土建的朋友联手,仅1993年我们就在珲春承包了三个总价值1 200多万元的土建项目。那时候的珲春到处是塔吊,单就搞土建的工程队就不下百个。银行每月打进来的钱高达三四个亿,每日的流动人口可达10万人次。为此当地不少人家都把自己住的房子变成旅店,以便接待那些因宾馆爆满而无处落脚的投资者们。很多珲春人就是靠这笔钱发家的!”提起当年珲春的投资狂潮,赵岩仍旧非常兴奋。
  省政府图们江开发办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官告诉记者,上个世纪90年代初,珲春边境经济合作区迅速建成后,吸引了大批日本、韩国等外商前来投资,一时间,珲春成为了国内外投资者关注的焦点。
  
90年代末 冲动之后的冷遇
  然而,开发并没有给像赵岩一样的投资者们带来预想的收益。“1993年到1994年倒是赚了一些钱,可一到1995年,我们的日子就一落千丈。”赵岩讲,当年,他们四个人只承包到了一个办公楼,而甲方除了支付头一笔占总投资30%的工程款后就再也不拨款了。为此他和合伙人在垫付了100多万工程款后陆续撤出了珲春。而那座当年本应完工的办公大楼到现在还只是一座烂尾楼。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赵岩和他的合伙人的遭遇绝对不是偶然。许多像他们一样的投资者在那个时期都遭遇了一个事实,一批又一批的项目莫名其妙地陆续撤离图们江区域。
  当年,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是什么原因使投资者纷纷选择离开?“1993年,正是国家开始实行宏观调控、缩紧银根的时候,过度的开发区热、房地产热、招商热都被限制。银行紧缩贷款,地方财政紧张,难以拿出专项周转资金进行扶持,导致企业资金来源渠道不畅,极大地影响了边贸企业的正常经营。多数边贸企业由于资金紧张和管理不完善等问题处于惨淡经营之中。”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珲春开发受到了国家宏观调控的影响,开放的步子突然缓了下来。
  “这个事情怪不得政策,只能说是当时来自各方面的预期和宣传过热,使一些投资和投机的商人都迅速地涌入,先进来的这些人大量地购买土地,而后进来的投机者再从开拓者手中高价购地,然后再想办法卖出去,投资甚至都失去了理性。”这位知情者坦言,那几年,在珲春炒地似乎比投资实业更赚钱!
  当然,有一个理解上的误区也助推了投资者的盲动。在图们江区域开发之初,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表态,将在图们江区域“筹资300亿美元”用以开发,但是坊间流传的版本却是“投资300亿美元”。一字之差,传递给投资者的却是迥然不同的信号。
  “此外,图们江周边的几个国家敏感而多变的政治因素也使图们江开发频频遭遇困惑,珲春开发也因此遭冷遇。”
 
 十六年后 机会来临时的眺望
  尽管如此,人们对图们江开发的期望却从没有停止。
  一位曾在珲春当过知青的张先生告诉记者,过去的珲春城区是有名的“水泥路”和“扬灰道”。雨天举步维艰,晴天漫天扬灰,乌烟瘴气,遇到汽车经过时更是无法睁开眼睛。现如今却是宽敞的柏油马路铺满了整个市区,最宽的街道与长春市人民大街相差无几,街路两旁绿树成荫,市区内随处可见韩国、日本客商在这里投资兴建的厂房,街边高楼大厦林立……
  张先生说,图们江开放的这十六年使珲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国家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政策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搭建大图们江区域合作的举措在时间和空间上重合,无疑将为珲春今后的发展带来无限遐想。
  在百姓期待的同时,我国政府与东北亚各国和UNDP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图们江地区的关注。从2002年至2005年,国家加大了参与力度和指导力度。协调小组成员单位由1992年设立之初的6个部委(省),到2005年增加到20个部委(省)。批准设立了珲春边境经济合作区、吉林珲春出口加工区、珲春中俄互市贸易区。同时,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全州享受西部开发政策,形成了较为完善的区域政策组合优势,使图们江区域开发成为统筹实施国家西部开发政策和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战略的结合点。
  除此之外,我国还将加快建设边境经济合作区、互市贸易区和出口加工区,并使黑河、绥芬河(东宁)、珲春、丹东等边境地区具有物流贸易集散、进出口加工和国际商贸旅游等功能。促进对俄路、港、口岸和对朝路、港、区一体化建设。这些都给图们江区域国际合作开发带来了新的机遇,UNDP也将再次大力度推动图们江区域合作。机会再次在这个区域被点燃。
  
展望未来 难舍的开发之梦
  关注之外,真正落到实处的动作也让人们信心倍增。
  自2005年第一届中国·吉林东北亚投资贸易博览会后,图们江区域国家合作开发形势发生明显变化,中、俄、朝、韩、蒙、日各成员国均加强了务实开发的力度,2006年,以中国东北东部铁路通道项目开工、中蒙阿尔山-松贝尔口岸建设、中朝“路港区”项目进入实质性操作为标志,原图们江下游区域合作提升为大图们江区域合作,进而为以珲春为核心的东北亚暨环日本海经济圈的开发,提供了难得的历史机遇。
  对此,吉林省和延边州均把大图们江区域合作开发工作纳入到了省、州“十一五”规划之中,全省5条高速公路的兴建,延吉机场的扩建,都为珲春暨图们江地区进一步开放开发创造了条件。而由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推动的“两山”铁路建设项目,也于去年8月开工建设,铁路竣工后,将形成蒙古乔巴山-中国阿尔山-白城-长春-珲春的中蒙铁路运输大通道,成为东连图们江区域,西接蒙古,北连俄罗斯的一条新的欧亚大陆桥。
  “多少年来,珲春人一直怀揣着一个梦想,就是有一天能看见自己的家乡被打造成一个与香港相媲美的大规模商品集散地,尤其在这样一个日子。”在“加快推进图们江地区国际合作开发专家座谈会”再一次在长春召开前夕,有关人士告诉记者,对于一直难舍当初的大港梦,不是无法实现,而是目前很多条件还不具备,但可以肯定的是,图们江这个区域的开发肯定是要被激活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来源: 《加快图们江地区国际合作开发专家座谈会资料汇编》 发布日期: 2007年08月28日 责任编辑: 陈延波
国际合作项目简介
大图们江地区开发历程
图们江地区开发大事记
延边州概况
第三届东北亚博览会
振兴吉林老工业基地
构建服务型政府 关注软环境建设
科学发展 共建和谐
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
促进民营经济腾飞
金达莱的故乡
黄牛之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