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犯罪导致肯尼亚损失巨大
北约驻阿富汗部队炮击造成10名平民死伤
铁道部:京沪高铁时速将超过350公里
泰国群众示威持续100天
眼保健操36年后改版 增加脚趾抓地动作
您所在的位置:


钱是赚更多钱的工具

2008年09月04日   来源:新文化报

    昨日,长春市南关区中小企业协会秘书长于海龙与记者,共同采访亚盛(亚洲)有限公司董事公司董事总经理麦世泽。

    这次采访,几乎每个话题都与钱有关。

    钱的问题挺像哲学问题

    记者采老板

    毕业于香港大学的麦世泽,几乎从踏入职场开始,便与资本挂了钩。如今,他的旗下拥有巨额的私募基金,只待有缘者用之。

    跟进洽谈吉林项目

    记者:您参加东北亚博览会,最大目的是什么?

    麦世泽:我们是做私募股权投资的,想来找合作伙伴,这和你们说的“找项目”是一个意思。7月来时,我与吉林一些企业家已碰头了,这次再来又见面了,有些项目我们可能会进一步跟进。

    记者:您的资金将重点圈定在吉林的哪些产业上?

    麦世泽:借助国内经济增长提供的机会,根据市场需求,我们的资金分成了几块,主要针对消费类的产业,包括教育、医疗、食品,还有新能源和环保项目,这都是重点。吉林由于有重工业基础,我对吉林的机械行业比较感兴趣,还有风能方面的项目,也挺感兴趣。

    热钱问题蛮严重

    记者:这几年,我们熟悉了一个词:热钱。在您看来,这是炒作还是真的存在,中国到底有没有热钱?

    麦世泽:我觉得蛮严重的。我们的外汇增长速度,现在远远超过外贸顺差和外商投入的总额增长速度,这不太正常。我认为在前段时间,肯定有大量热钱流入中国,最近还有种担心,怕热钱流出。这方面问题比较复杂,但热钱确实会让中国经济有所波动。

    股市没有“例外”

    记者:我听到有人讲一句话,“中国股民凭消息炒股,国外股民看报表炒股。”您怎么看待这句话?

    麦世泽:这次美国、中国香港和内地的股市都跌了,但内地股市是波动幅度最大的。我觉得政府有时还是太过关心股市了,我还没看到一个股民去认真分析上市企业的财务状况和经营状况,也没听过一个人说“这个企业发展前景很好,可以买它的股票”这种话。股票市场的主流心态是什么样子?大家也包括媒体,全都在猜,猜政府什么时候去救市!老是这样子,就很难有个健康的状态。政府关心的不该是指数,而是建立一套市场规则。

    记者:您如何评价现在的中国股市,这真是价值的体现吗?

    麦世泽:我看至少是回归理性了。我们回头去看,去年股市是过热的,当时我听到很多说法,说“高增长啊”、“我们例外啦”,70倍、80倍PE(注:市盈率)都是合理的,新经济不用看PE了,等等这些说法。其实怎么样?去看看上世纪80年代的日本,那是个例子。所以这些“例外论”虽然都说“例外”,但到最后我们看结果是一样的。

    记者:银根紧缩,股市下跌,对基金是不是个好机会?

    麦世泽:我觉得是啊,找股权融资、创业投资等等,这对企业来说是个途径。好机会也有个时差,上半年我们还没太感觉到,下半年感觉强烈了。

    最“搞”的问题

    记者:你们成天与资本打交道,请问在您眼中,钱是什么概念?

    麦世泽:这是个哲学问题,还是经济问题呢(大笑)?嗯,很有意思的问题,在资本市场里,钱就是赚更多钱的工具。

    用一页纸把情况写清楚

    老板访老板

    于海龙有个财务公司,他对金融问题相当在行。不过,面对投资人这块大“馅饼”,于海龙在采访半途也差点忘记“记者”身份,直接为南关区中小企业办起了“私事”,对于他提出的合作建议,麦世泽表示要多交流。

    行业整合难在谁都想当老板

    于海龙:南关区小企业比较多,比如物流行业,他们过去靠压企业货款来获得现金流动,现在行不通了,其他融资渠道都很难。

    我们中小企业协会也在探讨,这几千户企业,能不能通过一种渠道,建立起组织,借此来解决融资困难。不知道我们的想法成不成立?

    麦世泽:中国中小企业很多,小打小闹很难做大。其实大家如果可以在同一个行业进行整合,将会更有利于行业的发展。但在国内,行业整合很难,我们大多民营企业家坐下来,商量这个事,肯定都是希望自己当老板。做起来不容易,但这个发展趋势又必须走,现在全球经济就是这样,越大的企业才会越有发展,规模大了,单位成本能下来,效率能提高,效益就上来了。但现在的难题,就在于每个人都想自己当老板,一年赚个几百万也很好啦,所以这个行业当然也做不大。

    民间借贷是个方向

    于海龙:这些民营企业需求的资金数额都不大,几十万、几百万元,使用期限也比较短。

    我有时在想,企业间能不能建立个融资机构,来解决这个问题,但国家政策也不认可。

    麦世泽:你是指民间借贷?现在还不到时候。

    于海龙:国家好像刚刚有点这方面的意思。

    麦世泽:我听说江浙那边已经批准成立一个类似的机构,这对中小企业融资是一个好的发展苗头。我觉得也应该朝这个方向做,现在需要规范化,建立制度。

    企业介绍情况要简单明了

    于海龙:我们能不能以中小企业协会这种方式,与您这样的投资金融组织,建立起一种合作关系,为企业解决一些困难?

    麦世泽:这方面还要多交流,多让主办单位提供一些平台,多搞些项目对接活动。现在的情况是投资人很多,基金很多,都在找项目,项目呢也在找资金,多些这样的平台,我们当然有合作的可能,像今天这就是很好的平台。

    当然,咱们双方面都要做功课,你们协会要协助企业“讲故事”。我说的“讲故事”不是骗人的意思,要讲真实的故事,讲出你的企业核心竞争力在哪里,未来目标是什么,市场在哪里,财务规划怎么样,需要融资多少,融资以后会做到什么规模……这些,简要地讲出来。

    于海龙:这方面需要由我们协会来帮助企业完成。

    麦世泽:对啊,现在很多企业不熟悉我们喜欢看什么东西。他们中的很多人爱“写书”,把报告写得很厚,开头就是中国有13亿人,市场很大什么的,这个我们不知道吗?还写它做什么!于是他写了半天,还没写到他的情况。他到底想做什么?他想让我们怎么样?用一页纸说清楚就可以了。

吉林老板感言

结束采访后,于海龙连声感叹:这是一次洗脑的过程。比如麦世泽提到的“一页纸把情况说明白”。于海龙说,如果不是这次交流,以前确实不了解金融巨头们的想法。我们总想着把面上功夫做好,殊不知人家最看重的是内容。而我们却因沟通形式的错误,失去了让对方了解内容的机会。这一点,值得所有吉林企业警醒。

    本报记者 刘昕

(责任编辑: 董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