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东北部发生里氏4.9级地震
巴基斯坦一长途汽车坠谷13人身亡
巴格达市中心两起爆炸袭击死伤人数升至658人
莫桑比克发生沉船事故至少16人丧生
韩国各界吊唁金大中 政府将举行6天国葬
您所在的位置:


患者期待医院担心 预约门诊未推广就遭多重质疑

2009年08月20日   来源:中国青年报

    一项最新的网上调查显示,七成受访公众对“预约门诊”充满期待,表示一旦实行将积极尝试。这无疑是对卫生部近日公布的新规定的认可。然而,医院对“预约门诊”的可操作性却颇多忧虑,认为如果只是行政强硬指派,恐怕难以达到预期效果。有消息称,个别医院甚至已经放话:这只是“搞搞形式”。

    8月5日,卫生部发布《关于在公立医院施行预约诊疗服务工作的意见(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稿要求,从10月开始,所有三级医院都要开展预约诊疗服务。提供此服务的医院不得擅自提高费用,不得与任何中介机构合作,并要规范专家出诊制度,患者在预约挂号时要逐步实行“实名制”。

    患者多拍手叫好

    大医院挂号窗口常年排着大队,这是中国人看病难的一个缩影。卫生部在确立新医改总体框架之后,着手实践中的细节调整。此次的征求意见稿就意在破解挂号这个被称为“就医第一关”的难题,使患者能“提前安排就医计划,减少候诊时间”。

    据悉,今年5月,卫生部曾在扬州举行“预约挂号工作座谈会”,专门调研、商讨如何建立预约挂号制度。与会人员还了解了当地苏北医院的有关做法。苏北医院在2005年就启动了多种形式的预约挂号,此后四年预约服务量飙升近30倍,在当地颇受欢迎。

    《意见》甚至给出了较为详细的预约挂号路径,包括:在起始阶段,可以以医院为单位组织实施预约诊疗,有条件的地方也可以探索若干家医院联合组织建立网络挂号平台;医院要逐步提高预约挂号占门诊挂号、尤其是专家门诊挂号的比例;医院要通过电话、互联网和专门设施等多种形式提供预约机会。

    这些要求给患者就医提供了更多的选择方式,自然也得到了公众较多的支持。一家网站的调查结果表明,医院推行预约挂号后,近70%的人表示希望尝试挂号新方式。另外,27%的人认为预约挂号是未来趋势,早晚有一天会普及。

    一些曾经利用过预约挂号服务的患者也对此表示满意。他们认为,与在门诊大厅耗时苦等比,预约可以节省不少时间精力,提高了就医的效率。在门诊挂号最郁闷的是,你满头大汗排长队终于挨到窗口,医护人员却告诉你:你要挂的那个专家已经没号了!这时候真有欲哭无泪的感觉。预约挂号可以在较大程度上避免这种情况。

    媒体的反应也颇为积极。众多媒体都不同程度地关注此事。有评论说:“卫生部出台的预约诊疗的征求意见稿,对广大患者而言是一个好的消息。”

    不过,现在各地真正能够顺畅地预约挂号的并不多。有数据显示,在医疗资源最丰富的北京市,实际通过预约挂号就诊的患者也不到5%。预约挂号普遍存在电话打不进去、网上注册繁琐、号源较少等等问题。某些中介公司还从中浑水摸鱼,骗取患者钱财。

    医院担心预约挂号难操作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医院和医生绝大多数并不反对预约挂号,但是却对其可操作性以及实行后可能产生的新矛盾表示担心。

    新矛盾之一:谁该优先就医?征求意见稿中明确规定,“原则上预约挂号的患者要安排优先就诊”。对此,北京朝阳医院医务处处长闫勇就有不同看法。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表示应让在窗口挂号的患者优先就诊。“因为很多病人是通宵排队好不容易挂上一个号,不让他优先会很有意见。”闫勇说,改来改去,最后发现还是应该让辛苦的人先看病。

    朝阳医院从1999年底就开始搞预约挂号,形式也是多种多样,特别是口腔科和妇产科基本上实现了百分之百复诊预约。然而,在实践中也遇到了一些问题。比如电话预约,拥堵占线就让病人大为光火,可这又是医院目前的人力物力无法改变的;网络挂号又可能导致号源逐步被商业公司控制。

    新矛盾之二:患者爽约怎么办?闫勇说,预约挂号,不管采取什么方式,随意性都比较大。“病人很可能同时在好几家医院预约,最后只选择一家医院看病,另外几家遭到爽约。甚至有的患者预约成功以后,遇上天气不好或者其他原因就不来了,因为在预约挂号的时候不需要立即支付费用或者只支付非常少的费用,导致爽约率在各大医院都非常高。这对医院的工作安排影响很大。已经预约出去的号,医院必须预留,不能随意挂给现场排队的患者,造成医疗资源的浪费。爽约是影响医院推广预约挂号的一个重要原因。”

    征求意见稿中对患者一方行为的确没有具体的约束,对这种新的契约关系的违背,没有提及处理办法,只是笼统地要求“引导患者主动预约诊疗”。

    新矛盾之三:搭建预约平台的钱从哪里来?征求意见稿中要求:“医疗机构可以通过在门诊大厅设置专用设施、设立专门服务台和服务窗口等形式,向来院患者提供预约服务。也可通过医院专线电话(包括手机)、12320公益电话、互联网等形式提供预约机会。”然而,财力、人力上的投入,医院并不情愿负担。

    解放军309医院门诊部主任何云说,如果只是单纯地开通一部电话,那没什么成本,但这肯定不能满足预约挂号者的需要。“我们每天平均3000个病号,如果要达到卫生部要求的40%为预约挂号,就是1200多人,每个月接线员的人力成本投入就已经很高了。”之前,309医院是和商业公司合作,利用对方平台提高可操作性。

    有专家估算,一家日门诊量在5000人次以上的医院建一个预约挂号平台,预期达到20%的预约率,初期的基础设施加上后期的运营,每年需要500万元左右的投入。如果每家医院各自为政,那么所需投入相当可观。

    因此,医院希望政府出钱建立一个供所有医院共享的信息化平台,理由是可以避免重复建设,也可以统一各方的收费。

    预约能否消除号贩子成焦点

    目前,各大医院都存在“号贩子”群体,他们利用专家号的稀缺性来谋利。这不仅让患者深为痛恨,也让医院头痛不已。预约挂号能否杜绝号贩子也成为焦点问题。征求意见稿除要求医院不得与任何社会中介机构合作开展向患者收取费用的预约挂号服务外,还要求在预约挂号时推广实名制方式。

    只是实名制的效果颇让人怀疑。西苑医院医务部主任肖守贵在接受采访时说:“现在挂号都是实名制,包括窗口挂号也要求实名制,但是并没有杜绝号贩子,总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比如实名制之后需要用医保本挂号,那号贩子就开始不直接卖号而开始卖‘位置’,你只要出高价,就可以让你变成最靠前的挂号者,其实也是变相的卖号。”

    他认为,实名制可能招致患者的不满。目前,很多医院都要求挂号出示身份证和医保卡,可实际上患者不出示,号也得照常挂。“当被要求出示医保卡或者身份证时,有的患者大吵大闹,很容易引起纠纷和冲突。”

    闫勇则提出,在医疗资源紧张的情况下,不管是通过窗口排队挂号还是通过预约挂号,挂号越方便,倒卖号源就越方便。如果预约挂号非常方便的话,倒卖号源的人也会通过这种方式更加方便地倒卖号源。

    也有观点认为,号贩子现象不是因挂号方式不同而产生的,而是优质医疗资源稀缺导致的,倒卖号源早已形成了一个非常系统的产业链,希图靠实名、预约、登记来根除是妄想。 (记者 董伟)

(责任编辑: 史家昌)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