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共中央总书记农德孟强调加强越中友好合作关系
普京女儿嫁给防长亲戚?
伊斯兰会议组织呼吁在中东建立无核武器区
发展中国家呼吁全面改革国际金融与经济体系
保监会修订发布保险公司管理新规:准入门槛提高
您所在的位置: 辉煌吉林60年


岁月留痕

2009年09月18日   来源:中国吉林网

吉林日报 陈雨点

20年前,我大学毕业,满怀着憧憬和梦想走进了省报,梦想着自己能像斯诺那样写出《西行漫记》,像法拉特那样走遍全球,采访世界名人,成为风风光光的大记者。一个月的短期培训后,我无可奈何地被分到了编辑部,当了一名副刊编辑。

每天早晨,我从楼下的收发室取回一大堆信,一封封地拆开,用曲别针把散开的稿子别好,摞起来。那时的来稿都是通过信件邮寄的,而且十之有九是手写,偶尔有一份油印的,也常常是黑乎乎的,一篇稿编完满手墨黑。稿子编好后要填上稿签,标明版别、栏目名称、标题的字体及字号,如无特殊需要,正文都是5号宋体,不用特殊标出的,然后把稿子送到楼下的排版车间。那时的排版车间占了整个报社大楼的一楼,车间有拣字和排版两个部分。拣字那边占地面积很大,一排排2米左右高的木头架子上,一个个铅字按照字体和字号及拼音字母的顺序排列着,拣字的都是女孩,大多在十八九岁。他们左手拿着稿子,稿子上还有个小木盒,右手是一把镊子。每天,她们穿着满是油墨的蓝大褂,在大架子间穿梭,把一个个稿件上需要的铅字拿到小盒里,一般一千字的稿子,一个拣字员要近两个小时。那时,我每天都要去拣字车间,深知那些女孩的辛苦,因为常年这样站着工作,很多人都得了静脉曲张,好在那时一张省报每天只有4块版,如果像现在的报纸,动辄几十版,那还不知道一张报纸几天才能出来。在我最初当编辑不久的一天,编发了一篇杂文,报纸杂文一般是用楷体的,这样的稿子需要特殊标出的,而我却忘记了。拿回小样的时候,我才发现,杂文没有拣成楷体,我只好硬着头皮去找拣字员,那女孩气的跟我大喊“你说改就改呀,你知道得拣多长时间吗?你忘了两个字,我就得拣两小时。”其实我心里也非常难过,因为我的失误,会多付出很多的劳动。这是我20多年编辑生涯中最深刻的记忆之一。

那时,我们一般在出版前一周就要把稿子和照片发下去。一个版的稿子,常常早晨发下去,要第二天才能取回小样。小样是人民日报一块版四分之一那么大的纸条,每张小样上是一篇文章,一块版要十几张这样的小样。把这些小样改好后,按照编版的需要,标明序号,然后在一张大的版样纸上画好版式,连同这些小样发给排版员。排版的大多是男同志,他们要把拣好的文章,一块块地放到一个报纸大的铁框中,多字少字,都要一点点用小镊子拣出排好,有的地方缝子大时,要用各种薄厚不同的锌条塞进去,把版撑住。排好后,把这几十公斤重的版搬到油印的地方,把一张报纸大的新闻纸铺到版上,摇一下几十公斤重的滚子,一张大样就出来,一般这样的大样要打好几张,总编辑、部主任、校对室都要送的。当责任编辑的,要把大样上的错字等一一勾出,送到排版的地方改,有时,需要改很多次,楼上楼下地跑。

报纸上要用的照片都要送到锌板车间,制作锌板,一般都是隔天才能取回来。那种锌板,很沉,是什么原理也不太懂,只知道要用硫酸来腐蚀。锌板和小样装到一个大信封里,一起发到排版车间的,每一天的报纸就是这样在铅与火中诞生了。

1988年的春天,那时我已经快要当妈妈了。每天我编好稿送排版车间,周而复始地工作着,看着报纸上责任编辑的名字,自己也常常有点成就感。

有一天报纸上登了一条新华社电稿:光明日报采用激光照排技术出版报纸。我们大家都很兴奋,有人说,这可好了,用计算机了,以后咱们报社也能上激光照排了。记得当时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同志对我说:“你们能赶上用这好东西,我们是赶不上了。”我赶忙说:“你也能赶上。”其实,我心里很担心他赶不上,那时计算机于我们还是个很陌生、很遥远的东西。自己年轻,岁月还长,肯定能用上这好东西,老同志就不同了,没几年就退休了,只是想安慰他而已。

儿子百天后我回到工作岗位,听到了一个让我惊喜的消息,报社已经买了激光照排设备,正在安装调试。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我们就真的告别铅与火,走上光电时代了。

很快,报社就在编辑部的那个楼层装修出一个大平台,总面积不足原来车间的五分之一,原来四五十人的车间,现在只剩下十多个小姑娘了。平台安上了电脑,那些每天穿着满是油墨的蓝大褂、穿梭在大架子间的女孩们,如今都穿着干干净净的白大褂,在比编辑办公室还干净、甚至说是一尘不染的机房中工作,每天我们送稿子、取大样时,都要换拖鞋。那时的来稿中,已经有更多的打印稿件了,字迹清晰,错别字也少了一些,编辑起来更容易。如果稿签上忘了标字体,只要两秒钟就可以把宋体换成楷体,排版员也不会和你发火了。加个花边,填个插图,一切都变得那样容易,那样随心所欲了。那时我仍然是副刊编辑,出报前两天发稿就行了,也没有小样的概念,直接就出大样,大样改过的一遍二遍样子都很快就可以返回,工作的效率大大地提高了。

2003年,又是我们出报的一大转折,这一年我们开始用采编流程出报了。记者采访后写回的稿子直接打到电脑中,用流程传给部门主任,主任修改通过后发送编辑室,编辑室再把稿件发给排版员,这一切都是在电脑上完成的,连通讯员投稿也都是通过电子邮件发来。再没有编辑跑来跑去,也没有记者拿着手写的稿子送主任审阅,甚至在外地采访的记者也直接可以把稿子发回到编辑中心。

如今,我们已经在互联网上出版电子报,读者每天打开网站,就能清晰地看到当天的报纸,还可以下载自己喜欢的文章,再也不用上街买报,用剪刀剪报纸了。

2001年,报社主办了省里的重点新闻网站,我也从一个报纸编辑成为了网络媒体的编辑。互联网较之报纸有了更快捷、容量更大、更易检索等特点,而且其发展势头方兴未艾,必将成为一种新兴的主流媒体。

共和国成立60周年,我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有幸赶上了后20年。在这20年间,我从一名新闻战线的新兵变成了老兵,从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走到了中年,工作和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20年也是祖国突飞猛进、日新月异的时期,每个人的生活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的报纸每天都在反映着时代的发展,记录着生活的变迁,我们自身也和祖国一起经历了这梦想成真的时代。

(责任编辑: 贾国湘)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