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共中央总书记农德孟强调加强越中友好合作关系
普京女儿嫁给防长亲戚?
伊斯兰会议组织呼吁在中东建立无核武器区
发展中国家呼吁全面改革国际金融与经济体系
保监会修订发布保险公司管理新规:准入门槛提高
您所在的位置: 辉煌吉林60年


响彻吉林的“天籁之音”

2009年09月18日   来源:央视网

吉林人民广播电台 陈育

今年夏天气候多变,事件频发。“甲流”、暴雨、空难、新疆“7.5”暴力事件等等,接连地影响我们的生活,牵动我们的神经,而将这些事件迅速传遍传遍了中国和世界的是谁呢?是媒介和信息。即如麦克卢汉的经典名言“媒介即讯息”。就在这一片丛林蔽天的媒介和信息中,还有一种声音——那是来自遥远的“天籁之音”,它—直响彻天空、响彻大地,也响彻了我们共和国的峥嵘岁月60周年!

她的名字叫广播。

一、广播怎么诱惑了我呢?

几十年来,我一直为自己拥有广播人的身份感到骄傲和自豪。本来,我和广播没什么关系,那是1977年高考前我用命运“赌博”来的——当时父母让我填报吉大、师大,我为了拉开分数线把吉大换成“北广”(现中国传媒大学)。我想北京真是好地方,可“编采”是干吗呢?也许是学女孩子编织毛线活儿吧?就这样,我像赌博一样交上志愿表,转身就走了。结果,从此我“赌”进了广播圈。上大学时,因为教育刚复苏,师资和教材远远不足,再加上自己无知懵懂,到毕业时并没学出真东西。毕业进省电台后,刚写几篇稿子,主任就说,小陈,你写的稿挺用心啊。我说我得学习嘛。主任笑了说,你这新闻咋没有导语呢?我说前边几行就是。他摇摇头说,我看是散文。我的脸顿时变得通红。又过些日子,另一位老主任把我叫到走廊里,露出慈父般的表情说,小陈啊,你在这儿工作舒心吗?有什么困难没有?我说没有,很好,您多帮助我。他说,你是新闻本科生,全台都羡慕你、看着你呢,你应该专心主业,把目光放远一点……这回,我的脸是又红又热了,我听出那话里是关怀、是期望,也是一个长者的教诲和批评。因为我过于痴迷文学创作,有点“不务正业”了。这两件事给我“打击”很大,我想,我怎么让别人笑话呢,本科生拿不出真本事等于抽自己的耳光啊!好吧,既然进了广播的门槛儿,今后就得脚踏实地干广播,一生不悔。

在改革开放阳光的照拂下,我伴随着广播关注新事物、洞察新生活。说我不会写导语么,我就开始仔细读报、看电视,研究导语,渐渐地发现很多导语都是表述、背景等元素,几乎淹没了核心事实。依我之见,导语应当“捞干货”,多一字少一句都要掂量讲究。随后我写了两篇论文《改革文风,剔除“八股”》和《“提骨剔肉”法》,并在刊物上发表、获奖。接着,领导锻炼我采访,我写了《生活是这样美好》、《引泉入村的金凤凰》、《一垄大苞米》、《青春在烈火中闪光》等报道,这下主任点头说,小陈不错,好好干。然后又派我编一档五分钟新闻。于是我动脑筋,想办法,做有心人,在每天读报中发现了十几个“第一”,如“全省第一个文明礼貌月圆满结束”、“长春市成立第一家舞厅”等等,既反映时代的新气象,又折射了改革开放的新成果,节目一播,赢来广泛好评,大家终于对我刮目相看了,各种荣誉接踵而来。最难忘的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和同事们创办了全省第一个专题板块大型直播节目《正午阳光》及另一档节目《边海劲风》;追寻吉林广播成长的轨迹,在纪念建台(1945年)45、50、55、60周年时,我都参与组织、策划、撰写了广播文集《耕耘在沃土》、《永远的广播》、理论文集《广播名家谈广播》以及大型文艺演出活动《时间·空间·回声》、《把爱献给党》等等。特别是在市场经济冲击下,我发现人们的道德、观念、信仰变化很大,便独自创意了“关于现代人的信仰”的敏感题目,然后进行调查采访。我找个体户、大学生、农民、军人,甚至走进般若寺采访了方丈、和尚和尼姑。一天,我来到一个偏僻的工厂,看到七八个工人正在干活儿。我忐忑着走过去,他们笑嘻嘻地看着我,说哪来的,又是来检查工作的吧?我故作沉稳,说明来意,他们好奇地围过来,却讪讪的不说话。我就和他们聊工作、生活、聊老婆和孩子,然后问“你们信仰共产党吗?”,他们顿时愣了,互相看着,不知说什么好。其中一个年龄大的突然反问我,你呢,你还信共产党么?我沉吟片刻,回答说我信。因为,我父亲是一个老党员,我从小就受他的影响和教育。他一直嘱咐我听党的话,跟党走,党叫干啥就干啥。所以,我就信,不信共产党还信什么呢?!我想一定是我的坦荡和诚实打动了他们,他们露出友好善意的表情也足以说明我征服了他们,起码让他们记住这样一种现实:无论社会怎么变,在这个城市里,仍然有很多人是坚定不移地信仰共产党的,其中新闻记者遥遥领先。因为,政治素质过硬是做新闻记者的首要条件。这次采访后,我写了专题录音报道《第二次人生》,播出后反响良好,当年评上了优秀节目。

二、我对广播略知一点儿深浅或者皮毛

我与吉林广播共铸辉煌,但也曾同她承载了许多困苦和压力。市场份额的切割、争夺,电视与网络的逼仄、数字化技术和多媒体的发展和挤压抑或金融危机的影响,都仿佛大山一样负重于广播的肩上,也导致她因为求生图存拼搏奋进而在喧嚣嘈杂的媒体间日渐消耗与喘息。她的落寞、无奈,是由于人类社会进步的神速,是由于中国时代变革的步伐太快,也是由于广播听众在新旧媒体的融合中越来越被牵引、细化及分流。具体说,我是以一个“老广播”近三十年的亲身阅历看到吉林广播走过的艰辛路程,看到了东北地域的省级电台比之京、沪、粤、苏、浙等发达省、市电台存在的“偏差”及“弱势”,甚至看到整个中国广播在传媒产业化道路上艰深探索、努力创新并且屡屡遭遇“瓶颈”与“拐点”等尴尬问题。然而这时候,我和广播一样改变着境遇,从一线退到总编室工作。这是对人生新的考验和挑战,我骨子里始终恪守着本科专业的自信自尊,决不放弃新闻理论业务钻研和学习。为此,台里一些重要宣传、战略以及台领导讲话文章等大多有我参与或撰稿,既履行一种职业道德和责任,也得到专业的深度锤炼。这些年,我发表了《别动了主持人的奶酪》、《吉林广播竞争态势及对策》等40余篇理论文章和论文,并在撰写过程中反复领悟思索“广播不衰”之谜——正如纪伯伦所说,“许多理论都是一扇窗户,我们通过它看到真理” 。

我坚持依偎着吉林广播举步、偕行,于执著和尊严中淡定自若。虽然广播还将逐步被网络广播、手机广播、多媒体广播“蚕食”而式微,而且最近又得知美国《连线》杂志主编克里斯·安德森在考察免费媒体的增长(主要是网络媒体)基础上又预计“一旦免费模式成为现实,竞争对手就会受到威胁,广播甚至电视台长远看来会终结”。但是,我对这种观点却不能苟同,怎么想来想去都觉得这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起码不是我们这一代或者我们这个世纪的事。道理就在于,广播的个性优势尚未发掘到最大化,她的声音(空中电波)独特魅力也未能展示到最彻底、最完美,尤其是改革30年历练、累积的科学发展的丰富经验和成果,使广播更像一个成熟的老者,学会了审时度势、借船出海,以拼生命的热情与血气持续张扬个性的声音、时代的声音、党和政府以及人民的声音,我料定这些顽强而造势的声音一定汇成新的历史交响乐,回荡长空,不绝于耳……不止于此,我还认定广播必须走特色文化振兴之路,这个特色就是广播特色,文化则是大众文化之上的大俗或大雅。比如,东北二人转和小品即是由创作者们从民间地域文化引入到社会主流文化阵营;再比如,吉林广播今年有一档最火儿最激增收听率的节目《晓声长谈》,她彻底颠覆了旧有谈话类节目的模式,主持人完全以“草根”身份与听众交流,语言泼辣直率,敢褒敢贬,净往求助者的骨子里“叨”,现正在全省爆响,也是吉林广播品牌的又一个成功范式,又一次巨大的突破。近日,国务院讨论并通过了《文化产业振兴规划》,这无疑将进一步推进吉林广播改革,激发广播文化的创造活力。

(三)我觉得广播人和广播最需要一种精神上的共同成长

广播沿着历史的长河潺湲而来,像浪花儿一样奔腾。她从人类最古老的口述传播演进为19世纪工业革命的到来,再经历了普斯卡斯、法拉第、赫兹、波波夫、马可尼、费森等伟大科学家们一系列艰苦卓绝的奋斗过程,终于在1906年12月25日,使人类真正实现了广播第一次发射成功!而百年后的今天,当铺天盖地的信息和百舸争流的媒介拼命拥挤地球村的时候,广播竟然持之以恒地成为中国传媒高地上的一支劲旅或一队强军,仍呈以一副社会主流传媒的风姿和气质参入改革开放的时代大潮中来,仍日益坚守并且彰显着自身独特的魅力,苍天可鉴,这是神话?还是奇迹?!

媒介名家、著名节目主持人杨澜说过一句话:“你可以不成功,但不能不成长”。这将成为我和我所供职的吉林广播永久共勉之言,今生受用,一世铭记。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愈来愈沉缅于广播的往昔和记忆,尤其是对伟大领袖毛泽东以巨人般洪亮的声音向全世界庄严宣告(广播)“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的闪光历史片断经久回味,刻骨铭心,永不磨灭。这种穿透历史、穿透时间和时空的声音已经远远超越了广播本身,她那传播新中国诞生的力量与信念,正是生发或昭示着一个古老东方民族的觉醒!……是啊,当我淡定在一种纯真的心境与生活,忽然觉得世界非常渺小,广播又很像一道风景,而每个广播人仅是匆匆过客。我想,我们的世界充满阳光也充满着雨雪冰霜,广播面临竞争挑战也面临着“凤凰涅槃”。尽管我的心力已然衰微、单薄,但我却惊喜地发现中国广播日渐兴隆昌盛,才俊辈出,既有像范敬宜、李希光、喻国明、梁衡等一大批精英学者,更有遍布中华大地的千百万曲身躬耕的专业后续队伍和人才!时至今日,我甚至常常心生某种职业性的眷念或感动,莫名地眷念、感动于身边围绕着广播匆忙劳碌无私奉献的每一件事儿、每一个人,包括那些穷尽毕生心血、老弱年迈、积劳成疾以及英年早逝的同事和朋友们!毋庸置疑,新中国广播成长壮大,是一代又一代广播人青春的缩影,生命的写真;吉林广播走到今天,同样是多少领导多少前辈多少广播人精彩人生的精彩呈现。此刻,我已开始掰着指头计算退休的时间,每天都在“倒计时”中乐与广播同甘共苦,哪怕多知道一点广播新趋势、多学到一点广播新理论,或者为我们广播的工作环境多扫一次地,多浇一次花儿,也是我的快乐和幸福。因为,今生今世,我对广播深怀一种崇拜,一种敬畏!

让我们都以虔诚的心灵去倾听吧,倾听吉林广播,倾听那遥远的“天籁之音”——她将响彻中国、响彻东北,也将永远响彻在我们美好的人生······

(责任编辑: 贾国湘)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