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规定购买经适房契税减半免征印花税
萧山机场因发现不明飞行物封锁 大批航班晚点
渭河支流决口80米 暴雨已致陕西100人死亡149人失踪
长江最大支流汉江上游发生超保证流量洪水
尼泊尔兄弟握手19小时打破吉尼斯世界纪录
您所在的位置:


论加大固定资产投资与转变经济发展方式

2010年07月26日   来源:中国吉林网

杨亚杰

    在处于工业化中期的中国,当前,加大固定资产投资仍然是经济发展的重要推动力量。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是资源与环境向人类提出的客观要求,是落实科学发展观的重要体现,关系人类长期生存与发展,刻不容缓,非转不可。为了落实好吉林省委提出的投资拉动、项目带动、创新驱动战略,必须深刻认识固定投资与转变方式的关系,这不仅在理论上是必要的,在实践上也更有现实意义。

    一、加大固定资产投资是推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重要手段

    经济理论告诉我们:固定资产投资往往表现出外延性发展,但有些时候也表现出内涵性增长。如何做到利用自然与保护自然的统一,一次性使用资源与循环性使用资源的统一,当前的发展与可持续发展的统一,是现代经济发展必须回答的课题。事实上,为了发展要加大固定资产投资,2009年我国固定资产投资224846亿元,同比增长30.5%,发展贡献率达到4.1个百分点。同时,为了转变发展方式,也仍然需要加大固定资产投入。

    自主创新需要加大科技投入。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说到底是人类利用自然世界的升华和高级状态。而这种升华无一不是靠提高科学技术水平来实现的。熊彼特明确指出科技创新是经济增长和发展的“主发动机”。“十一五”期间,全国科技投入占GDP的比重达到2.8%。2008年我省科技投入达到129.7亿元,预计“十二五”末期将达到300亿元左右。这个投入将对我省经济贡献率超过20%,对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作用将发挥得越来越突出。没有科技创新的驱动,经济发展将是粗放的,高耗能的,低水平的,而且也是无法持续的。

    建设战略性新兴产业需要加大资金投入。战略性新兴产业不仅体现出高技术密集型,往往也表现出高资金密集型。“十二五”期间,我省将围绕生物、信息、新材料、新能源、节能环保和文化创意等几个大的方面来谋划和推进战略性新兴产业,要实施30个超过5亿元的重大项目,总投资3005亿元。这些重大项目有极大地成长性和高收益性,将引领吉林经济走上健康、可持续发展轨道。

    生态环境保护需要加大政策性投入。保护环境是转变方式的题中应有之意,也是政府工作的份内职责。环境保护一方面要限制开发,控制破坏,一方面要加大投入,搞好恢复。有关学者指出:“所以存在由来已久的生态环境问题,其主要原因在于缺乏经济发展对环境保护这种更高层次的补偿机制来消除和扭转日益增大的‘环境赤字’”。“一定要在经济发展的份额中拿出最适宜的比例,用于反哺修补和补偿生态系统,最终实现两者的和谐发展。”近10年来,我国先后实施了退耕还林、还草、天然林保护等一系列生态补偿性质的重大生态工程,总投资达7000多亿元,其中用于各种补助性质的支出达3000多亿元。我省也将在“十二五”期间大力开展生态建设与环保工程,实施若干重大项目,加大投资力度。对于生态环境问题,没有投入,就难以做到保护,生产无法进行,生活也无法追求高质量。

    调整经济结构需要加大结构性投入。我国经济发展过程中最大的问题是结构问题,转变发展方式最大的任务是调整经济结构。特别是服务业发展水平低、占比小,发达国家已经达到70%-80%,而我国只有42%。服务业是一个环保产业、低耗产业,是一个国家和一个阶段经济发展水平的重要标志,必须广泛开展服务业跨越工程,建设现代服务业体系。我省计划实施50个重大项目,总投资1380亿元,争取到“十二五”末期,服务业占比达到50%左右。

    其他方面还有一些,如节能减排降耗需要投入;提高劳动者素质需要投入;实现管理创新需要投入等等。总之,加大投入与转变方式不仅不是矛盾的,而且是可以相互推动,相互促进的,各级政府和理论工作者,不要把加大固定资产投资认识简单化、肤浅化、传统化,似乎一提加大投入就会影响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在加大投入工作面前表现的不坚决、不努力、不大胆。事实上,没有增量的进入,我们的经济结构是难以调整的,我们的发展水平是难以提高的,我们的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是难以实现的。

    二、实现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对固定资产投入工作提出了新要求

    应当承认,过高的投资与过快的经济增长速度,有时会表现出与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矛盾性,特别是一般加工业的投资,都需要占用土地、消耗能源、利用自然资源,都会对自然生态环境造成一定压力。国内学者卫兴华指出“增长速度过快不利于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经济超高速增长下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目标是难以实现的”。他主张投资与经济发展都要保持一个合理的温和的速度。因此,问题的核心不是经济发展速度大小或快慢的问题,关键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去发展。固定资产投资也不是要不要限制速度的问题,问题是以什么样的结构去进行投资。再沿袭过去的老模式、老习惯、老做法去加大投资和加快发展,恐怕是无法实现发展方式转变这一艰巨任务了。

    转变发展方式要求我们的固定资产投资不能是追求数量不追求质量了,必须要坚持数量质量并重。传统的工作经验和工作要求是:评价一个地方或某一年度内,谁投资数量最大、增幅最高,就认为这个地方和这个年度经济发展的指标最好,对社会的贡献率就最大,以多少作标准,以增长率论英雄。我们不能简单地否认这是完全错误的,只是可以准确地判断这是不全面的、不科学的,也不是完全符合科学发展观的要求的。我们在坚持投资增长数量的同时,更要注意投资质量,要关注这些投资的领域,分析投资的构成,是否都投入了第二产业还是更多地投向了高新技术发展及服务业上;是否都投向了基础设施方面,还是更多地投向了农业、生态环保等方面。如果不坚持正确的投资结构,只能给未来调整经济结构带来更大的压力,造成更大的矛盾,积累更大的错误,从这个意义上讲,如果投资结构失偏,那就很难促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省委书记孙政才提出:“今天的投资结构就是明天的经济结构。我们选项目、上项目必须有超前思维和战略眼光,绝不能给未来的发展遗留历史问题。有些项目能够立竿见影,但不符合科学发展要求,我们就坚决不上。”这段话是非常深刻的,值得我们深入思考。

    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要求我们既要关注投资率的增长,也要关注投资效果的实现。加强固定资产投资,不是为了投资而投资,而是要追求投资效果,使固定资产的投入焕发出更大的经济推动力量,形成更好的经济效益。2009年全国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224846亿元,占当年全国生产总值335353亿元的69%左右。相比而言,我省去年投资7259.5亿元,占当年全省地区生产总值7203亿元的百分之百还要多。这说明我省固定资产投资的效果还远没有达到全国的平均水平。无效的投入就是资金与物质的浪费,而这种浪费是与转变发展方式的要求不相适宜的,只能给转变发展方式带来更多的负担。

    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要求固定资产投资要坚决禁止上马“两高一资”项目,而且要下决心淘汰落后产能。当前我国钢铁、水泥产量遥居世界第一,不仅给环境带来了压力,也隐含着巨大的产能过剩危险,中央三令五申,严格限制钢铁、水泥、玻璃等六个行业的投资和发展,必须坚决贯彻落实。另外,所有新上项目一律要搞好环境影响评价,凡是可能影响环境、破坏生态的项目一律禁止开工建设,这应该作为一条高压线、死杠杠,不能突破,宁可牺牲一点速度也不能减少对环境的保护。在这个问题上不能灵活变通,也不能搞“下不为例”。要确立正确的政绩观和科学的评价体系,那些一直关注环境、保护生态的地方和部门,即使经济发展慢一些也要给予充分肯定,做出合理评价。一定要教育广大干部和群众,环境也是生产力,良好的生态也是重要的民生指标,在极度恶劣的污染环境条件下,所有的发展都没有意义,所有的富人都会变成穷人。

    三、实现加大固定资产投入与转变发展方式的统一是经济社会发展的最高境界

    生产与环境存在一定矛盾性。经济学家王福重指出:“世界上不可能没有污染,只要生产就会对环境有或多或少的损害,除非完全停止生产,这是不可能的。大自然天然有一种容纳污染的能力,当然它有个极限,在这个限度内,人类可以进行生产。如果不利用大自然的这个功能,人类的生活改善步伐就要放慢”。这一段话通俗易懂地阐释了人类生产与资源环境的关系,也间接折射出了固定资产投资与转变发展方式的关系。事实上,随着18世纪工业化之后,人类利用自然能力的迅速提高,这个矛盾愈发显得尖锐起来。我们在许多问题上都处于“两难”境地,一方面要加快发展步伐,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一方面又要慎待自然,有序开发资源,保持经济可持续发展。一方面要保持流动性,使金融更好地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一方面又要加大金融监管,防止热钱过多,造成物价通货膨胀。一方面要加大投资,保持就业率稳定增长;一方面又要调整结构,加大科技创新,降低成本,精简劳动力,提高经济效率。一方面要减轻企业负担,降低生产成本;一方面又要坚持谁污染谁治理,保证企业生产不造成环境破坏。一方面要控制房地产泡沫产生;一方面又要大力发展房地产业等等。总之,当今时代发展进入了一个关键时期和飞跃发展时期,同时也进入了更加竞争、更加复杂的矛盾时代,各级党委、政府及企业经营者,一定要善于把这些“两难”问题统一起来,二者兼顾,而不是只强调一个方面,忽略或否定另一个方面,只有实现“双赢”,才能真正立于不败之地,才能使经济发展真正步入良性、健康、可持续发展轨道。

    第一,要坚定不移地以科学发展观为统领,协调处理好一系列具体问题。科学发展观是当今时代我国发展经济工作的总的指导方针,不仅内容明确,主题突出,而且要求具体,是我们开展工作的指导方针。一定要深入学习,全面体会,特别要把握好科学发展观的理论体系,做到真学、真懂、真用。只要是符合科学发展要求的,我们就坚持,凡是违背科学发展观的,就坚决反对。

    第二,必须树立科学的政绩观,不唯GDP论成败。当前影响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突出思想障碍,是盲目攀比发展速度,不顾地方发展基础和客观条件,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也硬要上。我国幅员辽阔,历史悠久,各地情况千差万别,不可能均衡发展,总会有快有慢,有高有低。发展快一点的地方就什么都好,发展慢一点的地方就什么都不行,这不是实事求是的,对科学发展也是非常有害的。转变发展方式,一定要坚持唯物主义,不搞唯心主义,主观世界要改造客观世界,但必须以客观世界为依托,不要相信主观能战胜客观;要坚持眼前利益与长远利益兼顾,不要吃祖宗饭,断子孙路;要坚持发展是政绩,保护也是政绩的观念,给保护生态有功的地方和领导予以鼓励和嘉奖。

    第三,要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始终坚持实事求是这个基本思想路线。许多发展与保护问题、投资与转变方式问题,大多不是什么理论问题,而是实践问题,就是看一个地方的领导能不能够、善不善于坚持实事求是,能不能够、善不善于从实际出发。只要坚持实事求是,我们的经济发展就会有一个较快的速度,我们的转变发展方式就有一个较大的进步。出发点是为了党和人民,为了祖国和未来,而不是为了个人好恶与扭曲的目标追求,就一定能把发展与转变很好地统一起来,一定能把解放思想、改革创新、转变方式、科学发展的客观要求落到实处。

(责任编辑: 王爱童)
 
  用户名 密码   用户注册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