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长白时评>精彩回顾


“下调最低收费”是文字游戏

2011年06月29日  来源:西安晚报

    以五部委的专项清理行动为号角,近来掀起了一股曝光路桥高收费乱收费的舆论高潮,有的高速公路很霸道,比如武汉的机场高速,被曝光高收费了,还说“你可以投诉啊”——当然,也有高速公路开始做出要降价的姿态,比如山东高速公路,该省高速最低收费标准近日下调,执行了11年之久的高速公路车辆最低收费标准由每车次15元下调到5元/车次。

    下调最低收费,由15元下调到5元,看起来好像降得挺多,可细细分析,其实这只是营造了一种降价幻觉。

    仅仅降低高速公路最低收费有什么用呢?有几个高速公路是遵守这个“最低收费”来收费的?比如,南京机场高速的收费被舆论称为天价收费,比起江苏省物价局高速公路每公里收费标准0.45元超标逾50%;而南昌的机场高速堪称“史上最牛”,超过标准250%,10公里的机场高速就收15元,而且是双向都收费。

    其实,“最高收费标准”才是约束收费的,可惜,没有设定过“最高收费标准”约束路桥收费,标准完全掌握在高速公路管理者自己手中。所以,山东高速集团就表示毫无压力了,他们接受采访时说:此次高速公路车辆通行费最低收费标准的调整,对该公司通行费收入不构成重大影响。意思就是说:我们该怎么收还怎么收。

    这个现实提醒我们,清理行动必须是彻底的。到期了的,就必须停收,没有到期的,必须严格限定好收费期限,不符合标准的,必须降低标准。而且,要对“收费标准”进行严格的限定,一方面制订一个合理的标准,另一方面,对违反收费标准的行为必须严惩,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违反就违反了”。 (曹林)

(责任编辑: 王爱童)
 
  用户名 密码   用户注册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