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长白时评>热字·话题


“桥坚强”的启示:别让权力绑架科技

2011年07月25日  来源:山西晚报

    杭州钱江三桥引桥塌了。距离它建成通车不过14年。但是与它同处于钱塘江上的钱塘江大桥,74年来屹立不倒,被网民热捧为“桥坚强”。由茅以升所建的钱塘江大桥,设计寿命50年,已经超期24年,且从未大修过。钱塘江大桥是按照20公里的时速设计的,设计荷载铁路面轴重50吨、公路面15吨。目前在这座桥上,动车可以跑到时速120公里,40吨、甚至60吨重的汽车也在桥上跑。(7月24日新华社)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桥坚强”的“我自岿然不动”,给目前很多连豆腐渣都不如的工程打了一记响亮的耳光。不知道这一次为工程质量百般维护的专家们又作何解释,是引用晦涩难懂的数据理论施放烟幕,还是带来耳目一新的包袱笑料娱众之乐,不管怎么样,在已经到来却可能还未结束的“塌桥季”中反思“桥坚强”的意义,都是“必须的”。

    表面上看,近期发生的几起塌桥事故背后都有隐约可见的腐败问题,而且,都牵涉政府官员,可是,如果只把事故归因于一句“工程领域的权钱交易”显然是不够的。因为,即使施工方存在腐败问题,仍然很难解释工程建设中的监理、建设后的审计、监察等其他环节的不察甚至形同虚设。

    每次出事后,专家们尽可以“稳坐中军帐,当起诸葛亮”,从技术层面解释是这里偷工减料,还是那里设计不合理。可是,“桥坚强”的存在告诉我们,不论是施工难度还是技术把关,我国的科技人员是完全可以胜任的。既然如此,那在事故发生之前,从建设目的到工程设计,从预算编制到工程监理,这其中的每一个环节是否都经过了科学的证明和充分的讨论呢?设计人员、技术人员的意见是否得到了尊重和采纳呢?

    被工程界常常引为前车之鉴的一个案例是三门峡水利工程的尴尬境地。2003年秋,陕西渭河下游5年一遇的小洪水,导致50年不遇的大洪灾。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双院士张光斗与水利部前部长、全国政协前副主席钱正英对此发言:祸起三门峡!三门峡水电站是个错误,理当废弃。张光斗认为,三门峡水利枢纽为了发电,水库的蓄水水位常年保持在较高水平,这使得上游地区特别是陕西的渭河流域,泥沙淤积严重。其实,当初建设三门峡水利工程时就不乏反对的声音,水利专家黄万里就曾指出,三门峡的规划违背了水流必然挟带泥沙的自然原理,破坏了河沙的自然运行。可叹的是,这种呼声被漠视了。

    可以看出,工程质量安全能否得到保证,与决策和监管过程息息相关。在权力指向和科技诉求发生矛盾之时,政府部门是利字挂帅坚决上马,还是察纳良言修改规划,是权力通吃资本收买,还是重整方案三思后行,其实已经为一个工程的生命走向预设了伏笔。

    我们相信,科学技术只有不再顾盼权力的眉高眼低,不再为权力的“GDP钱景”所绑架,才有可能为从技术上建起一道工程安全的屏障,它才能和存于良心的道德屏障互为表里,遏制“桥垮垮”“楼脆脆”的发生,避免出现“献礼之后准现眼”的悲剧。(赵清源)

(责任编辑: 王爱童)
 
  用户名 密码   用户注册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