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长白时评>观点交锋


千万存款被偷转,内部监督靠不住

2012年05月16日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沈阳储户赵文(化名)女士在某银行辽宁省盘锦市兴隆大街支行存入1000万元存款,在存入时即被转到某银行其他人的账户上,将钱转走的人竟是该支行行长。不知情的赵文一个月后去取款,发现存折内仅剩一元钱。赵文目前已向当地法院起诉该行,该行也已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支行行长被刑事拘留。(5月15日《中国青年报》)

    这样一起数额巨大的金融案件,所暴露出的问题重重,譬如在不合理的激励机制和过大的存款考核压力之下,银行“揽储”现象普遍。但是,任何机制和规章出台,都无可或缺地要配套监督机制和措施,在某种机制和规章下出了问题,固然有机制和规章本身的原因,而与其配套的监督机制必然也会同时出现漏洞,两方面缺陷与漏洞叠加,才会让事件惊人。所以,从普遍意义出发,就这起事件,更需要关注银行的监管漏洞。

    众所周知,作为垄断企业,银行的监管自成体系,而且基本上是在内部封闭运行。这种监督体系貌似庞大扎实,却存在根本上缺陷。在当地公安机关已经证实涉案支行行长被刑拘的前提下,某银行盘锦分行纪委书记称:该支行行长已经被银行强制休假,银行监管是否存在漏洞,“现在还很难说”;该支行行长是否有违规行为,还没有确定;银行只有等到司法机关查清事实后,才能给储户一个交代。行长业已被刑拘,而在银行内部的监督体制中却还不能确定其违规,足可见这种监督的“保护主义”色彩以及监督体制的形同虚设。

    事实上,银行关于支行行长的监督,还有一套制度体系。譬如涉及大额汇款,支行行长级别可以授权1000万元,但是,除了客户需要出示相关证件等,还需要包括经办柜员、复核员、授权员3名银行工作人员同时办理。在这起案件中,银行授权人员均是支行行长授意的该行工作人员。换句话说,在这个层面,对银行行长的监督已经不复存在。表面上,银行在内部构建起了一整套监督制约机制,但实际上,这种监督更像是存在一个“黑洞”的监督,监督之效用在其中到底能发挥到怎样的程度,谁也看不清。

    由此推及其他垄断企业,所谓监督无不是内部封闭运行,形式上缜密严谨,但在实际运行中却有形无力,而垄断体系之外的各种监督力量,只能在外围仿佛隔空喊话、隔山打牛一般游弋。

    是以,如何完善对垄断企业的监督,引入体制外监督力量、让作为根本意义上的出资人——公众有监督权,是当前亟需思考与构建的问题。一起银行大案再次表明:不受监督的权力绝不会让人放心;而且,仅靠内部的自我监督远远不够。燕农

(责任编辑: 王爱童)
 
  用户名 密码   用户注册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