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长白时评>观点交锋


“非法营运”认定,应拿捏好分寸

2012年06月08日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正义不是附会的法律理解,也非粗糙、僵化的执行。只有执法能“韧性与弹性兼备”,才有“看得见的正义”

    近日,江苏泰兴的潘先生送亲戚去南京机场,到目的地后亲戚为表谢意,留下650元过路费、油钱。此举刚好被稽查人员看到,认定潘先生“开黑车”,罚款8000元。对此,交通运输处回应:潘先生无营运资质,有收费事实,执法程序合理。(6月8日《扬子晚报》)

    制式不一样,认知也就不在一个频道上:对于“收下亲戚的钱”,潘先生觉得,只是人情送往;管理部门则一口认定,它属于“开黑车”,并祭出8000元的高价罚单。共识破裂,想法对峙,最好的“平衡木”当是法律。

    “开黑车”,蒙垢已久,于法不合,已是社会共识。所以,对黑车从严整饬,是强化监管的题中义,也是对市场伦理的重申。但打击黑车,也当循守规则。若执法逾越边界,可能带来误伤。“钓鱼执法”,就是执法失序的例证。当执法异化成取巧式的枉法,势必自伤公信。

    开私车送熟人,本是“走自己的路”,只要没“踩着别人的脚”,谁也管不着,法律也无须劳神;但若“熟人搭便车”,沦为金钱交易,则难逃非法营运之嫌。这恰是该案的纠结所在:笑纳亲戚的“心意”,算是法律意义上的“交易”吗?

    或许,若潘先生“识时务”,在紧要关头,断然不会收下650元。就算亲戚的“不成敬意”,再怎么盛情难却,他都会三思后行——权衡“芝麻”和“瓜”的轻重,再作定夺。亲朋好友的酬劳,却之不恭,但总比做“倒霉熊”好。

    涉事部门言之凿凿,潘先生“开黑车”有事实佐证:他没营运资质,收钱又属实。言外之意,盖棺定论,是因其符合“非法营运”的认定标准。

    只是,当司机和“乘客”是熟人关系时,给钱不过是“还人情”时,还能称其“营运”?侄子麻烦了舅子,过意不去,于是“礼尚往来”一番,恐怕是只关人情、无关营利。当交易的意图无存,强按上“营运”的罪名,或是欲加之罪。事实上,“给钱”与交易有数步之遥。

    既然亲戚关系的证据链分明,那潘先生为何要被扣上“开黑车”帽子?交管处称,这不在黑车界定的考虑范围内,若执法存偏差,必会让法律形同虚设。“维护法律威信”的初衷固然可嘉,可当礼赠被说成“交易”,治理的边界“扩充”,执法也变得冷冰冰。

    法理落地,须避免与权钱瓜田李下,但不应远离人情考量、伦理平衡——这,也许正是当地管理者的认识误区。若割裂人情帮扶,将搭人装进“非法营运”的筐,难免造成情感内耗。更何况,像专家所说,“非法营运”要综合分析,如路途成本核算、黑车平均价码等。贸然下定论,或“殃及无辜”。

    正义不是附会的法律理解,也非粗糙、僵化的执行。只有执法能“韧性与弹性兼备”,才有“看得见的正义”。“法律的生命在于经验”,也包含了考虑公序良俗的意义。基于此,“非法营运”的认定,应拿捏好尺寸,摒弃“有罪推定”。佘宗明

(责任编辑: 王爱童)
 
  用户名 密码   用户注册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