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长白时评>热字·话题


“女娲遗骨”为何会横空出世?

2012年06月12日  来源:华西都市报

    根据北京大学C14同位素测年,成人头骨为6200年前的测定结论,以及明代当地人的墨书题记,日前在山西吉县人祖山娲皇宫女娲塑像下发现的“皇帝遗骨”,可能属于传说中史前“三皇时代”的“娲皇”遗骨。(6月10日《新快报》)

    尽管采用了同位素测年等实证考古办法,尽管有权威人士如国家文物局原副局长张柏等23位考古、历史、神话、民俗专家考察形成的共识,但发掘一个神话人物的遗骨,让人一时难以接受。一个远古洪荒时代的历史人物,因对远古人类认知的有限和文书记载的纰漏,早已被误解。流传至今,娲皇圣母不过是母系氏族社会的象征。

    且不说娲皇圣母是否真实地存在,但细细观察此次“重大考古”的前前后后,总会发现“娲皇遗骨”背后所隐藏的经济密码。然而,在山西吉县人祖山,却仅根据当地人的传说以及人祖山女娲塑像,就坐实了“三皇时代”的“娲皇遗骨”。

    倘若仅仅是对过去历史神话的文化考究,也就罢了。可在当地尚未对外界公布这一“重大发现”时,就已经紧密盘算起了旅游开发。新华社报道此事时,配了一张专家论证会议图片,上面有一条横幅“人祖山考古文化旅游开发鉴评听证会”。由此可见,所谓的“娲皇”遗骨,又将成为当地带动旅游发展的一个重大由头。这就如同当年曹操墓真假之辩时,人们所发出的质疑声音,想让曹操来,曹操肯定会来。

    近几年来,几乎全国各地的政府部门都在削尖脑袋抢占历史名人资源,有些甚至已经到了争夺虚拟人物的地步。可在几乎所有的名人故里的争夺战里边,地方政府均摆出了一副功利至上的姿态。其中,“文化搭台,经济唱戏”被地方政府毫无保留地接受,并成为指导他们行为的内在逻辑。

    恰恰在这个过程中,一些文物专家忙于抢救文物之际,一些专家却频频现身于文物开发现场,要么为文物遗址乱作背书、涂脂抹粉,要么为旅游开发歌功颂德、奔走帮闲,失去了作为学者的独立判断和身份意识。而这种学术和权力的联袂唱双簧,直接导致了功利主义在文化领域的盛行。有利可图,便盲目追求,哪怕是虚构的神话人物,都要变为筹谋;反过来,若文物成了政绩冲动的“路障”,他们会一推了之,就像大理1300余年的古城墙。当文物经济的马达已经发动,利益车轮就难以阻挡。此时,所谓的娲皇遗骨,终究只是被消费的文化器物而已。(马想斌 原题:功利逻辑主导的娲皇遗骨发掘)

(责任编辑: 王爱童)
 
  用户名 密码   用户注册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