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长白时评>观点交锋
内容加载中……


“港式医院”对医改的启示价值

2012年08月20日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最大启示价值是调整、明确了医患双方的心理预期,并由此为改善医患关系,打开了一扇明亮的门

    7月,由深圳市政府投资35亿元兴建、深港双方共同组建团队管理的香港大学深圳医院正式试业。根据深港双方合作协议,港大深圳医院将坚持公立医院属性,保障医疗卫生服务的公益性。医院因致力“政事分开、管办分开、医药分开、营利与非营利分开”而备受瞩目。(8月19日《人民日报》)

    就像南方科技大学筹建之初一样,港大深圳医院的试业,在迎来叫好声一片的同时,也将被围观、解读并且寄予改革带路人的厚望。在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围观解读之中,“看病预约,‘打包’收费”“先全科,再专科”“全员聘用制,最高年薪达百万,收红包即被开除”等等,都会是相当精彩的看点。但统而观之,港式医院的最大启示价值是调整、明确了医患双方的心理预期,并由此为改善医患关系、平复暴戾的医患心理,打开了一扇明亮的门。

    这种调整和明确是双方面的。之于患者方面,看病预约,每天300人次门诊预约量;先全科、后专科,90%的病患都可在全科门诊得到解决;“打包”收费,包括挂号费、诊金、不超过7天的药物及常规标准检验检查和卫生耗材费用在内,每次130元。这就让患者免除了托关系、找门路看病的心理焦虑,以及对不可预知的医疗费用的茫然与忧虑。如此情势下,患者不再需要送红包,也无需担心过度治疗和大处方。

    之于医生方面,港大深圳医院对红包、回扣等医务人员的灰色收入持零容忍态度,“不收红包”条款被明确写入合同,一旦违规即开除处理,但同时高薪养医,医生最高年薪可达百万元。这种明确的收入预期,辅之“打包”收费制度和严厉的处罚措施,让医生不再贪婪于药品回扣,不敢在患者红包上打主意,从而真正回归到病情处理上来。

    当前的医疗改革,最大的难点在于如何规制既得利益者吸附于医药链条上“吸金”的冲动;当前的医患关系,最大的问题是某些医生从业不端,患者对医生乃至医院存在深度的不信任感——少检查、少开药或被理解成医生敷衍了事;多检查、多开药或被直接怀疑是过度诊疗。事实上,在恶劣和紧张的医患关系中,医生、患者都是受害者。

    究其根本,是医患双方都没有一个明确的心理预期。医生到底要在从医过程中收获什么,以及作为谋生的职业到底收入几何,是没有明确预期的;惶恐的患者到底要为身体不适支付多少诊疗费用,以及如何健康起来,也是心里没底的。我们可以将其归咎为对医疗腐败的打击不力和医患双方信息的不对称,但是却不能否认社会中弥漫的价值混沌和风险焦虑的心理,让一些医生变得贪婪无操守,让一些患者变得焦躁不安。价值混沌与风险焦虑碰撞到一起,显然就会积累矛盾,产生摩擦。

    “好制度把坏人变好人,坏制度把好人变坏人”。当前的医疗改革,亟须调整和理顺医患双方的心理预期,培育“理性平和”的医患心态。因为不能培育良性的医患关系,医疗改革就很难说是成功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港大深圳医院给当前的医疗改革提供了可资借鉴的切口。燕农

(责任编辑: 王爱童)
 
  用户名 密码   用户注册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