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长白时评>观点交锋
内容加载中……


“有偿社工”可以,雁过拔毛不行

2012年09月04日  来源: 工人日报

浙江慈善组织施乐会规定,社工募款可从每笔捐款中最高提成15%作为报酬,近日引起热议,被网民指责是“骗捐”。施乐会对此回应称,这种模式能保证社工筹款的积极性,“有偿社工”与公益慈善应实现共赢。(见8月26日《中国青年报》)

募捐提成,似乎是销售中利益分成模式的嫁接。早在2007年,河北民间慈善组织402爱心社,就曾因从善款中提取7%,而被质疑是“打着爱心幌子敛财”。当指向公益性的慈善与饱含商业味的“提成”扯上边,难免会让公众感到别扭——有偿社工,会不会让慈善变味?

慈善不是做生意,但也并非“零成本”。募捐、管理和服务,都需经费支撑,不可能全由社工自掏腰包。基于此,按比例支付佣金给筹款人员,已成慈善领域的国际通行规则。在我国,慈善组织可抽取10%的管理费,也已成行规。

在此情境下,“有偿社工”无疑是种可行尝试。物质报酬下,社工热情能被激发,而必要的募款压力,又能让社工避免募捐懈怠,更可助推社工的职业化。

但募捐提成可取,不等于可以“雁过拔毛”,让慈善沦为商业买卖,以牟利为旨归。尽管施乐会做到了事先告知,尊重了捐赠者的知情权和“用捐赠投票”的选择余地,但提成还须遵从慈善伦理。其提成比例,应与善款募集成本匹配,而不能随意分肥。

2009年5月,民政部曾明文禁止在公益捐赠中提取回扣,同时也明确了基金会可在接受的公益捐赠中列支公益项目成本,但不得超过年度公益支出的10%。“公益项目成本”,即直接用于慈善践履、挤干利益水分的公益支出。“最高提成15%”,显然高于公益支出的上限,可能会造成负面激励:在高提成利诱下,社工也许会将其视做牟利途径,放松对受助对象的审核,抑或超募。

这并非多虑,在时下慈善信息不透明、运作密室化的语境下,募捐成本是多少,公众无从监督,有偿会否带来慈善的功利,也无从得知。至少从现状看,情况不乐观:社工为“多募多得”,发送募捐信息过频,甚至滥发“垃圾短信”,招来了民众反感。

更何况,施乐会的慈善运作中,“社工”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受过专业训练的慈善工作者,而是热心社会服务的志愿者,其筹款资格与服务专业性,同样存疑。

“有偿社工”可以,但雁过拔毛不行。在慈善发育不成熟的情境中,募捐提成的无序,善款流向的不明,只会灼伤慈善的生命力。佘宗明

(责任编辑: 董杰)
 
  用户名 密码   用户注册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