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长白时评>热字·话题
内容加载中……


禁售“天价烟”拷问烟草暴利

2012年09月18日  来源: 广州日报

卷烟标价或实际零售价不得超过1000元一条或100元一包;连续3次以上违规的,可取消该零售户卷烟统一货源供应……9日,长沙市物价局、长沙市烟草专卖局联合下发通知,要求全市卷烟零售户所经营的卷烟控制在合理价位。

全城禁售天价烟。长沙此举不过是在落实此前国家烟草专卖局的统一部署。自今年4月以来,全国多个地区都在清查整顿高价烟,重庆、新疆等地区明确要求,所有卷烟销售场所不得销售或变相销售每条超过1000元的卷烟。

禁售天价烟之所以获得舆论支持,个中缘由不言而明,从周久耕的“九五至尊”,到陕西大荔贫困县的天价烟,特定的消费群体很容易让人将其与礼品贿赂与公款消费相关联。而事实也往往验证着天价烟的背后,确实躲着一个个“周久耕”。

然而,单从销售渠道禁天价烟,却不从生产、批发的源头环节降下烟价,只会损害卷烟零售户的利益,卷烟生产商自是毫发无损。每一次降低只是降零售价格而不是批发价,每一次价格调整给零售商带来的损失只能由他们自己承担,这种行政干预市场的后果却由零售商承担,似乎难说得过去。

因而,在禁售天价烟的背后,暴露出来的烟草的暴利,似乎更应该引起重视。2300元一条的“红河一道”,5600元一条的西安“好猫”,万元一条的黄鹤楼极品烟……这些天价烟,其实都是暴利烟,而隐藏在暴利后面的则是腐败和权力。以长沙市场为例,天价烟禁售之后,曾经售价高达1500元甚至2000多元一条的香烟已悄然降至千元以内。香烟还是以前的香烟,价格却可以伸缩,概因成本实在太低。中国烟草总公司2010年经审计的业绩显示,每天净赚3.2亿元。而与国外70%~80%的烟草税相比,我国烟草税仅仅在45%~50%。在拷问天价烟之外,或许该考虑征收香烟的暴利税了。(子在渊)

(责任编辑: 董杰)
 
  用户名 密码   用户注册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