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长白时评>吉林媒体


环卫驿站被拆折射民间公益的尴尬

2013-07-17 14:00  来源:城市晚报

                                堂吉伟德

新闻源:7月3日,淮安市清河区新添了几个“环卫驿站”,这里是环卫工人路边的“家”,他们可以在这喝水、歇息、热饭。这个亭子是清河区城管的一个尝试,亭子的搭建和维护不占用政府资金,由热心市民黄先生自己掏钱,会通过卖些饮料、报纸之类的收回成本。最近两天,有细心的市民发现,在汇通市场门口的那个标有“清河城管”字样的环卫驿站一夜间“蒸发”了。(7月16日《现代快报》)

  这无疑是一个情与理的纠结。于情来说,“环卫驿站”的良善之意自不用说,给环卫工提供一个温暖的休息之处,其行为不仅会获得受益者的拥护,也能得到绝大多数人的情感认同。于理来说,公共管理者当然不愿意因为善举而让程序被架空,并因此形成破窗效应。在刚性的规则和程序面前,管理者的坚持自然也有其可以解释的理由。

  短命的环卫驿站的前途如何,现在还很难有定论。搭建“环卫驿站”的热心市民不明白之处在于,何以“半公益”的行为,未能获得特别通行。表面上看,这似乎符合公共管理的刚性原则,以便实现更相对的社会公平。毕竟,不以规矩不成方圆,在“潜规则”盛行之下,公共管理如此具有“原则性”的作为,是在坚守社会公平底线。然而,从现实语境来说,又恰恰折射出民间公益的尴尬——在一个全面而无孔不入的管理体系之下,民间的自发行为很容易与公共管理的要求背离,并导致社会自为被压制。

  2011年,某社会慈善团体在四川石渠县城区小学遭遇拒收捐款。校方称“县里的有关领导不许学校接受来自社会的捐助,只能接受红十字会的”;2013年初,“最冷寒冬”里广西山区小学生穿凉鞋睡凉席的消息引起了各方关注,吉林、江苏、广东、广西等地的爱心人士纷纷捐资捐物,一直声称没有物资来源的当地有关部门却拒绝设立物资接收账户,并要求记者停止呼吁爱心人士的捐助。种种现象表明,民间慈善与官方立场之间总会出现巨大的反差,其间的利益盘算也决定了民间公益的尴尬待遇。

  离开了官方的支持与扶持,民间公益就会面临寸步难行甚至折戟沉沙的境地。按理说,环卫驿站的建设应由公共责任来承担,民间公益行为无疑在为公共管理者分忧解难,其不仅不会面临强拆的结局,反倒会获得大力的欢迎。然而事实却反向而行,对于公益和慈善本身的伤害,也才是令公众纠结和不满之处。一个问题是,在情与理之间何以找不到一个平衡点?何以民间公益与公共管理不能实现默契的对接?又何以不能特事特办实现双赢?

  如果说民间慈善组织亟待突破身份尴尬,民间公益行为应当受到必要的保护,那么透过环卫驿站未批而拆的命运,又不得不让我们重新“发现社会”。行政管理的过于精细而强大,对于社会行为进行了全面的抑制,使得社会自我调整和解决的功能被完全取代。从这一点来说,环卫驿站未批而拆的争议,其实也是国家与社会的关系的探讨。

(责任编辑: 侯薇)
 
  用户名 密码   用户注册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