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中国吉林网> 长白时评>评论文集


修伞骨的人

发布时间 :  2013-12-31 10:11      来源:中国吉林网
 

                               潘玉毅

前些时候,一连坏了两把伞,把伞骨折断了两根,其中一把还是从朋友处借来的,心里很是过意不去,便趁着周末去横河老街找会修伞骨的人,想把伞补好。

凭着儿时的印象,我找到了修伞骨的老人家里,老人却不在。问了邻居,才知道老人过世已经很多年了,附近再没有一个会这项营生的。看我有些不甘心,邻居好心地说:“小后生,算了吧,一把伞能值几个钱?再买把新的不就是了。”确实,一把伞能值几个钱呢?随便走进一家超市,这种伞多到随处可见,花样、款式比这更精美的也应有尽有。但有时,很多东西不是用钱可以衡量的。因为这把伞陪着你淋过风雨,遮过阳光,像一个会呼吸的生命一样与你共存过,如童话里小王子唯一的那朵玫瑰。

我记得小时候,伞坏了,大家一般都会选择去修,不是因为买不起新伞,而是习惯使然,舍不得。农村有句老话:“笑破不笑补。”于是,便有了“新一年,旧一年,缝缝补补又一年”。这在如今看来是很不可思议的,但在从前却是司空见惯。俗话说,破衣好挡寒,破伞好遮雨。没有人会笑话一个念旧且节俭的人。因而,修伞、修床的手艺人在以前很常见。

南方雨水多,伞是家家必备的日常用具,因为常跟雨水打交道,使用频繁,雨伞损坏是常事。有些人家用的是油纸伞,修得就更勤快了。雨天前后,伴随着一声声“修伞”、“修棕绷”的吆喝,走街串巷的修补者便闯入我们的视线……我最喜欢修伞骨的人,他们的手好像能变魔术,手指翻飞间,棕绳、棉线、塑料丝绕着伞骨穿来穿去,三两下就能让你的伞完好如初。许是伞和“散”谐音的缘故,信佛的人家喜欢管修伞叫补伞——修佛的人只希望修出个完满结果,谁会去修“散”呢?因为这重关系,补了“散”的人特别受主人家待见,一碗好茶,几样点心,是必不会少的。

现如今,已很难再看到修伞骨的手艺人了。也不知是不是生活变得富足的缘故,人们对事物越来越缺少留恋,别说一把伞,就连再贵重的物品,只要是老了旧了、烦了厌了,就丢过一边。但凡东西有一点损坏,就要换一个新的;与朋友闹了别扭,就老死不相往来;恋人间有了矛盾,未婚的分了,已婚的离了……似乎,这个世界只有自己最重要,其余的皆可抛却。可是,如果看世界的眼里只剩下自己,这个世界哪还会有什么精彩?

我也向往新的东西,但是我对旧事物充满感情。在我的卧室和书房,存放着许多旧物品:学生时代的照片,曾经写过的信、传过的纸条,陪我一起旅行的背包……在我静默的时候它们常给我安慰,让我觉得生活是何其美好。那些在别人眼里一文不值的东西,对我来说却如瑰宝一般,因为它们承载着我满满的回忆。

吕方有一首《老情歌》,歌里唱:“人说情人总是老的好,走遍天涯忘不掉……”喜欢一样东西,就不该喜新厌旧;喜欢一个人,就应该始终如一;喜欢一座城市,总希望即使当我离去,我还能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当时间成了记忆的碎纸机,我们要学会成为那个修伞骨的人,用一颗灵敏而感恩的心,抚平伤痕,在过往的温存里找寻生活的意义。

 
[责任编辑 :  侯薇]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新用户注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