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中国吉林网> 长白时评>评论文集


淘本好书回家过年

发布时间 :  2014-01-09 14:20      来源:中国吉林网
 

                               潘玉毅

 似乎只是一夜间,年味便重了起来。村子里此起彼伏的鞭炮声隐约可闻,像新春撵着旧一年渐行渐远的脚步,随风而来。

 空气里弥漫着泥土的气息,是鞭炮燃烧后留下的余味。往年到这时,村子里家家户户门上都该贴满对联了,许是因为生活条件改善了,而今人们对年的憧憬和期盼也淡了许多。早上从老祠堂经过,看到灯笼高挂,把两侧廊柱上的对联照得火红火红,依稀还能品出几分年的原滋原味,便不由得笑了。

 这个时代,越来越多的东西被人遗弃,许多传统的习俗、方言我们早已模糊了印象。每每从电视上、网络上看到别人过年时的热闹画面,再想想我们“本土文化”濒临绝迹的尴尬处境,常常不免自卑。

 信马由缰,不知不觉间,竟走到了书店门口。这家书店很有些年头了,也不知叫什么名字,只知道老板与我是本家。它像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从我启蒙之初便已经出现,温暖了我整一个童年。小时候,农村里没什么娱乐活动,除了山,只有书是我不离不弃的伙伴。但那时,在父母的严加管教下,买书对于我来说,无异于一种奢侈。所以,我常常跑到书店去看书,只是看,并不买,但老板从不见怪。他告诉我,他开书店本不为赚钱,只要我喜欢,天天去看也无妨。

 所以,及至上了初中、高中,甚至大学,只要放假回家,我都会去小书屋转转。后来开始写稿子,间或也会用稿费换点自己喜欢的书,当然更多时候是去蹭书看,再后来,似乎也不为看书了,只是想好好回温一下童年的记忆。

 这些年,随着电子书籍和网络购书的兴起,民营实体书店纷纷倒闭,一度被称为宁波人心灵栖居地的“左岸书店”、“新世界书店”也渐次关停了,愈发让人游离的心灵无处栖息。至于传统的各大书店,也不知从哪一天起,教参、公考书籍和部分畅销书的影子开始占据人们的眼球,把这片精神世界弄得“村不村、寨不寨”;而这家小小的书店却像一棵顽强的小草,固守着诗意的领地,除了文学书籍一概不上架,一度成为我最乐意驻足流连的地方。

 推开书屋虚掩的门,斑驳的油漆落了一地,像岁月踏过留下的脚印。书店老板见是我,笑着说:“又来看书啊?” 我低头嗯了一声,他见我不说话,又道:“要是看见喜欢的就挑几本吧,送你了——明年我女儿接我去杭州住,这书店也要关了。”

 不知为何,听到这话,我竟有些感伤。与店主闲聊片刻,翻到一本止水先生校注的《黄仲则诗选》,有种莫名的欣喜——因为那是我走过十几座大城市也不曾找到的古籍。

 出了书屋,转身回望,它像是一个老得走不动路的长者,正慈祥地目送我走远。此时,耳边窸窣的鞭炮声开始密集起来,村里的老人们开始为新一年祈福了……

 
[责任编辑 :  侯薇]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新用户注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