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中国吉林网> 长白时评>图片新闻


《百年家国》:私房记忆的公众情怀

发布时间 :  2014-01-13 15:21      来源:中国吉林网
 

王奎龙

餐饮市场上流行的私房菜,如果可以称为现代人们物质食粮之亮点的话,我跨年之际读到的《百年家国》,可谓别具特质的精神食粮,为图书市场增添了一抹亮色。

特质即在于它的私房记忆。

书中所展露的是一个家庭的历史回望,是三代人脑海中记忆片段的精选。这种展露是原生态式的,即便是经过必要的文本编辑,其文字也恪守着一五一十、原滋原味的准则。这种展露是传承式的,不在今时今日妄说从前,全书严谨遵循家庭变迁历史脉络,像一部时光传送带,将那些可贵的片段呈现在读者面前。这种展露更是私房式的,其文字娓娓道来,读之就像听一位同事讲他八小时之外的苦与乐,就像听一位新邻说他搬来前的那些年、那些事,亲切之余,作为倾听者的那份“被信任”,是阅读中油然而生的绝妙感受;书中照片,一如你我自家影集中的某张,一下子会点击到心头那块最柔软的肉肉上,已经沉淀甚至几近忘却的某一天,突然变得清晰起来。

作者姓唐,书里说的是人老唐家的事儿,但读完我就恍然觉得其实俺们家应该也不简单,也会有伴随时代一起律动的悲怆、欢乐与传奇。这,就是家庭记忆私房性及其分享带来的共鸣感吧。

《百年家国》私房记忆的公众情怀,凸显于是。

百千年来,国人擅长写、善于评的多是帝王将相史。老百姓的渺小,体现在历史典籍中,更似流沙。如今忙碌奔波的现代城市里,更没多少人觉得自己作为老百姓的亲身经历就是历史。本书恰从小家庭对大历史的参与、交汇、分享和认同角度,一笔一笔“复活”了祖上两百多年前从山东逃荒到冀东迁安,至作者生于重庆、童年北京、迂居大连的足印。这期间的家业故事、缠绵悱恻、回黄转绿、拒绝蹉跎,是一家人的,也是一家家人的。

作者唐浩,是我工作关系结识的同行、前辈和忘年交,作为媒体人和电视工作者,他用睿智的文字书写自家,折射国家,其视角也有着鲜明的媒体化特点,笔法有着电视纪录片的风格。全书从一幅在唐山大地震中弄丢的太爷肖像画引开,第一章起笔定格在1966年8月北京中央乐团家属宿舍手忙脚乱疏通下水道的老少邻里,一章章顺次,“碣石山下”、“江擦胡同29号”、“在广阔的天地里”、“深寒”……阅读中能充分感受到这部记忆文学的活灵活现,不亚于看一部优秀纪录片,不亚于看一部精彩影视剧。因为,真实历史就是这样存在于每个中国人的日常生活里,存在于祖辈父辈、你我他的个体记忆里。从家庭角度写史寻根,不能简单视其为怀旧,而是对并不遥远的历史心生思索,留存不应被时代洪流淹没的每一个坚强个体。

记忆有益,重拾不易。

曲水流觞一百年,曲折辗转忆百年,作者为完成创作,把酝酿已久的写作冲动转换为脚踏实地的举动,沿着祖辈、父辈和自己曾经走过的路,重新跋涉了一回。后记中他为此感怀:“这一过程虽然十分艰苦,但站在今天的角度回望历史,内心充满了温暖和希望。”

出于知识分子的公众情怀,虽是私房记忆,作者却做到了竭力客观地以家族史料还原民族历史。这种负责任的态度在作者提供的21本参考书目中可以窥见:《1901,一个帝国的背影》、《唐山警示录》、《中国民生六十年》、《古城瀚海》、《迁安民俗文化》以及剑桥版中国史书,这些或公众皆知或窄众才知的资料都成为了作者写作时的参照坐标。难怪读者在不少网上书店留言评论称“深度作品”、“小即是大”、“好书点赞”了。

胡适曾说“贤者识其大者,不贤者识其小者”这两句话是中国史学大仇敌。当主角不再是史上大英雄和大人物,而是最平凡的亲友和最熟悉的自己,《百年家国》便成为一本有益、有趣、有劲的书。我从2013年岁末读到了2014年春节前,汲取了书中营养,积攒了新年里奋斗的力量。

 
[责任编辑 :  侯薇]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新用户注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