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中国吉林网> 长白时评>图片新闻


回家过年,幸福的负担?

发布时间 :  2014-01-24 14:40      来源:央视网
 

                               邓海建 

最近,记者抽样调查100位不同身份回家过年的在京务工人员,有五成受访者表示,回家的预算已经达5000元到10000元,甚至还有3万多元的。四成人表示,回家的花销已经成为“团圆的负担”。(1月22日《新京报》)

西窗梦故园,逢春雁归飞。时序在年底,思乡心切。俗话说:“有钱没钱,回家过年。”过年,是大多数中国人年末期待的“大事”。虽然伴随着熬夜抢票、挤在旅途等金钱成本、时间成本,多数人还是备好年货、行李,掰着指头算还剩几天就要回家。只是,在列车轰鸣的春运大幕下,确实也有不少“候鸟”因为成本而选择留下,或者囿于成本而担心着归程。以珠三角为例,1月17日,佛山市人社局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预计将有53.2万名异地务工人员留在佛山过年。日前,某打工网站发布“2014年春节基层打工领域调查报告”,681份佛山样本,近三成务工者留守的原因是回家成本太高。

如果说以上调查还较为感性,那么,下面这些数字,足以成为过年成本的时代铁证。过一次年,人们到底要花多少钱?日前,在支付宝发起的“晒过年成本”的投票调查中,有接近一半的人花费超过了4400元(2013年全国“最省钱”的河北省的支付宝年人均购物金额),而有3.8%的人花费甚至超过了全国“最剁手”的上海市的支付宝年人均购物金额。7天花费超过一年败家,难怪有人称春节已经变成了“春劫”。

通胀的压力,水涨船高的生活水平,都足以压垮思归的心。尤其是人情债的负担,让不少人发出了“不敢回家”的感慨。这群被称为“恐归族”的人们直言,过年不仅动辄花费上万元的“人情消费”,还不得不忍受亲戚朋友在收入、婚姻、成绩上的“攀比”,用网友的话说,“临近春节,一年一度的赚钱PK大赛即将开始,评委有各个村村民、七大姑八大姨、同学老师,以及包括丈母娘那边的村民。‘鸭梨’每年都大了啊,越来越大了!”

过年成本,一方面是甜蜜的负担,今日早已不复“父母在、不远游”的传统,但户籍等制度藩篱下,家在城乡的两端,事业与尽孝可能确实难以两全,这个时候,以金钱赎买的方式表达对父母亲朋的爱,也是自古而然的事情;但另一方面,逐年看涨的支出,确实有盲目攀比的成分在,虽说人情总在于“往来”,但涨势过快,确实也容易成了不能承受之重。当然,看得见的成本与看不见的机会成本之外,还有情感心理成本,譬如“混得不好,不好意思回家”、“没对象,怕父母唠叨”等,也让不少年轻人近乡情怯。

当然,关于回家过年的成本,还得秉持两个基本判断:一者,必要成本与过重负担是两个截然有别的概念。不能将路费云云,都一股脑计算在过重负担里。过年或者不过年,回家总要花钱。二者,回家过年,是中国的传统文化与习俗,千百年情感积淀,千万里秋水望穿,很多事情,并非物质成本或心理负累可以计较。正因如此, 武汉工程大学大二学生于键才计划了一个月,决定从武汉徒步回老家山东淄博,走107国道,路程1000公里,约需15天。

世间的乡愁,是一张最是难买的单程车票。这几天,网上用一张展示母亲与儿女对话回家的9个QQ表情图,引发了网友们的疯转和狂赞,不少网友看得眼眶湿润。是的,我们纠结于回家成本,我们计算着过年支出,但再难再累、再苦再烦,还有什么比团圆更温暖地催促我们往回赶呢?

 
[责任编辑 :  侯薇]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新用户注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