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中国吉林网> 长白时评>长白时评


文明祭扫、感思孝道、传承美德方是清明

发布时间 :  2014-04-05 16:02      来源:光明网-时评频道      本网微博 :   
 

 

虽然“正清”未到,但是许多市民依然利用周末假期,冒着小雨提前来到墓园祭扫。大多数市民选择“文明祭扫”,用鲜花和音乐代替了焚烧纸钱纸币。同样,合罗山墓园也少了些烟雾缭绕的景象,在鲜花的点缀下,显得空气更清新,树木也更翠绿了。(《珠海特区报》3月31日)

清明祭奠先祖,一改以往的焚烧纸钱纸币等的习惯性做法,更多的人选择了用鲜花和音乐祭奠先人,不仅显得文明和清爽,而且让空气免于污染,更少了山林着火的危险,一举多得,值得欣慰。

和焚烧冥币的浓烟、震耳欲聋的鞭炮、喧嚣的祭祀相比,安静和文明的祭扫显得特别难得。安安静静地来看望祖先,不要惊扰他(她)们的灵魂,才是对逝者最恰当的尊重,也是表达敬仰的姿态。

清明本身就是清淡明智的意思,清亮、平淡、淡泊才是清明节的基本礼仪。《论语学而》有言,“曾子曰:‘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意思是说要谨慎地追念前贤,而只有静静地追思才能达到谨慎的意味,才能在安静的心绪下产生追忆的灵感和智慧,才能体悟出点点滴滴的生命感叹和感动。

面对已经逝去的生命,我们最先能够体悟的是养育之恩,从呱呱坠地到长大成人,寒来暑往,时光荏苒,没有先辈的精心供养和呵护,要长成七尺之躯谈何容易。先辈们为了晚辈们的茁壮成长,呕心沥血,孜孜不倦,家族的香火就在岁月的更迭中代代相传,我们能够感受到的除了欣慰、幸福就是感谢和感恩。

在静谧的追念中,我们难免会感怀,因为每个人一生中,都有过叛逆、偏执、倔强,而在当时的那个年龄与父辈结下了隔膜,造成了误解。如今逝者如斯夫,我们为此向之忏悔,反思过去,是为了当下和明天我们不再犯相同的错误。

清明寄托哀思与缅怀,也是中国孝道文化的内涵与礼数。《论语》古训说,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则以喜一则以惧。想起来一方面当然高兴,如果高堂犹在,正在享受儿孙满堂的天伦之乐,当然高兴,可是另外一种心情,是一则以惧,我们到底还有多少时间可以去尽孝呢?自古以来,在草野民间,上演了多少“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悲怆故事,成为千古遗恨。尽孝要趁早,生死无常,要尽量避免后悔莫及的境地。

孝道的另一个内涵是推恩及人。在与人相处中,应推己及人,推恩及人,使孝道得以升华。既尊敬热爱自己的父母长辈,也尊及他人的父母长辈,“慢人亲者,不敬其亲也”。将“亲情之小孝”转变为“社会之大孝”, 这才是一种大孝,是中国孝道的最高境界,也是清明节慈孝文化回归的大主题。

当代社会,家庭小了,故乡远了,父母成了子女思乡梦里的一道风景。面对社会转型,时空转换,在清明节这个蕴含浓浓亲情味道的节日里,我们感恩生命,感恩岁月,感念先辈,追思孝道。当下最该树立的孝敬之道是:对长辈应该做到三养:养父母之身,养父母之心,养父母之志,不但让父辈们衣食无忧,而且要顺应父母的心,给父母创造丰富的精神生活。

记得一个城市的火葬场写着这样的规劝语:亲人们,逝者已去,擦干眼泪吧,对于逝者最好的怀念,就是将他(她)生前最优秀的品格发扬光大。让我们时时在“后清明节”时追忆先人们的美德,感念先辈们的艰辛,我们自己对于先人美德的传承才是献给清明节的最温情的感恩和孝道。(魏青)

 
[责任编辑 :   姜春起 ]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新用户注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