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中国吉林网> 长白时评>焦点话题


社会抚养费征收存续需要倾听民声

发布时间 :  2014-11-25 09:33:06      来源:中国吉林网作者:本网微博 :   
 

  11月24日出版的《中国青年报》在所作出的报道中说,国务院法制办公室11月20日发布《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条例(送审稿)》,公开征求意见。这意味着,饱受争议的社会抚养费将会有重大变革。不过,中青舆情监测室却发现,网民对此并没有多少叫好声,反而发出更多的追问和质疑。条例会不会胎死腹中,真的不好说。

  自2002年版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颁布实施以来,我国计划生育就在难上加难的社会生态环境下摸爬滚打。人口猛然增长的势头虽说有所遏制,但干部和群众付出的代价也相当之高。为了严格控制人口增长,很多基层干部走千家访万户,苦口婆心地搞宣传、搞疏导、搞落实,其中不乏闹僵关系、伤害感情等后果不好的例子;为了征收社会抚养费,很多基层干部采取一些得罪人不留后路的办法豁出去完成任务,其中不乏违法违纪、惹怒群众的现象。

  至于在实行社会抚养费征收“收支两条线”的制度和机制方面,更难说有什么经得起审计检查、群众监督、法治拷问的实际效果,那些玩弄专款不专用、挪用私用、“贪占搂报”等鬼把戏,热衷于搜刮民脂民膏的持权者、执法者,至今可能还在潜伏,企图侥幸过关。征收上来的社会抚养费有多少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把钱用在了刀刃上,有多少被挥霍浪费掉,见怪不怪、养痈遗患,又有多少是老实的超生户交纳的,而那些强硬超生户却逃之夭夭?

  事实从反面告诉人们,12年来社会抚养费征收办理办法的贯彻执行,基本都是“梨蛋子挑软的捏”,显失公平。而征收上来的超生户血汗钱,在一些地方根本经不起法治、良心的检查,可谓猫腻甚多、漏洞百出,可谓一塌糊涂、稀里哗啦。今年7月29日,新华社“新华视点”曾作出报道称,地方标准不一、弹性空间大、未下达决定书即征收社会抚养费、高收入人群“超生”罚款无法可依,未完成考核任务借款垫付……广东当天公布的关于全省24.52亿元社会抚养费的最新审计报告,再次暴露了社会抚养费征收中的“怪现象”。

  这本糊涂账,在广东有,在其他省区市也有,只不过是程度轻重有别而已。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明确规定,以当地居民年人均收入为参考基准,结合当事人的实际收入水平和超生的情节,确定征收数额。具体征收标准由省区市规定。尽管如此授权,但就全国而言同孩次超生,却有着千差万别的不一样的征收额度,这本身就没有说服力,执行起来必然畸轻畸重。比如:各地征收社会抚养费的标准区别很大,经济发达地区高、经济落后地区低。综合各地标准,超生一孩一般为其年收入的2至8倍,弹性空间非常大,超生两孩则更有弹性,上海是3至10倍,而北京等地则是6至20倍。即使同一城市,城乡之间、不同区县之间也不相同。

  由于征收社会抚养的标准不统一,或没有底线限制,结果给基层干部留下了很大的“运作空间”,出现了社会上流传的“同孩不同价”的乱象。比如:基层干部个人可以拥有“自由裁量权”,嘴上会气大于法治,“按规定应交10万元的,找人送礼说说情,就只交5万元了。”很显然,这样征收社会抚养费如同豢养了一只只“苍蝇”,甚至让“苍蝇”变成了“老虎”。征收程序、征收信息、征收结果和“收支两条线”的底细不透明,不公开,加上政府监管跟不上去,就没有不出问题的地方。

  教训严重,不堪回首。可能是考虑了这个原因,国务院法制办公室才发布了《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条例(送审稿)》,公开征求意见。这或许是2014年版的社会抚养费征收新规,将办法变成条例,法治性会有所增强。据了解,条例较过去的办法,有了多处明显的不同。一方面缩小了社会抚养费的征收范围,对符合政策规定,但不符合程序规定生育的,不予征收社会抚养费,似乎有了人性化松动,不再搞机械理解和教条式运作;一方面针对不符合规定的二孩超生户罚款,也有了上限杠杠,按户籍地人年均可支配收入,对双方当事人分别征收计征标准3倍以下的社会抚养费,此前由各地执行的数倍不等的征罚标准,将由统一设上限的规定来取代。

  如果从表面上看,条例内容确实比办法“先进”。可从实际来看,即使条例如何修改完善,可能都不会打动人心。其原因在于计划生育政策已经由提倡一对夫妇生养一个孩子向“单独二孩”迈进了,接下来便是普遍放开一对夫妇生养两个孩子政策的落地,尽管目前还在争论不休,但“二孩生育”之门迟早会被打开。在这样的情况下,条例就不应该锁定所谓的不符合规定的二孩户为社会抚养费征收对象。限制三孩以上多孩生育,针对这样超生户搞一搞社会抚养费征收,可能会有一定的意义。

  不过,网民们同样不会叫好。据中青舆情监测室抽样11月20日—23日的2000条网民观点统计分析,46.7%的网民指出“社会抚养费”存在设计初衷“名不副实”等众多积弊,53.4%网民呼吁全面取消“社会抚养费”。由此可见,条例替换办法,虽说具有改进性,但大家并不认可。何去何从,关乎社会抚养费征收是否存续,需要倾听民声。(薛宝生)

 
[责任编辑 :  侯薇]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新用户注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