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中国吉林网> 长白时评>评论文集


羊年赏析羊字联

发布时间 :  2015-01-21 09:45:17      来源:中国吉林网作者:本网微博 :   
 

  文/袁文良

  公元2014年,是农历是乙未年,生肖排列属“羊”,俗称“羊年”。而在羊年到来之际品读“羊联”,亦可谓赏心悦目的一大乐事。

  话说过去,四川某地有一对夫妻开了一家饮食店,不知为何人来人往却生意清淡。一位文人见此情景,结合当时具体实际,撰得一联贴于店门两侧:“饮食便宜,任随你划拳打马;银钱各照,谨防他顺手牵羊。”此联对仗巧妙,既是商业性广告,又是提高警惕的告白,简单明了,合情合理。行人见此,纷纷驻足,生意自此兴隆。

  相传民国年间,黄河两岸流传有这样一副为羊年而写的春联:“万事本无难,只赖吹牛拍马屁;百般都有假,谨防屠狗挂羊头。”原来,黄河中上游渡河时要把牛皮筏子吹起来,而北方少数民族夸马好时往往拍拍马的屁股,故有上联“吹牛拍马屁”之说。“屠狗挂羊头”说的则是俗语“挂着羊头卖狗肉”,比喻用好的名义作幌子,实际上名不副实或做坏事。“羊”年之前为“马”年,此联本意是送“马”迎“羊”,却借“马”、“羊”对当时社会的丑恶现象予以揭露,充分表现了春联在特定情况下的战斗性。

  从前,江南有一生肖属羊的杨氏小姐,自幼饱读诗书,自恃才学不凡。到了出嫁年龄,谢绝了媒妁之言,别出心裁地要对句择偶,声称谁能对上她的出句就与谁结百年之好。小姐出上联曰:“羊毫笔写白鸾笺,鸿雁传书,南来北往”。上联挂出多日,竞没有令小姐满意的对句。正当小姐心烦意乱之时,一位姓氏为马、生肖属马的闯江湖的皮匠路过,见此联语,并弄清原尾后,当即对出下联:“马蹄刀切黄牛皮,猪鬃引线,东扯西拉”。上下联对仗工整,严丝合缝,珠联璧合,那小姐也无可挑剔,只得与皮匠结为伉俪。

  旧时,江南一家中药铺的药房内挂有一联:“一药一性,岂能指鹿为马;百病百方,焉敢以牛易羊”。上联中嵌入了成语典故“指鹿为马”,与联首的“一药一性”相呼应,说明药物功效各异,不可混淆乱用;下联中嵌入了成语典故“以牛易羊”,呼应下联的开句“百病百方”,强调治病要对症下药,万不可用错了药方服错了药。上下联对仗工整,似天然而成,既表明了行业的鲜明特点,又向社会作出了所售中药质佳品正的承诺,因而十里八乡的百姓生病后大多来此开方买药。

  清代诗人梁章钜所著的《巧对录》中记载一则短联:“鹅毛雪;羊角风”。上下联虽然只有6个字,但可以得到两种解释:一是物名对,雪片如鹅毛称“鹅毛雪”,卷曲而上行的旋风称“羊角风”,两者均为天气现象;二是无情对,上联为一种天气的自然现象,即俗语所说的“鹅毛大雪”,下联则可以别解为一种疾病“癫痫病”,医学上称为“慢性反复发作性短暂脑功能失调综合征”,民间俗称为“羊角风”。无论哪种解释,从字面来分析,鹅对羊,角对毛,风对雪,可谓是字字对仗工整,意义又有别解,不失为一副嵌“羊”妙对。

  1919年,“五四”运动风起云涌,全国各地爱国人士热烈响应,不少文人纷纷吟诗作对加以宣传,以进一步唤起民众。在众人支持下,有文人在白布上撰写一联悬挂于一直热闹的上海跑马厅门前:“哪有心神看跑马;正应筹策补亡羊”。上下联浑然一体,意旨幽远,说到了很多人的心里,很快在百姓中传开,跑马厅的生意也异常萧条。

  1951年,郭沫若去朝鲜访问,回国途中经过沈阳,参观了由张作霖公馆改建的辽宁省图书馆,欣然为该馆撰写一联:“宋人方守株待兔;大道以多歧亡羊”。上联引用《韩非子》中的寓言“守株待兔”,告诫人们要以此为训,刻苦读书,不要妄想不劳而获,不要希望走什么捷径;下联则引用《列子》中 “歧路亡羊”的典故,说明事理纷乱复杂,读书做事都要有明确的目标,要志存高远,不可盲目行事。这副对联一直被珍贵地保管悬挂在馆内。

  在我国民间,也有一副流传久远的“羊”字联:“山羊上山,山碰山羊足,咩咩咩;水牛下水,水淹水牛鼻,哞哞哞”。上下联巧用叠字,在读者面前绘就了一幅生动画卷。特别是末尾连用象声词,使人们仿佛真的听到了牛羊鸣叫声,足以令愁人开颜。

 
[责任编辑 :  侯薇]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新用户注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