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中国吉林网> 长白时评>评论文集


刘浦江教授“骂”学生之怀念

发布时间 :  2015-02-02 09:00:14      来源:中国吉林网作者:本网微博 :   
 

  1月6日,曾被誉为“中国辽金史研究第一人”,我国著名的辽金史、民族史学家——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副主任暨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北京市历史学会常务理事,原北京大学历史学系副主任,2004年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的刘浦江,因患有淋巴癌,经治疗无效,而英年早逝。

  54岁的刘浦江逝世后,他所教过、带过的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都以不同的方式深切缅怀这位以“骂”字当头,严谨治学的教授。2月1日出版的《新京报》在报道中说,在北京大学,他是学生们公认的“四大名捕”。为了不被他“骂”,多少学生勤学苦练,最终走上了学术之路。而刘浦江对学生的好,那是无声的,那是感人的,那是无价的。比如:“浦江公”式批注,密密麻麻盖住了原文的字段,渗透了一名教授的“严格要求”、“精心指导”和高度负责的“教授”精神。

  比如:刘浦江之“骂”往往是充满爱心的另类“批评”,而“骂”的背后不只是细心“教授”,还有寸草心的大力释放。刘浦江无论怎样忙碌,都不会忘记为学生做事,一晚上打几十个电话,为学生推荐合适的工作,已经是刘浦江的一种“职业”习惯;给老友的邮件,全是推荐学生的论文,为学生当好梯子,也已经是刘浦江的一种“职业”品格;在淋巴癌到了晚期,生命垂危之时,他的手术后治疗可谓异常紧张而重要,可他还是在想着只要身体恢复得很好,就去学校上课,如果好一点,就把学生叫到家里来上课,为学生尽到责任,已经是刘浦江的一种“职业”情操。

  即使在生命的最后几天,刘浦江依然将学生放在心里,念念不忘“职业”性的交代和嘱咐。刘浦江在他给学生发的信里曾这样感人肺腑地说:“你们的工作没定,论文没改完,我放心不下。一定要继续努力,跟我在时一样。”这就是刘浦江的师德、师道、师品、师言、师行,一名历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的“爱子情怀”,可谓名副其实、名至实归的“传道解惑者”和“教授师范”。其为人处世的思想境界和豁达,其与众不同的治学能力和水平,其善待学生的负责态度和作风,其平等友爱的师生关系和追求,相当高尚、相当过硬,难能可贵。

  我国春秋末期鲁国陬邑的思想家、教育家、政治家,开创儒家之风,仁学派创始人,集华夏上古文化之大成,是“世界十大文化名人”之首的孔子,曾在《论语·卫灵公》《论语·里仁》《论语·泰伯》中分别留有至理名言。孔子曰:“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议也。”“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重温孔子的这些数语,我们不难发现刘浦江的身上闪烁着士人、君子、师者的付出和担当的光环。孔子先贤强调的完成学业必须具有的精神状态——宽广、坚忍的品质和态度,刘浦江早已在自己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中凸显出来,难怪他的学生在他逝世后如此悲痛、如此怀念、如此敬仰。

  刘浦江在给自己学生的学术信札里,曾这样深情地写道:“告诉你们我为什么不畏惧死亡。一个人文学者,有一流的作品可以传世,能够培育出一流学者来继承他的事业,还有什么可畏惧的呢?顶多有一点遗憾而已。”“不管大家以后从事什么职业,最关键的是,每做一件事情都必须全身心地投入。惟有如此,你才能成功,才能安身立命,才能获得尊严。”这是刘浦江在生命走到尽头的那一刻,给学生们的最后“教授”。他虽然走出了辽金史的研究和教学之门,但却走进了人们的感激和记忆之心。

  在刘浦江逝世后的这些日子里,他的学生带着留恋和哀思,还在不时地回想着老师的音容笑貌。“他的词汇量大,每次骂人都不重样!”苗润博说,有同学直言,如果他“骂”的不是自己,“其实听着也挺精彩的。”可惜,刘浦江的学生从此再也听不到那一声声爱并有着金不换学术价值、涌动人生梦想希望的“骂”了。关心与批评、指导、带动、帮助、引领相交织,以此而“骂”出好学生,这就是刘浦江教授的闪光点,为学生们所铭记的宝贵之处。(薛宝生)

 
[责任编辑 :  侯薇]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新用户注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