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中国吉林网> 长白时评>观点交锋


乌龟纸条:老师应多点“自黑”精神

发布时间 :  2015-06-09 08:58:53      来源:中国吉林网作者:本网微博 :   
 

  日前,安徽蚌埠市怀远县教育局发布了一份处罚决定,决定显示,因当地包集中学的梁老师在上课时,发现有学生在其背后贴了张“我是乌龟,我怕谁”的字条,还在上面配有乌龟形象,梁老师觉得受到侮辱,与学生扭打起来。6月4日,教育部门因梁老师体罚学生将其开除。(安徽商报 6月8日)

  这是一张字条引发的风波:学生在老师背上贴了“我是乌龟,我怕谁”的字条,恶作剧加上“乌龟”的不雅隐喻,老师被激怒也可以理解。其实,“乌龟字条”贴在谁身上都不可接受,对这种戏谑行为应当教育批评。最初,梁老师也是这么做的,他要求学生写事情经过,这相当于“检查”。但,梁老师一耳光,及随后的扭打,混淆了必要惩戒和个人恩怨的界限。

  如今,梁老师遭遇了冲动的惩罚,教育部门认为他体罚学生,违背职业道德,给予开除处分。同事为梁老师鸣不平,认为处罚过重。梁老师也通过行政复议,向教育部门讨个说法。此时,舆论分裂了,有人站在老师一边,有人站在学生一边,都说服不了对方。

  说实话,我觉得“乌龟纸条”被小题大做了。如果当时老师有“自黑”精神,通过善意的自嘲教育学生,效果会更好。比如,老师可以说,“千年王八万年龟,你这是祝我万岁啊,我可当不起,纸条收回去”。那么,学生自然能感知老师宰相肚里能撑船,会默默接受言传身教。这并非按圣人或段子手的标准去要求老师,而是让老师多一些容忍之心,哪怕是对调皮捣蛋的“熊孩子”。

  因为暴怒,梁老师暂时失去理智,是为了维护个人尊严和老师权威,也是为了保证“园丁—花朵”的班级秩序,这是行政化管理最动人的外衣。百花要按园丁设计去绽放,当学生忤逆老师时,不安分的花朵就会被修剪。为此,老师在学生面前,必然保持师道尊严,端着架子不肯放下,不敢尝试通过“自黑”化解“乌龟字条”造成的尴尬。

  这也是如今老师和学生关系的真实写照:通过反抗权威确认自我意识的敏感学生,和怕学生难管拼命维护行政化秩序的老师,双方相处得并不融洽,稍有不慎就会擦枪走火,“乌龟字条”即是一例。抓学生恋爱,摔学生手机,不胜枚举的校园怪现象,根儿都是这一个。

  最后,梁老师和学生能否握手言和,行政复议能否维护老师权利,外人不妨给予最大的善意。可是,要想避免以后出现类似事件,真的需要老师多一点“自黑”精神。因为,“自黑”并非唾面自干,而是老师在知识水平、社会经验和自我尊严层面的自信。其背后则是超越“园丁—花朵”模式的师生关系——老师是学生的“思想导游”,学生是理想国中的“游客”。届时,亦有可能出现“乌龟字条”的低素质事件,但双方关系平等,老师通过“自黑”理性处理的可能性更大。

  学生贴了字条,老师打了学生,官方开除老师,教育行政化放大了“乌龟字条”的副作用。要想改善师生关系,让老师敢在学生面前“自黑”,教育领域就得赶紧去掉官大一级压死人的行政化思维,为民主课堂、民主校园的成长创造宽松的环境。(赵查理)

 
[责任编辑 :  侯薇]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新用户注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