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中国吉林网> 长白时评>观点交锋


教师的人格尊严也是不容侵犯的

发布时间 :  2015-06-09 09:01:05      来源:中国吉林网作者:本网微博 :   
 

  因背后被贴写有“我是乌龟”等字样的字条,安徽怀远一名中学教师与学生动手。当地教育部门在6月4日对该名教师作出开除处分,8日又将处分变更为降低专业技术职务等级一级。(澎湃新闻 6月8日)

  因为被学生贴上“我是乌龟,我怕谁”的梁云林老师,最近遭遇了被开除、申诉最后被降级的遭遇,梁老师的遭遇,呈现出教师队伍当前面临的一些现实问题。当逢事都拿教师道德来衡量与约束,是否有过重过严之嫌,值得商榷,这样的处罚,是否会进一步加剧学生对教师的侮辱性行为,也值得关注。老师不是装在师德布袋里,任人宰割的羔羊。

  首先,双方的纠纷是从学生马某某对梁老师的人格侮辱肇始的。作为老师,或者说,作为一个有尊严的人,如果受到人格侮辱,会有怎样的反映?前几天,有老师为了培养学生的独立和自主意识,推出了“胯下求辱”的课堂,这样的活动,不敢说能不能激励学生独立意识,但却有可能滋长人格暴力侵害的可能。与此学生侮辱老师相对照,都有着不能认同的事实。

  确实,作为教师,应该允许学生调皮、好动的情况,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人格来鼓励学生人格健全的形成。但这是另一回事,这是教师奉献不奉献的问题。教师的人格权、职业道德有重叠之处,或者说,教师在一定程度上,需要让度自己的权益,但不能无限让度,更不能以师德之名限制甚至侵害教师的人格权。

  故此,当教师的人格权被侵害的时候,教师有一定自我保护的反映未尝不可,而相关部门就此开除梁老师的决定,显然是息事宁人甚至是对不道德行为的迁就和跪拜。师德不是装在真空中的圣洁之物,它就是现实的道德外化,所以,它就有一定的缺陷,不一定完美至极。拿师德大棒衡量所有老师的所有行为,既空洞宽泛,又可大可小,另人费解甚至是不知所措。

  当前,教育部门多次表示,要支持乡村教师发展。这是可喜的方向,让人感受到鼓舞。但具体落实到一件冲突中,如何保护教师,如何保护学生,如何建构一个正常有序的师生关系,显然安徽怀远县没有科学把握,误伤了梁老师,也有纵容学生马某某不良行为的嫌疑。

  老师与学生,向来是教学相长的一种关系的两个主体,谁也离不开谁,谁也不能伤害谁,也不能容忍谁伤害谁。师德是约束教师的令牌,但不是生杀予夺的唯一指标,而且这样的宽泛约束显然缺少法治的精神。师德不是羔羊,老师也不是羔羊,不能任人宰割。(张立)

 
[责任编辑 :  侯薇]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新用户注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