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中国吉林网> 长白时评>校园科技


断绝师生关系不是正确选择

发布时间 :  2015-09-22 14:13:10      来源:中国吉林网作者:本网微博 :   
 

  作为学生在朋友圈里批评学术前辈,虽然有不尊敬老师之嫌疑,但却不见得他的批评就是毫无道理,甚至是完全错误的。这样做,可能会给老师带来一定程度上的负面影响。但是,如果能向毛泽东同志40年代在延安那样对待民主人士李鼎铭先生的批评,那才是“宰相肚里能撑船”的博大胸怀,那才是令人尊敬的为师之道。所以,笔者认为,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教授孙家洲老师完全没有必要如此兴师问罪,大动肝火,并公开表示断绝与郝相郝之间的师生关系。断绝师生关系,反而显得孙老师是一个小肚鸡肠的学术权威,而不是一个愿意与学生开展学术交流,而且善于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而又为人师表的前辈。

  据华商报9月22日报道,9月20日,一篇“人大历史学教授孙家洲与新招硕士生断绝师生关系”的公开信在网络热传,引发热议。孙家洲在信中表示,其新招硕士生郝相赫在微信朋友圈对两位历史学教授“无端嘲讽”,违背其“师生之交首重道义”的重要原则,令他“忍无可忍”。孙家洲现为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秦汉史研究会副会长。他在公开信中称,郝相赫在微信朋友圈对北大历史系教授阎步克及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教授韩树峰进行“无端嘲讽”,违背其本人“师生之交首重道义”的重要原则,因此公开声明称“郝相赫从现在起已经不是我的弟子”,并“在半个小时前已经把决定告知了郝相赫本人。”

  如此看来,郝相郝的确是一个刚入师道,而又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硕士新生。然而,尽管郝相郝的微信朋友圈对北大历史系教授阎步克及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教授韩树峰进行了“无端嘲讽”。但是,归根结底仍然属于人民内部矛盾,是有争议的学术态度和学风问题,而不是势不两立的敌我矛盾。尽管郝相郝少不更事,才学浅薄,骄傲自满。然而,绝非“朽木不可雕也”,而是具有可塑性的后生。

  面对这样的学生,如果作为硕士生导师如此没有自信和耐心,又怎么能培养出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国家栋梁之才?《管子·权修》中曰:“终身之计、莫如树人。”意思是说,人一生最重要的事莫过于培养人。而培养人,不在于寄希望他们能谋得多大的官位,而在于他们是否能对自己负责,是否敢于担当社会责任。也就是说,老师的责任不仅要向学生传授科学文化知识,而且要首先教育学生怎样为人处事。因此,怎样做人是老师对于学生最严肃的人生和哲学课,而不是简单的文化知识与学术问题;因此,作为硕士生导师的孙家洲老师,真的不应该简单粗暴地对待郝相郝。如果面对有缺陷的学生,我们的老师都不负责任地把学生推向社会,那不仅是极不负责任的表现,而且是违背了党和国家的教育方针。如果作为历史学科的硕士生导师和专家教授都没有社会责任心,又怎么能培养出负有责任心的学生?

  《孟子·离娄上》中曰:“胸中正,则眸子瞭焉;胸中不正,则眸子眊焉。”大意是,心志正派,看问题眼睛就明亮,心志偏邪,看问题眼睛就会昏暗。《礼记·学记》中则曰:“善教者使人继其志。”意思是,善于教授别人的人,使别人能继承他的志向。

  其实,笔者才疏学浅,不敢与这些知名的专家学者相提并论。但是,心里有些话不说出来又觉得对不起各位老师们。也就是说,如果孙家洲教授能够放弃自己高高在上的学术权威架子,而能平等地与郝相郝同学促膝谈心,让他毫无顾忌地把他自己心中想说的话和学术观点讲出来,以便让孙教授真正了解这位不讲礼数的学生心中究竟是怎么想的,就能找到改变郝相郝学风不端正问题的那把科学的钥匙。就能找到帮助郝相郝从思想深处认识到自己先前对于北大历史系教授阎步克及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教授韩树峰进行“无端嘲讽”的真正错误在哪里。而后,应该由孙家洲老师陪同郝相郝去向那两位德高望重的老师当面赔礼道歉。如果孙家洲老师把事情办成这样,笔者相信,不管郝相郝先前在微信朋友圈里如何“无端嘲讽”老师,都无法贬低孙家洲教授这种无比高尚的人格魅力。然而,可惜的是,孙家洲教授选择了另一种不正确的处理方法。但是,如果孙家洲教授拥有心底无私天地宽的人类灵魂工程师情怀,请你收回断绝与郝相郝师生关系的声明,用自己高尚的品德和人格魅力收下郝相郝这个学生,继续当他的硕士生导师,把他教育成德智体美劳品学兼优的硕士研究生。这才是真正的正确选择。你说呢?孙教授?(郭喜林)

 
[责任编辑 :  侯薇]
中国吉林网微信平台
中国吉林网新浪微博
中国吉林网腾讯微博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新用户注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