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中国吉林网> 长白时评>图谋天下


建筑短命频现要批评更要问责

发布时间 :  2015-12-21 10:41:32      来源:中国吉林网作者:本网微博 :   
 

  天津本地媒体近日曝出,“名门广场”和“水岸银座”两个问题楼盘将会被拆除,涉及业主超过万户;仅仅一个月前,西安市一座1999年封顶的118米高楼被爆破拆除,成为“中国第一拆”;几乎同时,郑州一座2010年建成的天桥,因与当地地铁工程存在矛盾,被整体拆卸。短短两个月内,就有3起成本巨大的地标性建筑“倒下”,引发社会广泛关注。数据显示,我国每年因过早拆除房屋导致的浪费就超4000亿元。(12月19日《新文化报》)

  《民用建筑设计通则》规定,重要建筑和高层建筑主体结构的耐久年限为100年,一般性建筑为50—100年。住宅使用年限是70年。英国建筑的平均寿命132年,美国的建筑寿命74年。对比之下,我国建筑物寿命,不仅与国外建筑物的寿命差距明显,也远未达到《民用建筑设计通则》的要求。城市面貌日新月异,而与城市美丽景观相伴的,却是高楼大厦纷纷夭折。好端端的高楼大厦说拆就拆,大量建筑因为“不合理拆除”而短命,不仅浪费了社会资源,造成巨大的环境威胁,也不利于城市文化的延续传承,这很是让人痛心。

  分析建筑短命的成因,走出“拆了建、建了拆”的城市建设怪圈,为建筑物延年益寿无疑十分重要。除了“楼脆脆”、“桥垮垮”这样的豆腐渣工程需要谴责以外,非质量原因的建筑“短命”现象凸显决策者的权力任性,更是戳到了城市规划短视病的痛处。

  《城乡规划法》规定,经依法批准的城乡规划,是城乡建设和规划管理的依据,未经法定程序不得修改。城乡规划显然不能朝令夕改,不能因为地方领导的变更而变更,更不能因为个别领导的意见擅自修改。但是,由于政绩评价体系不完善,领导变更频繁,有人认为前任领导制定的规划方案,不能显示政绩。好大喜功,按自己的意图随意更改城市规划者不在少数。城市规划俨然陷入了“领导一句话就变”的“过家家”怪圈。不少建筑远没有达到设计使用年限,就被人为拆除。既浪费社会资源、劳民伤财,也打乱了城市总体规划部署,导致城市规划缺乏连续性、前瞻性;滋生了不少华而不实的“政绩工程”与烂尾工程。

  投资2.5亿兴建的沈阳五里河体育场建成18年被拆除;建成仅9年的海南“千年塔”沦为“短命塔”;福州中央商务区范围内新修学校、住宅被拆迁;南昌建成13年的四星级酒店被爆破。近两个月内,三幢成本巨大的地标性建筑“倒下”,不过是为中国“短命建筑死亡名单”继续添砖加瓦。像天津两个问题楼盘更是尚未竣工即拆除。

  城市规划如同过家家,经过规划部门批准建设的项目,说拆就拆,无疑与《城乡规划法》精神背道而驰。正如有论者所言,一拆一建的过程就是制造GDP的过程:拆也GDP,建也GDP。

  虽然民众对城市规划朝令夕改,建筑物被人为“短命”的现象十分不满。但是由于政绩评价体制不完善,制度设计失灵,导致法不责众,官员违规成本太低。“领导一句话就变”的短视规划病一直没有得到根治。纳税人对制造“短命”建筑的败家子行为义愤填膺,决策者却充耳不闻,还躺在形象工程政绩沙发上沾沾自喜。

  对照《城乡规划法》,各级人大加强规划执法监督检查,查处城市规划违法行为,也是治疗规划短视病的一剂药方。但是由于各种权力利益关系盘根错节,监督力度难免会有所削弱,而且人大未必敢对同级政府与官员说“不”。

  在我看来,要遏制“不合理拆除”的短命建筑现象,就要改变“领导一句话就变”的规划生态,具体说来,有两项工作要做。一是完善政绩评价机制,丰富政绩评价内涵。多从民生角度看政绩,少以形象工程论英雄。保持对官员政绩考核的连续性与长效性,增加官员违规成本,约束官员的非理性政绩冲动,防止一些地方脱离实际、盲目扩大城市规模,修正官员随意变更城市规划的短视政绩观。二是强化民众对城市规划的参与权、监督权、评价权。让亿万双眼睛盯紧城市规划与“短命”建筑。督促相关部门与官员增强城市规划权威性、科学性和预见性,妥善处理城市快速发展与拆旧建新的矛盾,而不能听任某些人拍脑袋调整城市规划,人为制造短命建筑。(叶祝颐)

 
[责任编辑 :  侯薇]
中国吉林网微信平台
中国吉林网新浪微博
中国吉林网腾讯微博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新用户注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