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中国吉林网> 长白时评>谈政·论经


红头文件乱收绿化费提醒权力入笼

发布时间 :  2015-12-30 08:47:24      来源:中国吉林网作者:本网微博 :   
 

  日前,新京报披露青海省民和县违规收缴绿化费一事。记者发现,该行为在青海并非个例,白银市平川区也在近期下发红头文件,强制要求收取已被国家财政部叫停的绿化费。12月28日下午,平川区林业局工作人员书面回应称,因道路绿化、村庄和庭院绿化及管护所需的资金没有项目资金支撑,还需要财政配套和统筹义务植树以资代劳费做这些工作,但其并未就是否停止此项收费作出回应。(12月29日《新京报》)

  早在2013年,国家发改委和财政部就发出通知,要求取消和免征包括绿化费在内的33项行政事业性收费。而青海省一些地方依然以红头文件强制收取绿化费。面对质疑,相关部门不仅不反思问题,拿出整改措施,还以没有项目资金为由进行辩解,丝毫没有停止收费的意思。某些地方政府有令不行、有禁不止,拿红头文件当违法违规的挡箭牌,让人十分费解。“绿化费”被曝光,实际上给违法红头文件敲响了警钟。上级有关部门无疑应该及时介入查处。

  规范性文件俗称“红头文件”,是各级政府进行行政管理的重要手段之一。它在某种程度上扮演着“法规”的角色。但由于某些“红头文件”制定者法律知识欠缺;缺乏统一的程序规范,权力意志作祟。现实生活中,某些领导为了政绩需要与小集团利益,利用大权在握的强势地位,热衷于“屁股决定脑袋”闭门制造文件,违法设置行政许可、行政处罚、行政强制、行政收费等内容,试图通过“红头文件”的形式给违法行政穿上“合法外衣”,导致“红头文件”违法的现象屡屡出现。有的地方对“红头文件”长期不做清理,新旧文件互相打架,政府部门从自己的利益需要出发,选择性施法,导致“红头文件”终身有效。

  比如,政府自行发文授权企业行使行政处罚权,用“红头文件”强制拆迁,用“红头文件”下达喝酒、卖烟任务,用“红头文件”摊派捐款,用“红头文件”安排干部家属进机关,用“红头文件”乱设行政许可,用“红头文件”替嫌疑犯说情,下达罚没任务的,甚至批评食堂菜里没肉的,违规违法的“红头文件”可谓五花八门。由于“红头文件”的决策者、制定者掌握着公权力,不少基层部门、群众为了保全自己的饭碗和利益,敢怒不敢言,只能违心地执行违法“红头文件”。这已经损害了法律的尊严和公众的合法权益,造成政府公信力贬值。新华社曾有报道说,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开展以来,全国已压缩各种文件190.8万个。然而时至今日,仍然有不在少数的地方违法收取绿化费,看来依法行政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对此,上级有关部门及时纠正早已寿终正寝的“绿化费”,检查、规范“红头文件”起草和审查,保证“红头文件”合法有效。但是要从根本上保证地方政府依法行政,还应该挖出其滥发红头文件背后的权力根源。因为除了红头文件本身违法违规以外,长官意志凌驾于法律之上、文件之上的问题更不可忽视。

  虽然省级人大常委会有权规范全省红头文件制定,但是省人大工作千头万绪,工作人员精力有限,更多的审查、规范工作靠市、县人大去完成,如果市、县官员心目中长官意志依然存在,市、县人大也未必敢否定市、县委书记与市长、县长的长官意志。何况,在不少地方,市委书记、县委书记本身兼任人大主任。在某种意义上讲,官员的一句指示往往比法律与文件管用得多。群众中流传这样的顺口溜:黑头(法律)不如红头(文件)、红头不如白头(领导批条)、白头不如口头(领导指示),就是官本位盛行,长官意志高于法律、大过红头文件的一个现实缩影。

  因此,要解决政府不依法行政,滥发红头文件的问题,除了从程序上规范红头文件制定以外,还应挖出红头文件违法背后的长官意志,完善权力监督机制、把权力关进细密的法律制度笼子,从根本上解决权大于法的问题,确保政府依法行政,杜绝各种乱收费、乱设行政许可的违法违规行为。(叶祝颐)

 
[责任编辑 :  侯薇]
中国吉林网微信平台
中国吉林网新浪微博
中国吉林网腾讯微博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新用户注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