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中国吉林网> 长白时评>本网热评


“安乐死立法”不妨拿到台面上说

发布时间 :  2016-03-14 08:33:47      来源:中国吉林网作者:本网微博 :   
 

“我本人希望以后有一天,我有权利选择‘安乐死’。”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湖北省代表团召开小组会议上,全国人大代表、华中科技大学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培根建议考虑“安乐死”立法。李培根认为,“安乐死”实际上也是一种文明。选择有尊严的死去,这是自己的一种权利。

(3月13日《新闻晨报》)

安乐死能否立法?这在不同人眼睛里,看到的是不同的利弊。百姓看到的,是道德伦理的问题。警方看到的,是安全隐忧的问题。司法看到的,是法律破题的问题。医生看到的,是理智面对生命的问题。这确实是纠结的事情。不过,无论这个问题有多么敏感,有多么惆怅,都不能用一味的回避来远离“安乐死立法”。行或者不行,不妨先拿到台面上讨论。有了讨论基础,才能真正权衡出利弊。

记得看过一篇报道,叫《插满管子的生命终点》。这是一个爱心人士建立的临终关怀公益项目,他将愿意进入这个项目里的“生命终点的人”,都接到了自己的医院里,免费治疗,免费送他们最后一程。目的就是“减少他们的痛苦”,让他们都能够在尽可能小的痛苦中离开这个世界。面对“插满管子的生命终点”,我们真的不知道这些已经“不能进食”,“不能说话”,“不能回应”者的心理状态。可是我们知道的是,对于一些还有知觉的人来说,对于一些还有意识的人来说,必然会是痛苦的。

笔者想说一件真实的事情。我老婆的外公患上了严重的气管疾病,他一时一刻也离不开氧气瓶,离开了氧气瓶的他就犹如“离开水的鱼儿”。畅快的呼吸对于他来说是最大的奢望。每一次看到他的时候,我都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一次他对我说:“其实,我不是为自己活着的,我早就想痛痛快快的死去了,我是为儿女活着,为儿女的面子活着。我如果自杀了,他们今后还如何做人?”。老人的话让我泪眼迷离。

这其实是一些“插满管子的人”的真实感受。上海一位医学专家,他的父亲患上了重病。可是,他顶着不孝顺的恶名,应是没有给父亲做手术。他说父亲都80多岁了,给他做手术未必是最好的结果。他还叮嘱家里人,在父亲出现昏迷之后,不要做积极的抢救,而是要采取减轻痛苦的治疗。我想这位著名的医生的举动恰恰是更浓烈的爱。

当生命已经无力挽回的时候,其实放手也是一种爱。我们又何尝不想挽留亲人。可是当医学无法到达生命巅峰的时候,当砸锅卖铁也不能有所效果的时候,当亲人痛苦难耐的时候,他们的痛苦我们能体会吗?当然,安乐死的最大问题在于漏洞。比如患者不想死亡,这个时候谁来维系?比如有人可能故意杀人,如何分辨?

不过“安乐死立法”的事情也不能总是因为敏感而躲避。我们不妨先大大方方的拿到台面上讨论起来。(郭元鹏)

 
[责任编辑 :  侯薇]
中国吉林网微信平台
中国吉林网新浪微博
中国吉林网腾讯微博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新用户注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