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中国吉林网> 长白时评>焦点话题


有理讲理:应该终结的“历史终结论”

发布时间 :  2016-03-22 08:19:34      来源:吉林日报作者:本网微博 :   
 

陈耀辉

    前不久,高福平同志在《吉林日报》上发表了题为《我们没有理由底气不足》的署名文章。该文提到一个概念——“历史终结论”。有的读者可能感到陌生。原来这是上个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冷战进入尾声,东欧剧变已经发生之际,由美国国务院顾问福山(日裔)提出来的。表面来看,他讲的是人类历史的“大结局”,实际则是站在资产阶级立场上,为当时东西方的“拔河比赛”充当“裁判”。当发现东方的阵脚有点儿乱,他便马上迫不及待地举旗“吹哨”,宣布“比赛”结束,并把这场比赛结果看作是人类历史的终极结果。这就是“历史终结论”的由来。

    在福山看来,东欧剧变,尤其是后来的苏联解体,意味着共产主义运动已经失败,应该“偃旗息鼓”了。更让人难以相信的是,以他的学者智商,竟然妄言“历史终结”的宿命论。说什么历史的发展只有一条路,即西方的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之路,其他的道路是没有的。照他的说法,走资本主义道路就是人类的“宿命”,是“命里注定”的,想逃也逃不掉。

    果真如此吗?非也!

    其实,全世界的人都看得很清楚,就连大洋彼岸的白宫主人也不得不承认,苏东剧变以来的二十几年,东西方的这场“拔河比赛”并没有结束。因为中国还屹立在世界东方,而且正在一天天强大。社会主义国家和社会主义思想也没有销声匿迹。“战斗正未有穷期”,“出水才看两腿泥”,中国人民是决心要把这场“比赛”进行到底的。既然如此,那么,比赛就尚在“进行时”,急着提前“吹哨”干什么?

    关于苏东剧变的原因,说法很多。有人说是“改革”和“新思维”惹的祸。其实,真正看透苏东剧变根本原因的是邓小平同志。在他看来,苏东剧变的根本原因是他们走错了路。早在20世纪80年代,邓小平就对什么是“社会主义”进行了深刻思考,他说,总结历史经验,最重要的一条经验教训,“就是要搞清楚这个问题”。又说:“社会主义是什么,马克思主义是什么,过去我们并没有完全搞清楚。”小平同志关于社会主义的探求和追问,在社会主义发展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这说明,他通过对中国革命和建设经验的深刻反思,通过对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经验教训的深入思考,已经对“什么是社会主义”有了“大彻大悟”的理解。正因为如此,才有了后来的改革开放,才有了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市场取向。而当时苏东的各国领导人却没有一个人能够有此见地。后来,1989年东欧各国接连垮台,尤其是1991年12月26日,第一个社会主义大国苏联一夜垮掉,这充分证明邓小平同志的思维具有超前性,同时也说明小平同志亲自设计的、与苏东各国迥然不同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完全正确的。苏联解体后仅仅20天,1992年1月17日,邓小平毅然启程南下,开始了他历史性的南方之行,由此开创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新阶段。南方谈话以来中国取得的辉煌成就,充分证明社会主义运动并没有随着苏东剧变而消沉。所谓“社会主义彻底失败”,纯粹是福山们一厢情愿的自欺欺人之谈。

    当年,苏东剧变之初,福山们以为可以稳操胜券了,以为他们是“天命”所归了。可是人算不如天算,谁能想到中国的改革开放会取得如此令人惊叹的辉煌成就。尤其是谁能想到,21年后,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中共十八大领导集体,开辟了以“四个全面”为标志的改革开放新纪元。中国的面貌焕然一新,中国的世界影响正在稳步提高,全世界人民和各国政要都在倾听中国的声音。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声音,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声音。面对此情此景,敢问福山先生:社会主义失败了吗?“人类历史终结”了吗?资本主义是“天命所归”吗?

    庄子说,“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陈涉说:“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福山先生虽然名噪寰宇,奈何“小知不及大知”,燕雀不解鸿鹄。福山们永远不会理解共产党人的鸿鹄之志,更不了解如江河般奔腾向前的历史潮流。诗曰:“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前苏联这艘“漏船”是沉了,这棵“病树”是倒了,但是这丝毫无损于马克思主义的真理光辉,更改变不了共产主义必然胜利的历史规律。

    苏东剧变之后,社会主义国家剩下不多了,我们有些同志感到有点“孤立”。这是大可不必的。当年,面对帝国主义的封锁,毛主席说,中国有6亿人口,6亿人还孤立吗?今天我们更应该底气十足地说:“我国有13亿人口,13亿人还孤立吗?”更何况孔子有言:“德不孤,必有邻”。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我们的朋友遍天下。许多第三世界国家,他们的脑门儿上虽然没有贴着“社会主义”的标签,但是他们的心是向着中国人民的。他们是社会主义的好朋友,好伙伴。总有一天,会成为我们的好战友。

    今天,“阵营”解体也不完全是由苏东剧变造成的,而是由世界形势的变化决定的。是时代的要求,也是共产主义运动与时俱进的表现。这正如当年“第三国际”宣布解散一样,“国际”虽然解散了,但是各国共产党却没有停止发展的脚步。从历史的眼光来看,社会主义国家不结盟,对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发展很可能更有利。应该说,这是个进步,而不是倒退;是好事,而不是坏事。

    更大的进步和更大的好事,是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同志提出的一系列治国理政新方略,标志着中国共产党对于如何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如何推进社会主义事业健康发展,已经达到理性认识的高度,正在由必然王国迈进到自由王国。这无疑是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伟大进步。从这一点来说,今天,虽然“社会主义阵营”不存在了,但是共产主义运动的“质量”和生命力却大大地提高了,对于资本主义世界的冲击力、震撼力也大大地加强了。正因为如此,所以,诚如高福平同志在文章中所说,“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底气不足”。

    当然,说到底,我们的“底气”来自共产主义的正义性。我们正在从事的事业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壮丽、最伟大的事业,它的目标是使广大劳动人民彻底摆脱“资本”的奴役,实现全人类的彻底解放。无数革命先烈为了这一伟大理想献出了宝贵的生命,难道我们还有什么可犹豫的,还怕什么“孤立”吗?只要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是人民拥护和支持的,我们就应该抱定一往无前的精神,“虽千万人,吾往矣!”

    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号角正响彻宇宙,这铿锵有力的“中国声音”宣告了“历史终结论”的必然终结。

    福山先生可以休息了。

    吉林日报 2016年03月22日05版

 
[责任编辑 :  侯薇]
中国吉林网微信平台
中国吉林网新浪微博
中国吉林网腾讯微博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新用户注册
1